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生活 >> 正文

在济南与张治国战友重逢

日期:2019-04-15 20:21:0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117

我们都不曾后悔,是因为我们当过铁道兵。我们都喜欢那首《铁道兵志在四方》的歌曲,每当聆听或歌唱都会想起那段当兵的岁月。我们是亲如兄弟的战友,团结友爱,互帮互学,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尽职尽责,虽然未上过打过仗,但为祖国铁路修建曾一起战斗在风雪高原,大漠戈壁,用青春和汗水浇灌这军营绿花…

沈子友2019年3月13日

这次在济南与张治国战友见面,我俩都激动不已。

3月上旬,张治国到山东看望战友,到我的老家莒县故地重游,因为49年前他来接过我们。他的到来受到原铁道兵老战友的热情接待。由此,我又想起往事。

在济南与张治国战友重逢(图1)

1976年秋,我从铁六师建筑给水营调到师政治部组织科任干事,第二年秋张治国大学毕业返回部队,被直接安排到宣传科任干事,在那座建在戈壁滩上的营房里,我们朝夕相处了三年多。1980年我们又一起调到在沟口五公里的铁五师政治部。1981年我被调回在山东修兖石铁路的铁4师,张治国战友仍在铁5师工作。兵改工后虽有两次偶遇,但都匆匆而别。这次听说他要来济南,我便推迟了外出计划,并请和张治国曾一个新兵连的原铁六师29团通信参谋张树增转告他,我在济南等候老战友。

“有朋至远方来,不亦乐乎”3月11号上午,张治国来到济南,老战友久别重逢,非常激动,双双眼含热泪,紧紧握手拥抱。中午就餐时,治国谈到这次山东之行,深感老区的人和老区的兵的诚实热情不减当年。把酒忆往事,话当下,不知不觉过去了4个小时,我俩一瓶烈酒见了底。

与战友治国交流中,感觉到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好,保持了当年的活力。他告诉我,刚退休后的几年里,经常跑铁路修建施工工地,用镜头和文字记录来自“铁道兵”的中铁队伍的成长和发展,歌颂铁道兵老战友发扬铁道兵精神,转工不褪色的可歌可泣的事迹。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兵们都退休了,工地上也很难见到老铁道兵战友的身影了,都不熟悉了,再说张治国的年龄也到古稀了,跑不动了,便转而研究历史,除了读中国通史、断代史外,还喜欢参观历史遗址和博物馆。根据治国的爱好和意愿,我安排第二天陪同他参观龙山文化博物馆。

在济南与张治国战友重逢(图2)

3月12日8点许,张树增战友带车来到住处。我们首先到济南东部的章丘龙山镇城子崖,参观设在这里的龙山文化博物馆。参观完龙山文化博物馆返回济南,途中经过奥体中心附近的山东省博物馆,这也是治国战友想去的地方,我们便进去参观,战友边参观边聊,非常尽兴。

张治国战友是1968年从辽宁锦州入伍的。在部队入了党、提了干并被推荐上大学,在库尔勒铁六师政治部任职时与新疆军区第十四野战医院女军医常绍兰结为夫妻,成为军中伉俪。兵改工之前为铁五师宣传科长,改工后为中铁15局党委宣传部长。后又担任十五局新疆工程指挥部党委书记,长期在新疆工作,同时也成就了他后铁道兵时代的一段。

在济南与张治国战友重逢(图3)

张治国战友是党的宣传思想战线的老兵,既能撰文又会攝影,几十年如一日,热爱新闻宣传工作,在各级报刊上发表新闻、文学及摄影作品无数,并多次获奖。

战友相聚总有时,一经别离泪湿襟。第三天下午,我和张治国战友恋恋不舍的告别,张治国战友离开济南,返回洛阳。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挥手告别治国战友,耳边想起《驼铃》歌声,战友啊治国战友,我们还会再相逢。

在济南与张治国战友重逢(图4)

沈子友(心系远山)山东莒县人,大专文化,1970年12月入伍,1984年1月集体转业至中铁十四局党务部门工作。爱好文学,喜欢读书,有多篇文学作品在报刊和各大网络平台刊发。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战友

翻拍自七十年代同名韩国电视剧,本片也讲述了战争的残酷性,在战场上一群不曾相识的年轻人不知为何而厮杀,他们只知道如果不杀敌人,就会被敌人杀。崔秀宗在剧中饰演一级中士班长李玄重,李泰兰饰演李玄重中士的恋人李秀景,三八线划分之后身份为朝鲜的朝鲜人民军军官。分处南北两个不同阵营。

网友评论
  • 风吹随风飘
    而控制这些齿轮的最主要因素却并不是人类自己的心灵,而是当时身处的环境
    2019-04-16 13:38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