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热门 >> 正文

苦女(二),关于女嘴苦是什么原因的介绍

日期:2019-03-14 11:23:2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65

<1>

影的童年就是在这样的忙忙碌碌中度过了,转眼初中快毕业了。那天,学校号召同学们自愿去到最艰苦的地方锻炼,同班的同学都纷纷去报了名。

放学的路上,碰见了邻居张娘家的二丫风风火火的朝她跑过来。

“小影,我和刘玉华都报完名了,你咋还不去啊?晚了就分配偏僻的地方啦!反正早晚都得去赶紧报完得了!”

“哦,我还得回家跟我妈商量商量的再说。”

“妈...我们学校让报名下乡去农村啦!我咋报啊?”

“啊!等一会回来咱合计合计的再说哈!”

比她早一年,分配到了离家很远的农村,当时有规定一家如果有两个知青的话,可以灵活选择分配的地方。

家里人合计了一下为了让能离家里近些这样好帮到家里,影主动要求自己和掉换,自己去了呆的那个偏僻横道河子村,这样就能抽空的回家帮爸爸去山里打柴。

临走前一星期,妈妈豁出来了用上所有的布票给影做了件当时最流行的灰色的卡基布的列宁服,西服式的小翻领,双排扣更是显得特别的立整,影又在里面配上个尖领白色的确凉布的假领,把她衬托的更加秀气,真的是用素色都掩盖不住的那种美 !

“影啊!到了地方自己照顾好自己啊!有个头疼脑热的就跟村里请假别逞强!听没!”

“嗯。妈我知道了!不用担心我,我们学校一起分配去两个女生四五个男生呢,都分在一个知青点。到是你多保重身体,别胡思乱想的,我都是大人了,在外面有分寸的。”一边说一边搂过满脸泪水的妈妈。

想到她就要离开家去那么远的农村了,心都要碎了,看着出落的这么水灵的影妈妈是既高兴又耽心。可是那个年代就是那样,即便有再多的不舍,也不能违背历史的潮流,一批批的知识青年都纷纷的带着满腔的热血奔赴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历经淬炼。

<2>

临走的那天,学校的大喇叭里传出的女高音震的人耳朵疼 :“的小将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投身,扎根农村,到广阔的土地里发挥我们的热量。”

爸跟二弟手里拎着头天晚上替她捆好的行李,怕妈受不了离别的场面就没让妈跟着来。送行的人群熙熙攘攘,每个知青的身上都披着大红花。

“爸,我走了,以后我不在家你和妈都要注意点身体,家里活让弟弟妹妹们多帮衬点啊!”

“哎...你也注意点身体,到了乡下跟老百姓多沟通,有啥事及时给家来信,有功夫爸会去看你哈。”

“嗯,我知道了。”

二弟把影的行李递上车,转身看着爸跟姐在那说话,走过来。

“姐,车快开了,赶紧上车吧”

“哦”

影看了眼略显苍老的爸爸反身上了大卡车,同学们站到敞篷车斗里,都跟家里人挥手道别,汽车缓缓的开了起来。

“姐...多保重身体...别惦记家...记得到了地方给家里来信啊…”

“哎...我会的...二弟你多照顾点爸妈啊...”

大卡车开出好远了,影看见爸爸一直背转身子,不敢看她的方向,微驼的背影渐渐的在视线里…

<3>

影在农村一晃就是三年,农村的生活让知青们个个都变了模样,也没有了先前的精气神,脸上明显的都被岁月的风霜刻上了痕迹,手变的没有来时那么细嫩了,如果不是身上的衣服跟当地的老百姓有些区别的话,根本就跟当地人一个模样,影也不例外,三年来知青们跟当地的百姓都相处的比较融洽。

狂风奏响了凄苦的旋律,雨雪轮回中磨练着年轻人的毅志。大多知青们都觉得很清苦,影倒是没觉得有多苦,唯一难忍受的就是过年过节的时候思念亲人的感觉让她特心酸,她想妈妈想爸爸想弟弟妹妹。

想想还是来的第一年,影跟村长请了假回家探亲。下了车一进家门小妹就搂着她的大脖梗一劲的撒娇。

“大姐...大姐...我可想你啦!”

“是吗?哪儿想姐啦?”

“这...这...这...还有这都想大姐啦!”

小妹调皮的用手指一通乱指。

咯咯...咯咯...姐俩笑着。

影在上衣兜里掏出早准备好的糖块剥开塞进她的小嘴儿里。

甜不甜?

甜,老甜啦!大姐妈妈知道你今天回来特意请假在屋里等你呢!

是吗,去玩吧!

影放下小妹,小妹一掂一掂的跑出去跟小伙伴们去显摆啦!

妈妈听见声音在里屋迎了出来,接过影手里的包把她迎进里屋,影在包里一边拿出给弟第妹妹买回来的糖果,一边跟妈妈唠着家常。

“妈...我没剩多少钱这回给爸买了两瓶他爱喝大曲还有一条迎春烟,给你买了条围巾!”

“艾玛!你这孩子啊!你说你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钱自己能有多少零花钱啊!回家还买啥东西啊!”

“再说你寄的钱妈都没舍得花,这去都带上,一个人在外别委屈了自己。”妈妈有些哽咽的说。

“妈...没事的啊!我们那里没什么花钱的地方,用不了多少钱,给你寄钱你就花呗可别舍不得!”

晚饭妈妈特意给影做了猪肉炖粉,一家人围着饭桌问这问那,爸爸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三天假期很快就过去了,妈妈嘱咐这嘱咐那的跟影说了一大堆,无非就是怕她在农村处对象,说那样的话就不会转业回城啦!一辈子在农村离家那么远,妈会想疯的,影频频点头应答着。

大姐...我不让你走...不让你走...呜呜...

小妹,姐有机会就会回家,回来还给你买好吃的哈!

让姐回去,不然该扣姐的公分啦!

听话啊小妹!

哭成了小泪人似的小妹黏着她不放她走,没办法,妈妈连忙塞给她几块糖连哄带骗的把小妹弄去邻居家,影这才脱开身,带着满腹的心酸回到了青年点。

知青的生活虽然苦累,但年轻人正值懵懂的时期也不觉得咋样,隐约的听到有几对在处对象啦!漂亮的影更不乏追求者。生产队东头老韩家大小儿托人来说媒被影婉言谢绝,青年点里也曾有几个男生偷偷暗示过她,影也都没搭拢(搭理)

想起每次家里来信妈妈都会告诫她婚姻大事一定不能自己做主,更不能在农村找之类的话,对爱情的那些向往和好奇也就被轻轻的打压下去了。

生产队长的侄子二旺是个闷葫芦,他喜欢漂亮的影,有事没事的就爱往青年点跑,经常把家里的好吃的偷出来给知青吃。有一次,他操着一口山艮子(当地口音)把烤地瓜递到影面前。

啊你就吃一个呗!我都烤的透透的了,趁热吃一个能咋地!

“我不爱吃地瓜,给别人吃吧!”

本来影就对他不感冒,看到他那木那的样子有些反感的回绝着。

二旺一急有些结巴的不知道说啥了哦...嗯哪...用手擦了下脑门上的汗放下手里的地瓜在女青年们的嬉笑中灰溜溜的跑了。

一个炕上睡觉一个锅里吃饭,三年的农村生活彼此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每天嘻嘻哈哈斗嘴打趣,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青年点里的女知青吕建设跟隔壁那个生产队的张二毛好上后,后来吕建设发现怀孕了,就偷偷的去医院做人流去啦!人家医院说手续不全不给她做,这家伙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几次寻死觅活的都被姐妹们救下了,可毕竟年纪小没主意,也不知道谁出了个主意说用白布使劲嘞紧肚皮孩子就会流下去。

当像柿饼大的血块在肚子里滑落下来,是凡看见这一幕的女知青都明白了偷吃禁果的可怕,再不敢越雷池半步。

那年的中秋节,每个人都因想家耷拉个脑袋,愁眉不展的。

刘春喜又扯起他那破箩似的嗓子嚎了起来。

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

马路上灯火...大街...小巷那个人来人往,披上了节日的盛装…

唱到高亢处又又几个男生加入进来,低沉哀怨的曲调瞬间感染了每一个人的心情。

有朝一日我重返沈阳...回到了母亲的身旁...我要和那亲人...欢聚一堂...共度那美好的时光…

几个女生实在忍不住了,放声大哭...呜呜呜…

我xxx...都别嚎啦!整的心里这个JB难受劲的...

楞头清梁刚酸鸡流的带着哭腔骂着。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难受啦!今晚整点老白干,炒几个菜一起过中秋。

但咱喝酒归喝酒都不许酒后阿啊!都听见没! 点里的知青队长大声宣布着…

网友评论
  • 坐公交出行
    晒干的枣吃着苦,是什么原因?
    2019-03-19 18:3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