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美文 >> 正文

《老随笔●生命从正午开始》

日期:2019-01-11 18:07:0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437

老随笔●生命从正午开始

由创作《三十六计》系列诗歌想到的。

喜欢文字多年,也偶尔颤颤地动笔写些什么。但之余这次的体验(如此短时间内的规模、数量)却是从未有过的。

仿佛是一种力量使然,推着前行。但也感觉到,这其中有自己的自愿。也许,是为了证明些什么吧。

这是个心态的事。

之余心态,多年来,我总是让自己记得要自然。但其实在很多时候,回过头来,我总是无法确定一些事的发生,究竟是自然而来的,还是邂逅了一次又一次的机缘巧合呢。

我喜欢深究一些事情的道理。当然,这大多是自己的事情,并且我会认真地事先界定这事情是否有深究的必要。因为,年龄的日渐累积,仿佛是逼迫人眷养着不停放弃的习惯;也因为,到了明天你更加感觉到,什么叫力不从心

这是时光的秘密。

时间不多了。这句话,在我的记忆里,该是从20岁一过就常念叨的。不知道哪里来的理由,我一直刻板地认为一个人的一生,只有20年好过。这个意思是说:一个人只有从25岁到45岁的生命。其余的,前面的日子在生心长智,后来的精气神开始走下坡路。这么说来,苛刻与唯美,在我的意识里,是早早地就生下根了。

如今,我自己认为的这所谓的好日子,已经过了半了。但自己无意匆忙着现在就做盘点,又或者是到了现下,已经开始生出惧怕盘点的心思了。

到了如今,俨然是过了无知无畏的灿烂时光,也恍然明白,这过来后的有知的世界更是奥妙无穷,至于如何奥妙,你只要看看世道就明白了。既是到了有知的这步田地,一个人生活的种种也便有了落定,这个落定也定是带了先前一些所谓有知的印痕的。那么,回忆不回忆,有些记忆也是注定在的了。

曾经的将近20年里,我做了以为的很多事。并且一眼看上去,根本是无续而不相连的:当我用麻绳庸懒地系着油腻的工作服,摊开四肢平躺在单位空旷的荒草上晒太阳午休时,我决计想不到后来深夜为赶路,驾驶着大货车与劫匪周旋。当然,也想不到更后来的事情,比如看着台下崇敬的目光,侃侃而谈。而台下,那么多年轻的博士生眼睛里,望过来,好象找到了自己下一刻可以的钥匙。

经历的复杂无常态,常常更容易使人产生错觉。这倒更象有知过程的絮乱,在无力梳理时,常常使人一无所获。受了智慧的捉弄,有时的结论,更是离谱地偏离着事实的真相。

时间总是不等人,自顾自地走着。而且麻烦的是:一个人从生下来,就不得不也跟着走。这无关喜好,有的也只是笑着人走的快些,哭着的人总觉长夜漫漫。当搞清楚了这个真相,基本上也到了人生的正当午了。能做的,也只是决定臣服时光的同时,紧着搜肠刮肚地追赶。那这追赶时打点行囊的事,就变的重要起来了。

我有什么?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一个人唯物,就不会梦想自己可以长生不老。那么,我也就得明智,也就得为自己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生命算个帐:到现在,是已经过了呼吸日子的一半了。这是我剩下的宝贝了,我得明白。

能有的其它,其实也就是这一刻之前的风景。那些风景或仍在或离去的存在状态,有时并非是最重要的事。当你洞晓了视而不见,也明白了挥之不去的道理。也就看见了再远的路途,也不过是自己的眼睛和心在主使着一切。

曾经在很多年里,我给了自己一些梦想,但大多都在前面的沿途遗失了。当囊中羞涩时便心生出恐慌。也便努力地再给自己一些念头,比如:争取这辈子能赶上时光隧道机器新鲜一下;或者广场的咖啡不错,争取在这个城市淹没在水下之前赶过去,一饱口福。而这一切和信仰无关,当一个人足够清醒,也便会明白理想和梦想之间,根本是两个世界。这些,也不过是给自己调动味蕾的工具罢了。

想起年少时被逼着读一寸光阴一寸金”后来就直白地遵守着努力。再到后来才明白,人这一生还有个要什么”的问题。也明白了那些狗熊掰玉米的日子,固然生动,眼下也流行,但,之于一个生命的尊严,决不足以构成践踏的理由。

我想,到了现下,我该纠集些过往里有知”的残留启示,去做些对”的事情。

对的事情,标准很多。这曾经在很久的日子里迷惑着我。一直到自己有了些信仰,心也才算安定下来。拓展生命的宽度—自然是抓紧时间的问题了。而最终放弃了以自我为中心的思考习惯,也顿然打开了这世界无尽的窗户。

身体力行,去做些攀升自己的事,也尽力去体察些一己之外的生命。其间滋生出的喜怒哀乐,该是一类人群的生动。这很好,起码我以为还不错,因为这让我余下的、人生午后的日子不再恐慌。也大体使我能够清醒地做着眼下的事。

就象这次这个《三十六计》的诗歌创作,如果有理由,便都在上面的唠叨里了;如果暂时还没有找到理由,我会告诉自己:写它,是因为它在那里。

2006.03。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自己

自己的释义是自身、本身,出自于《南史·隐逸传下·陶弘景》:“初,弘景母梦青龙无尾,自己升天。”唐蒋贻恭《咏虾蟆》:“坐卧兼行总一般,向人努眼太无端,欲知自己形骸小,试就蹄涔照影看。”明李贽《杂说》:“夺他人之酒杯,浇自己之垒块。”或者属于某人自身的或某物本身的。此外还有何炅个人第三张大碟《自己》,发行于2006年。

网友评论
  • 燕子663
    新疆吐鲁番到底有多热?
    2019-06-11 22:53 31
  • hsz79
    仔细想想,正午出现之前,你能说出什么电视剧制作公司,很难吧
    2019-06-15 19:27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