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灵与肉的历练一一忆我的知青生活

日期:2019-02-27 17:53:0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10

灵与肉的历练一一忆我的知青生活(图1)

谨以此文

追忆激情燃烧的知青岁月,踏着当年的足恋,找回曾经的自我…

开 篇

翻开中国的现代史,尚未发现被首肯、被社会公认的“知识青年”这个称谓。直至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一千六百多万城市学子放弃舒适生活奔赴农村,扎根边疆,在广阔天地里,用激情和热血铸就无愧于祖国,无愧于时代的壮丽青春。至此,由特殊政治背景派生出来的”知识青年”这个庞大群体连同他那传奇般的故事,便在国的史册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时光似白驹过隙,恍然间近半个世纪过去了。如今的我已年近古稀。人老了爱忘事,但有些过往经历是融于血液刻在心里的,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泯灭。这不,每每忆起的那一幕,常常让我梦里寻他千百度,碾转反侧夜难眠。至使本已平静的晚年生活凭添了几多惆怅,几许忧烦。情迫之下,我萌生出把知青生活记录下来的动意。由于年代太过久远,且手头无半字记载,只好冥思苦想,忆海勾沉,收罗记忆的碎片,拼凑起一幅知青印象图景。乍看上去有些粗糙,也少有精彩之笔,但它呈现给朋友们的是一位老知青真实的人生旅程,是有感而发的心灵述说…

灵与肉的历练一一忆我的知青生活(图2)

一. 踏上征程伤离别

公元一九六九年三月十五日的早晨,天阴沉沉的,不时有雪花飘落。一列绿皮客车停靠在塘沽南站。站内红旗招展,人声鼎沸,类似“欢送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大幅标语随处可见。身着绿色大衣的知青们与前來送行的众亲友作最后话别。在我身边,两位兄长陪伴左右。从小与、姐姐们朝夕相守,倍受关爱,如今就要离家远行,这满腹的话想说却如鲠在喉,语塞了。们望着我也是欲言又止,那满含怜爱、不舍和忧伤的目光,让手足之情在无言的交流中紧紧的融为一体。

大约10点左右,汽笛一声長啸,列车起动了。一瞬间,车上车下哭泣声,叫喊声连成一片。真想不出何时何地何种事情会有数千人同时发出洞穿人心的声音。反道是昏暗的天空出奇的静,静风下玉琼般的雪花缓缓飘落,我想,这或许是上天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远赴他乡的孩子们祈福吧。

列车朝东北方向急驶。车厢里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又恢复了动感。知青们有的清整随身携带的物品,有的凑在一起聊天嘻笑,有的望着窗外指指点,瞧那眼神像是发现了。没办法,年轻人少不更事,心无愁事,那乐天派的禀性想不让他显摆都难。而此刻我更希望与静字相守,以平伏繁乱的心绪。夜幕降临了,折腾了一天的知青朋友们累了、困了、东倒西歪的进入了梦乡。但我却毫无睡意,靠在座椅上闭目静思,出征前的情景一幕幕在我脑海里掠过…

灵与肉的历练一一忆我的知青生活(图3)

灵与肉的历练一一忆我的知青生活(图4)

时至69年的春节前后,毕业分配工作告一段落,学校把下乡的同学编成若干个组,我们这个组有8男7女共15人,其中12名是同班或同届的同学,另外学校安插3名低年级同学随行。我们组将前往哈尔滨动力区朝阳公社平顺大队三小队插队落户。学校给我们发放了标志性的知青服装:绿色棉大衣,羊卷绒棉帽子。不过,棉大衣要视家庭收入情况适当收费,我交了8元钱,钱多少姑且不论,好歹是个念想。这件大衣我保留了三十多年后捐给贫困地区了。

就要出远门了,全家忙着为我打点行囊。农村苦,家里省吃俭用给我准备各种吃的、喝的、用的一应俱全。东北冷,妈妈和大嫂便一针一线缝制加厚的棉衣、被褥。那一天,妈妈硬拉着我到服装店,花17元钱买了一件藏蓝色长毛绒领子的棉祆,足足花了大哥三分之一的月工资啊!妈妈说:“休班的时候或到老乡家窜门去总得有件像样儿的衣服啊,别让人家笑话。”回到家,妈妈用相同的布缝在两个袖口上,叮嘱我:“等袖口脏了自己拆下来洗一洗再缝上,不会干就拿回家我给你弄。”要带的东西太多了,又只身在外生活,总得有个箱子才是啊,但家里没有现成的,想打一个又找不到木料,为这事妈妈成天发愁,吩咐姐姐四处打听有无卖旧箱子的。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在东沽天锡街觅得一位卖家。妈妈赶紧让家俊兄借来一辆手推车,直奔天锡街,花几十元买了两个大号揭盖松木箱,妈妈说,一个让我带走,另一个留给家桂姐结婚时拆了重打做陪嫁。事情终于有了着落,脸上一扫往日的愁云,露出难得的笑容。“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孩子像块宝”伟大的母爱像涓涓细流滋润着我的心田!

灵与肉的历练一一忆我的知青生活(图5)

离启程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家人们的心情郁闷且忧烦,妈妈更是食不甘味,夜不能寐。晚上常常跪卧炕上一根接一根的吸烟,一阵接一陈的咳嗽却忘不了一遍又一遍的叮嘱我:到了农村吃好吃歹别饿着,实在不行就买点吃。你胃不好,早晚多穿点衣服。常给家里来封信,遇到过不去的坎别难为自己,这不还有家吗!随后,老人家像是自言自语:唉,这孩子打小就闷,有话烂在肚子里也不说,可一个人在外头想说又能跟谁说去?转而,妈妈像是想起什么,凑到我耳边悄悄她说:你别惦记家里的曰子,给你的钱别舍不得花,我手底下还有几十块钱积蓄,走时你也捎走,穷家富路啊!听了话,直觉得一股热流直冲眼底,我赶紧滑过身去偷偷擦拭着泪水。妈妈,您厚重的情,深沉的爱,让儿何以为报?时间定格于1969年3月15日,这注定是历史性的时刻。人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该来的总归要来,该走的留也留不住。早晨6点左右我走出家门,这一步迈出去就是两千多里路,三百多个曰夜流落他乡。凝望这熟悉的家,环顾身边的亲人,那种难以名状的不舍搅得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走过一段路,我回过头来看见妈妈仍站在房前不停的招手。我忽然发现妈妈那本就纤弱的身躯如今腰更弯了,背更鸵了,看上去苍老了许多。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酸楚,让泪水尽情的流淌…再见了,妈妈!您多保重,莫忧伤,勿牵挂。待到明年春来时,儿一定回来看望您老人家…

不知过了多久我从沉思中清醒,目光下意识的移向窗外。此时,夜色将尽

东方呈现鱼肚白,无边的原野空旷而静寂,裸露着的黑土地残留着片片积雪。远处散落的村庄掩映在袅袅炊烟之中。天边一抹红云透过曼妙婆娑的轻雾,折射出梦幻般的色彩。啊,东北的晨景竟如此之美!感叹之余,我不禁自问:即将扎根于这片黑土地上的知青们,前途与命也会如此美好吗?我不敢往下想…

待续

灵与肉的历练一一忆我的知青生活(图6)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知青

知青是知识青年的简称,广义泛指有知识的青年,一般指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在中国,知青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称谓,指从1950年代开始一直到1970年代末期为止自愿或被迫从城市下放到农村做农民的年轻人,这些人中大多数人实际上只获得初中或高中教育。从50年代到70年代末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的总数的估计在约1200万至1800万之间。1977年高考被恢复,大多数在农村的知识青年想方设法要回到故乡去。1979年,国务院颁布了关于知青问题的“六条”精神,随后,大量知青通过各种途径返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