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下午茶【原创】我与燕子做邻居

日期:2018-11-04 15:51:0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垒窝 阅读人数:392

春天到了。有天早晨,我正要去上班;刚开楼道屋门,忽然,感觉有几只鸟儿在头顶扑拉扑拉乱飞;正觉疑惑,抬头看,原来是些小燕子 ;它们在惊恐中,上下翻飞,争抢着飞向楼道窗外。

奇怪,燕子怎么会飞到单元楼道里来了呢? 这以前从没见过楼燕(事后才得知),也没听说过呀,只见过农村屋檐下的家燕;就没当回事,径直下楼去了。开着车,路也在琢磨着。

到了单位,刚要进自己的办公室,业务主管静静地跟了上来,想要向我介绍昨天工作的进展情况;看他那着急的架势,对他讲,"你先别说",我就将早晨看见燕子进楼道的事讲了 ,也想了却心中的疑惑 ;平日里我们俩也谈得来,无话不说;" 在北方楼道里垒窝没见,南方可能有。‘’ 他说。对他讲了也白讲,他也不清楚,都是北方人 ,没有在南方待过。

工作间隙,有时,也会琢磨小燕子进楼道的事;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对感兴趣的人事物仔细揣摩,也没什么特指的目的性。

它们到底要干嘛,找吃的? 吃的,也不多,还有风险,飞翔空间也不大;只知道,燕子吃食不着地,空中掠食;在垒窝? 如同事所说,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的,不怕打扰,不怕伤害,不拍……,就像个问题 ,直萦绕在脑海里。

下班回家,进了楼道门,又想起燕子的事了 ,脚步不自觉地加快了步幅,三步并做两步跑,上到了四楼;春天,天也长了,还亮着呢;这时,隐约听到7楼楼梯处,传来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就有意放慢了脚步,静悄悄地,慢慢挪上楼梯,几乎接近六楼门口,方才停止了脚步 ,静静地观察;这时,看到只只燕子,从六楼、七楼的楼梯窗口飞进飞出的,眼前片忙碌的景象。

燕子们飞进飞出,我也越来越好奇了;等到又拨燕子再飞进飞出中相遇时, 尽管口里叼着东西,但,仍能发出"咝咝‘’的叫声;这叫声,不急也不慢,不强也不弱 ,前后频率基本致,前后燕子也基本相同。我就更加好奇。

这叫声里的鸟语到底是啥意思?猜不透。是说,我来了,快让开,快让开?还是 ,我回来了,该我了,该我了?或是说,快快快,时间长了,泥吧就干了?……,还真猜不透。

这样子,我足足坚持了刻钟;期间 ,也有邻居路过,上下楼梯,用略带怀疑的眼光看着我,问,"看什么呢?‘’。我也不出声,怕惊动了它们,只是用手指指,那些进进出出的燕子们 ;他们也是会意地看了看燕子,不经意地走过去;燕子们,见到有人路过,却是,刚飞进来的,又折返飞走了;趴在那里的迅速飞出去,既不怕人,也不躲人 ,刺溜声,就不见了踪影。叹道,燕子可真灵巧呀,真是灵巧如燕!

等得实在太久了,腿也有点麻了,就顾不上对燕子的惊扰,自顾自地上到了七楼。可到了家门口,看出门道来了——燕子正准备在我家门口上方 ,入户电线的入口处开始垒窝了 ;地上还掉下片片的泥浆和杂草。

*垒窝——全家总动员*

垒窝的最后几天,脆拿着小凳子,坐在八楼楼梯拐弯处,早,晚地观察;经过多日的努力 ,终于搞明白了燕子垒窝的全过程。

在燕子的世界里,垒窝,对它们家族来讲,可是项大工程——工期短 ,周左右 ;技术含量高,泥、唾液、桔梗比例得恰当,下蛋的区域得有柔软的细草或毛发;时机把握准,产蛋期的前七天至半个月垒好,还要经过半个月的孵化期,做好切后,迎接燕宝宝诞生;而且 ,第次选址垒窝,祖孙三代全得上。

首先,垒窝是家族大事。从选址 ,勘察,规划,设计, 施工,精装修等等,可不是新婚夫妻俩自己的事,而是全家族的总动员。

选址阶段,般是老燕子出动的次数多点,年轻的燕子也有 ,但不多;可能是老燕子经验丰富?不得而知。是否老少,从体型就能看出。规划,设计阶段也是这样;但,有点,燕子也和人类样,也会言传身教 ,耳语目染,提高自身的生存能力;即, 所谓的习性。

燕子垒窝选址 ,还挺讲究的。第,从进出通道的选择上观察,楼道上基本得有多个进出窗口,还不能经常关闭。第二,选择附近的家庭居民,必须是家庭和睦的,家里经常有爽朗的笑声 ,不能大声喧哗 ;家里不能有调皮的孩子,以免时常搞怪,惊扰到燕宝宝;住户必须是动物友好型的,而且由面带慈善,眉清目秀型的成员组成。据说,中南海毛爷爷的故居,就有九对燕子同时垒窝。第三,拟建的燕子窝下方,离地面有定的高度,不能有攀沿物,不能有火源等杂物堆积。看,讲究吧!

其次 ,在施工和精装修阶段,老中青三代起的作用和分工也有不同。

由于精美的工艺要求和精准的施工工期 ,燕子们垒窝那可叫个——气呵成。

不管是公燕, 还是母燕;也不管是老燕,还是幼燕;做过父母,或者没做过父母的,都有它们在工地上忙碌的身影。它们起早贪黑 ,风餐露宿,不知疲倦地来回飞翔着,追赶着,忙碌着……。没有监工,没有督促,只有,全家齐心 ,其利断金!

从来来的匆匆身影中,你能判断出哪些是老燕,哪些是幼燕、成年燕;除了,体型之外,还有可从口所叼含着材料来判断。

般来讲,幼燕,成年燕,口中基本叼含的是泥巴;因采取泥巴距离远,重量重,来回奔波辛苦 ,消耗体内的唾液,就由中幼燕承担这项重任。而,老燕口中叼含的,大部分是桔梗之类的连接物,有时也有泥巴,它们知道投放的时机和结构的需要 ,而且重量较轻,攫取方便,相对便捷。再说,如果没有连续叼来的泥巴,混合着唾液的湿润,燕窝这个庞大工程中的泥巴会就干,黏连效果差;如果没有秸梗之类物件勾连 ,燕窝就会开裂,就会掉落。

再次 ,在垒窝过程中,还有警戒燕或者交通疏导燕。它,般不会离拟建的家太远,还时不时进出燕窝,又迅速离去; 它们就在进出的窗口附近的天空徘徊,飞翔;有时,也会降落在室外建筑物的高点,稍作休息,观察着周边的情况,还时不时地飞起来,与路过叼取材料的燕子相遇,发出"咝咝‘’的叫声;可能是告知,进出的时机?安放的位置?或者加油、鼓劲 ?也可能告知周边的安全隐患?确实,不得而知。

*乔迁新居*

忙碌的日子终于过去了。燕窝竣工之时, 既没举行什么隆重的庆典仪式,也没有什么热闹的聚会场面 ,期间 ,燕群逐渐减少,开始零零星星的了;最后,只剩下了进进出出的两只燕子,那就是它们的家,并恪尽职守地负责善后的些小修小补工作。

对夫妻的正式入住了,也是它们的乔迁之时;由此,开启了对新婚夫妻的新生活。它们时而外出觅食 ,时而带回些羽毛、杂草之类的东西 ;杂草却是些软软的材料,它们轻轻的用双脚铺平踩实;只飞落到楼道的电线上,静静地观察着另只的工作,眸子里的爱却是满满的,柔柔的。而我,却成了它们的邻居。

*轮流坐窝*

*子孙满堂*

*远走高飞*

*燕归来*

*年复年*

(为不给美友留下阅读的遗憾,丹顶鹤正在边续写,边改写。敬请谅解,道声,抱歉!)

*轮流坐窝*

接下来的主要工作,就是燕子妈妈,产蛋 ,起孵化,生儿育女了;燕子爸爸 ,则照料燕子妈妈,伺候月子。

经过几天来的风干,水分蒸发,燕窝的颜色由黑褐色变为浅灰色了;窝里还铺着层厚实的"棉被 ‘’。燕子妈妈趴卧在里面,暖和着呢,对小眼睛????瞅着外边 ,恰如待产的母亲,期待而又满足的样子,幸福极了。

燕子爸爸则在不远处的电线上,瞭望着,欣赏着,守候着。有时,它也会飞出去,采食 、喝水的,时间不会太长,又折返回家;但,也不会空口而归,嘴里常常叼含着燕子妈妈爱吃的小虫 、蚊蝇之类的美食,不忍下咽,径直飞到燕子身旁,两个尖嘴交合后,又飞回原来的落脚地,继续坚守职责;而妈妈却欣然地伸直脖子,吞咽几下,食物下肚了。

食物的问题暂时解决了,可喝水又成了新问题,它们早有默契的;有时妈妈会暂时飞出去了,寻找水源 ;这时,爸爸却及时补位,趴卧回妈妈原来待的地方 ,继续暖着被窝 ,等待回归。这样,重复着,交替着,天天如此。

这样重复的时间不长,大概周左右;终于, 有天,燕子妈妈开始躁动起来,身体开始挪来挪去,不断地调整身体姿势,还带有点点恐惧和不安 ,连两三天都是这样。燕子爸爸可高兴了, 也许它明白真相——呵,后代有着落了,下蛋了 !六个。

——家中还有嗷嗷待哺的婴儿。为谁辛苦,为谁甜? 期待,有个美好的家园;甜蜜的日子;幸福的来年!

——有父母在的地方,就有家的。

值得等候,值得期待……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