创造新看点
首页 >> 娱乐 >> 正文

喜马拉雅荔枝音频“流量战”:邓伦等“明星ip”变现新出口? 影视综之外,直播、音频等成明星就业新选项 喜马拉雅、荔枝FM……谁将

日期:2019-12-04 19:21:3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TT 阅读人数:385

文 Mia

“我叫林彻,是一名考古系学生,也是你的探案伙伴,接下来的旅程中,凶手已就位,真相等你揭穿。”15日前,担任喜马拉雅VIP代言人的邓伦首度献声互动有声悬疑剧《面具之下》标志性的磁性嗓音一起,粉丝情绪已然沸腾,评论全是表白打Call之声。

喜马拉雅荔枝音频“流量战”:邓伦等“明星ip”变现新出口? 影视综之外,直播、音频等成明星就业新选项 喜马拉雅、荔枝FM……谁将成为音频第一股?(图1)

邓伦并不是唯一登上音频网站的流量明星。今年12月1日,喜马拉雅123狂欢节启动,首日内容消费总额超1.96亿,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2017年的总纪录。统计数据表明,一二线城市依然是消费中坚力量,下沉市场正在崛起。其中,包括易烊千玺、邓伦、郑爽、张艺兴、吴青峰、秦昊、万茜、张国立、陈坤、高圆圆、陈数、林志玲、黄磊、胡可、马思纯、龚琳娜、吴宣仪、白客、郑恺、抖森、窦骁、陈乔恩、王晨艺在内的超200位明星主播贡献良多。

喜马拉雅并不是唯一拥抱泛娱乐生态粉丝流量的音频平台,不过其声势之浩大,另外两大音频平台暂时难以望其项背。荔枝FM设立了“明星电台”入口,胡一天是入驻明星主播之一。《陈情令》热播之际,荔枝FM邀请“蓝曦臣”扮演者刘海宽等多名演员做客直播间。近日《一生有你》上映,SNH48的黄婷婷做客荔枝FM直播间。而调性更偏向人文的蜻蜓FM也推出了“蜻蜓明星直播间”栏目,邀请明星包括向佐、陈粒、任达华等。

影视综之外,直播、音频等成明星就业新选项

在更早之前,已经陆续有明星尝试单次语音直播,如杨幂、刘涛等几年前都曾做客荔枝FM直播间。不过,将明星入驻常态化、规模化,或将成为未来音频内容消费趋势之一。

于音频平台而言,携手明星的流量热度提振显而易见:胡一天在荔枝FM的播客总播放量超过了4903.5万。数据显示,喜马拉雅的泛娱乐月度营收同比增长230%。

喜马拉雅荔枝音频“流量战”:邓伦等“明星ip”变现新出口? 影视综之外,直播、音频等成明星就业新选项 喜马拉雅、荔枝FM……谁将成为音频第一股?(图2)

于明星而言,播客或将成为影视综之外,继直播平台之后的下一个“就业新选项”影视寒冬到来,众多演员纷纷“降级接戏”争夺头部综艺资源,维持曝光率,《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演技派》《演员请就位》等三档演技竞演类综艺“消化”了大量无戏可拍的演员。同为非传统出口的“明星直播”与“明星录制音频”实际上有着相似的内在逻辑。

据悉,目前大部分明星并未采用付费模式,他们在意的是头部平台规模:截至2019年10月17日,喜马拉雅宣布其用户数超过6亿。这一模式还处于初步发展阶段,分成绑定等后续商业化手段尚且遥远,不过已经可以想象。

喜马拉雅荔枝音频“流量战”:邓伦等“明星ip”变现新出口? 影视综之外,直播、音频等成明星就业新选项 喜马拉雅、荔枝FM……谁将成为音频第一股?(图3)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不同于直播平台“Low”的普遍刻板印象,凭借有声书、知识付费起家的音频平台大多被赋予了人文、知性等标签。公共知识分子如高晓松与蜻蜓FM合作的《矮大紧指北》音频节目等深入人心,因此许多明星也乐于在音频平台上进行人设建设,并将其作为量身定制展示个人兴趣爱好、与粉丝交流的另一平台。

例如邓伦选择悬疑剧就是出于“个人兴趣”易烊千玺团队在项目选择上相当注重调性、品质、契合度等,开设了《青春52问》自带文艺标签的秦昊参与有声剧《浮生六记》这也是一个“流量垦新”的过程:例如《陈乔恩X抖森X窦骁X海伦·米伦双语读诗》可能吸引到一部分并非原有粉丝的“诗歌爱好者”

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最大的饭圈阵地微博,其娱乐生态建设已经多少呈现出瓶颈之势,因而推出了“绿洲”曲线救国。许多明星将微博作为营业、广告第一选择,而在ins等平台上“做自己”黄子韬等明星退出微博俨然成为一个信号。而作为非图文载体的直播平台、音频平台等则有可能借机分流。

于粉丝而言,这是一场实质上具备专属感的“虚拟听觉恋爱”不同于集体共情的演唱会,音频设置了一个封闭隔离式的独立空间,完成了“一对一”私密气氛的营造。众多明星偶像在自己的播客中,专门录制“晚安语”及其热烈反响等,即说明了这种“宠粉体验”的庞大市场。

此前现象级乙女游戏《恋与制作人》中有一个售价68元的语音包,即为四名男主的CV吴磊、夏磊、边江、阿杰用磁性嗓音念出的“枕边情话”女性用户为此买单者不在少数。类似地,明星播客能够展开C端变现想象,并带动会员拉新,并推动音频广告投放。

喜马拉雅、荔枝FM…谁将成为音频第一股?

在大规模的明星效应加持背后,是喜马拉雅为对赌协议所迫、急于抢滩上市的焦虑。据财新网近日报道,喜马拉雅已经启动了Pre-IPO融资,融资额约为3.5亿美元,视市场情况而定,同时,还将谋求2020年赴美上市,初步计划融资规模在5-10亿美元之间。

此前,喜马拉雅的组织架构、股权结构发生多项工商变更,成为搭建VIE结构前奏,注册资本由2543.32万元变更为9543.32万元,喜马拉雅已经多次“被IPO”又被多次否认“专注于建设音频生态”

一份对赌协议显示:如果喜马拉雅未能在2020年6月前在投资人认可的境外证券交易所完成IPO,相关投资人有权在90日内要求喜马拉雅回购其全部持有的公司股份,回购价为成本加上8%的年化率。距离这一日期已经相距不远。

另一方面,独角兽喜马拉雅似乎已经在“音频第一股”之战中落后了一大步,第二大音频平台、老对手荔枝FM在二级市场融资进程中先下一城。另一对手蜻蜓FM则保持着一贯的慢节奏,2018年曾经透露过计划两到三年内上市,此后悄无声息。美国时间10月28日,荔枝FM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申请,计划募集1亿美元。11月24日,荔枝向SEC更新了招股书,招股书显示,荔枝2019年前9个月营收为8.15亿元,去年同期为5.58亿元,其中Q3季度收入3.3亿元,同比增速达到72%,其净亏损为1.04亿元。

喜马拉雅荔枝音频“流量战”:邓伦等“明星ip”变现新出口? 影视综之外,直播、音频等成明星就业新选项 喜马拉雅、荔枝FM……谁将成为音频第一股?(图4)

几大音频平台均深受版权争端问题困扰。2019年9月26日,作家曾鹏宇发布微博,“手撕”喜马拉雅侵权,天眼查信息显示,喜马拉雅涉及的版权官司多达上百起。类似地,截至今年9月30日,与荔枝相关、涉及知识产权侵权和商业纠纷的未决诉讼共有101宗,索赔损失总额约为510万元。

此外,风险始终是身为UGC平台的荔枝、身为PUGC平台的喜马拉雅悬在头上的一把利剑。而前者更是一头扎入语音直播的社交赛道,依赖于“情感”和“陪伴”的声音社交不可避免地存在灰色地带。今年6月底,国家网信办针对网络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云音乐、喜马拉雅、荔枝、企鹅FM、Soul等26款应用集体下架,其原因或为“涉黄”如火如荼的声音社交、声音经济迎来至暗时刻。

在海外,两大音乐流媒体巨头苹果和Spotify纷纷瞄准了播客赛道。Spotify今年拟耗资4-5亿美元,此前接连收购了Gimlet等3家音频内容平台。不过,这几家公司市值都还无法与估值240亿元(35亿美元)的喜马拉雅相比拟。“音频第一股”大局已定吗?一切尚有变数。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音频

音频是个专业术语,人类能够听到的所有声音都称之为音频,它可能包括噪音等。声音被录制下来以后,无论是说话声、歌声、乐器都可以通过数字音乐软件处理,或是把它制作成CD,这时候所有的声音没有改变,因为CD本来就是音频文件的一种类型。而音频只是储存在计算机里的声音。如果有计算机再加上相应的音频卡——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声卡,我们可以把所有的声音录制下来,声音的声学特性如音的高低等都可以用计算机硬盘文件的方式储存下来。反过来,我们也可以把储存下来的音频文件用一定的音频程序播放,还原以前录下的声音。

延伸 · 推荐

利多年难解荔枝抢跑“音频行业第一股”

盈利多年难解荔枝抢跑“音频行业第一股”在外界以为“音频行业第一股”将花落IPO传闻已久的喜马拉雅时,另一个音频行业玩家荔枝却率先提交了招股书,这意味着,荔枝有望先于另两家国内头部音频平台—喜马拉雅和蜻...

中国播客案例研究——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

一、中国播客的定义如果按照广义的标准,所有以互联网为载体进行传播和收听的非有声书和音频直播的音频内容,都可以称之为播客。但是,其实播客实际中的使用范围可能会更加狭义一些。首先一些传统娱乐和艺术内容的有...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