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美文 >> 正文

《老随笔●由极限想开去》

日期:2019-01-11 15:10:3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79

老随笔之由极限想开去

没有仔细的算,大概有半年了吧。由于种种的变数,一直以来,强迫着自己,收收心,不要去碰触这些关乎心灵一类的文字。作为一个入了世的人,要交的功课交的不好,到了乖巧的神诋面前,便没了惬意文字的底气。可是,今下,当真的忍不住拿起了笔,便是又一下子进入了忘乎所以的世界了。

想来,也是到了承受的极限了吧。

每日里,周旋着事物,尤其是这一段的日子,象是总灰着的天气,喘不过气的感觉。许是想找了文字去逃离?可是,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倒是很想说些什么,是源了这一段工作与人冷清下来的自然突兀。总觉得这样那样的种种事情,总是在极限的临界里徘徊。又象是多年的历练一忽尔没了尺度。冷静变的可笑,难也变的清晰了。

极限是个问题。

早年看到一本《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的书。内容里的情节早已经模糊,倒是在了以后的日子里,对不知道是哪位译者翻译过来的这个书名沉吟了多年。这个句子是倒装了的,汉语的语法我已经讲不来了。但一眼看下时,便懂得了意思。

想起来年少时过往的种种,倒真的是一个个的承受而来的路。那些每一次的绝望里的极限感受,都是在了怎样的顿首里走过的呢?我已经不得而知。许是求生的本能吧。不过,也许不会是,不然,每次里,往魔鬼的去处的路上,诱惑总是比向前的路绮丽的多啊。所以,我想,当所谓的信仰已经附在了身上的时候,我还仍懵懂着,并不知晓。

总是在这样的日子里,常常会念起快乐、成功一类的事物来作充饥的食物。在濒临的极限里,似乎总是形而上的东西在作着神明。

这个三维之外的咒语,是个奇怪的东西。象极了六祖慧能一派的禅宗,多少有些立地成佛的意思,悬悬的感觉。可是,似乎人就是这么奇怪的。

记得在几年前知道的一件事情。说的是关于人如何提高陆地速度的百年故事。说是从蒸汽机发明开始,经过了很多年,又死去了很多痴迷的爱好者,终于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将机械的陆地速度从原来的很低提高到了700公里/小时。当然速度的测量要求很高—在澳大利亚一处含盐相当的沙滩上进行的。并且,说是在未来,这个从零到700的速度仍是可以继续提高的。但又说,一定是新技术的革新介入。

这,让我想到本质与极限一类的事情。

这一刻,音响里在放着朋友送的德沃夏克的交响。我是一向不大听交响乐的。大概这源于交响的配器繁杂,而我这个听者又没有太多的慧根,忙着分辨乐器的当口,早忘记了音律。那种心思里的手忙脚乱,想来,就是了自己现下的极限了。

这样的对于交响乐的心态,因了早年间面对了自然的感悟与天生的惰性,让自己因放弃而始终不再进取。这没什么,单乐器和协奏曲给了我快乐。贝九少了我还会流传下去。这,就是我想的。

有种说法讲,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因了这道理的正确,便有许多的人跟了去,走了成就或悲壮的路。

在大多的不快乐的窘境里,人总会试图改变些什么,好让自己可以往快乐的地方近些。所以也便积极地行动着。这行动,或是放弃,或是坚持,不一而足。但大多也只是在原有的本质上所做的努力。安静下来的时候,偶尔会想到,这其实仿佛就是一条路走到了黑,成不成的要到了站才晓得。但这当尔,关乎坚持与忍耐的,倒是从决定的那刻起,就已经得到了。

坚持与忍耐的日子,是极限里的呼吸。紧张里的神经质,常常使人失去了自己所谓的常态。仿佛你永远不能知道这承受会在将来的哪一个日子里结束。望眼欲穿里,绝望里的恐惧,总是象影子样的跟在身后,微笑着,挑逗坚持的心。

那么,就把心收回来吧。

也许,低下了忍耐里眺望的眼,倒会多了些坦然,也会望清楚了当下。这每每难耐里的当下,到了极致,水落石出样的,只是活在了尊严的土地上。在唯物里,这务虚的土地,单薄或厚重,已经是来不及分辨了。那一刻,我始终相信,安然与冷静也就附了身。这该是个对本质的妥协,也似乎是一个魂魄归了原处,踏实了。

这样的所谓回了神的日子里,能呈现的倒大多是重复了。

我想,重复里的呼吸,需要的该是另一种激情—极致样的麻木。没了现下抓不到的未来,也就只剩下了当下的日子。求生又想尊严的心便会自然的精心起来。在过往里,常常见不到的周遭景象,大多会在这样的时刻,褪去了隐身的衣物,纷纷登场。

这一场不知会何时散场的戏剧,是了另一个精彩的世界。

我想,之于每个人,在一生总会遇见的不同极限里,所必上演的这出戏,归结起来,会大致相同。这戏里,忠贞与背叛、感动与冷漠、坚强与彷徨,轮番登台。恍惚里,比起常态里的周遭还要极致的多。

一个人,但凡观一出戏、欣赏一个艺术,总会有或多或少的感悟与所谓的收获。这也大多是精神世界里的事。

但之于每个人,具象世界里的人生,却无法总站在世外做冷漠的呓语。不入世里的逃避,之于生命个体的尊贵本源,总不是好事。所以,你总要表个态。

在这一程极限里的戏剧,看下去,感受复杂而凌乱。为此而生出的启示,定会在后来的或好或坏的日子里,久久释放。但这总不外让人看透些人性,也看清些自己,也并对人生活着有了更清晰的所谓界定。只是,在接下来必有的结论里,为此放弃的归于沉沦;为此更加向往者则靠近了神性。

我想,在放弃里的沉沦,因了生命脆弱里的难耐,也并不会被指责。生命之神的悲悯,会给出另一种活着的出路。只是,会坚决地收回之为生命的、尊严里的快乐。这样想来,连神界里的宽容,也是有极限的。

在那些因生而欲望并坚持向往的人群里,因宽容而接受了的窘迫,其实隐含了放弃与无奈。阶段里不能承受之轻的极限,也许根本是给了可去的两条路。但这样的两条路,却是背道而驰,相去甚远。不过宽慰的是,这选择的权利,倒是可以自己来的。

这样的两条路,之于生命,如果抛开了美好一类的说法,倒是都能过活。只是放弃里的沉沦,显得更容易些。这时候,神界的偈语也就只剩下了一句警告:上了路,就不要再回头。不然,死无葬身之地。

这让我想起那个楼梯诗人关于人活着的说法:一个人的一生,就是需要选择一条路,并且,有勇气坚持走下去。这话里的通透,多年来,也成就了很多所谓杰出的人。我想,这个意义该是与生命的长短无关的。不然,这个结论就是可笑的了。因为,讲这话的人,死于自杀。

太过极限里的极致,也许非常人所能及。这好比我等,就既没有天赋异秉,又畏惧短生,自是无缘杰出一类的意义了。大概这样的说法里,也是另外一种的不能承受之轻吧。

可是,凡人世界里的向往,也一定在呈现着另一种生命的尊严,淡淡地、远远地。这里面的渺小,仅只能完成个体的快乐,倒与他人没有太大的关联了。

记得在很古老的兵法里,就有奇胜正合的说法。这其中求美好的心情,让人觉得即便在总会死人的战争里,人类也还有着求完美的影子。在那些奇的过程里,没有了阳光的坦途,能有的只是看似笨笨地、坚持下的难耐。可是,在生命的过程里,也总会有正合的宿命在前面等候,这又常常使人在极限的时光里,也仍怀揣了希望,在对美好的敬畏里,努力地苟活着。

多年来,在不放弃的路上,总是会不停地见到有人在走。也许正因了这些,这一路的生活,也才让人心生宽慰。

2005.04.03。

网友评论
  • 紫涵57
    想开个骑行俱乐部,怎么去注册?
    2019-03-15 19:14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