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颈上胭脂红【上】

日期:2020-08-01 22:21:3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43

z国有个年代叫民国, 民国有条胭脂巷,巷里有两户人家,一户姓季,一户姓孟。季家买炒货,孟家卖大米。两家一儿一女,俱是十七。

这天,孟清幽正在房里梳妆,小姊妹华菱匆匆忙忙地跑进来,大喊:清幽姐,季云岚要回来啦!”清幽啪”地放下胭脂笔,转过头,紧紧盯着华菱的眼睛,不可置信地问:当真?你说云岚哥要回来了?”华菱连连点头:千真万确。”清幽嚯”地起身,片刻,又慢慢地坐下,抿抿云鬓,嫣然一笑,道:华菱,我们出去走走,帮我瞧件衣裳,可好?”

颈上胭脂红【上】(图1)

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集市上,人物繁阜,各有观赏。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

清幽逛到头,才走进一家布铺,正挑着,就听店家和一位熟客说道:知道季家那个小子不?”熟客:胭脂巷那个?”是他,”店家喝了口水,润润嗓子,又道:他不是参军去了嘛,没隔多久就立了功,封了军衔,现在可是数得上的大军官了。......”

清幽拂布的手顿住了,而后慢慢地微笑。她能想象出季云岚穿军装的样子,身形挺拔,面目俊朗,笑时星眸璀璨,肃时英气逼人。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有人说爱是小偷,有人说爱是毒药,但他是我的家。

清幽付了钱,向店家告辞。推开门,天上飘起了细雨,她撑开伞,慢慢走回去。

这街上繁复的柳烟是你颦蹙的眉,你凝眸望去的远方。

忧郁的小溪缓缓流淌。

颈上胭脂红【上】(图2)

半个月后。

街上锣鼓喧天,人声鼎沸。

俊美的年轻军官,骑着高头大马。各色花帕向他挥舞,而他无动于衷,展眼望尽,有所觅寻。

清幽踮起脚,以求一览他的风采。

他看向了这边,舒展了眉头,对着清幽,展颜一笑。

清幽看清了他眼里的光亮,久别重逢的喜悦。

清幽低下头,羞红了脸。片刻,又不服输似的抬起头。

我的心上人是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踏着七彩祥云归来。

她吃力地挤过一个肥硕的妇女,有人鸣锣开道,她跟着马队在人群中挪动。

马队在胭脂巷口停下,季云岚下了马,往巷里头去,边走边喊:清幽,我回来了!

云岚哥。巷口传来声音,轻灵如梦。

季云岚回头,看见清幽汗湿的头发,红扑扑的脸,笑了。

清幽,到哥这儿来。

清幽还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她喘了一下,又不好意思地扒扒头发,站住了。

从这头到那头,他们相对无言地凝视着彼此。

窄窄的胭脂巷,灰白的墙,墙上依稀写着永远一起的稚语童言。

她鼻头一酸,眼前一片模糊。

他眼神温柔:清幽,哥想你了。

她的眼泪在男人深情的话语中应声滚落。

颈上胭脂红【上】(图3)

清幽扑到季云岚怀里,哭得哽咽难语。季云岚拍着她,像哄娃娃:好了好了,清幽不哭,哥知道你心里苦。你看,哥这不是回来了吗......

一边哭着,清幽想,也许只有在他怀里,自己才会一直像一个小孩一样撒泼耍赖。

不过,这种感觉好像也不错。

清幽渐渐止住了抽泣。

给你讲个笑话啊,从前有一个绿豆,从楼上摔下去,就变成了红豆。哈哈哈哈......

......

她面上不动,而颊边梨涡一闪。

季云岚无奈地笑:哎,终于笑了,你要是再哭下去,哥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哄你了......哥每天待在军营里,和那帮汉子就是唠黄嗑,里面没有一个能让姑娘家听得,好容易想起来一个,还被你嘲笑了。

他们慢慢地往家走。清幽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我也是。

季云岚:嗯?

清幽认真道:清幽也想云岚哥,很想很想,想到心都痛了。

季云岚一把搂紧了清幽,低低地说:清幽,好姑娘,哥不会让你再等了。

颈上胭脂红【上】(图4)

这一年的某天,黄道吉日。

喜堂上,一对璧人并列而站,女子凤冠霞帔,男子喜袍广逸。司仪高声一喊:一拜天地!

两人遥遥一拜。

谁知这一拜竟故梦陆离。

洞房里,花烛落泪,光影摇红。闹洞房的也走了,一时房内寂寂。

蒙着盖头的新娘独自坐在床边,静默不语。

突然,砰地一声,门被撞开,原是醉酒的新郎。

他跌跌撞撞地走向床边,手里拿着喜秤去挑盖头。

一挑不中,他笑嘻嘻地道:清幽别躲,今儿...可是你我的大好日子。来...让哥...看看你......

一秤挑下新盖头,他愣住了,嘴巴张着。

你是谁?我的清幽呢?

那新娘只道:我是沈露。

他更迷惑了,沈露?沈家大小姐?这儿是我和清幽的洞房,你却怎么跑来了?

沈露看着这个英伟的男子,心生倾慕:什么清幽,如今是你我成亲。不过...”她柔声道:君若愿把妾身当做清幽,也是可以的......”

颈上胭脂红【上】(图5)

人间的河盛着天上的河

眼前的人唱着故人的歌

我们终于轮回至于隗阔

相逢一瞥擦肩而过

......

姑娘,这布你倒是买还是不买,一直捻我的布,可别给我捻穿喽!

清幽垂下手,低着头出门去。

可出了门,眼泪就止不住地落下来。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我若能再见他,定要问问他为何口口声声地许诺,却又早早地放开我的手。

我只是,舍不得曾经美好的无猜罢了;我只是,还对爱这个字有些不甘心罢了。

我的心上人是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踏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可我猜中了这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尾。

未完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胭脂红

胭脂红是广州市郊主栽品种。胭脂红番石榴,本地群众称之为鸡屎果,该品种色泽鲜红,果肉厚,爽脆嫩滑,营养丰富,是以鲜食为主,深受广大群众欢迎的水果品种。又名大塘番石榴等,可分宫粉红、全红、出世红、大叶红4个品系,以宫粉红、全红为佳。宫粉红果梨形,中等大,平均单果重82克,肉质滑,味清甜,成熟果皮有一半变粉红,6月中旬至7月下旬成熟。全红果梨形,中等大,平均单果重78克,果皮中等厚,成熟时全果深红色有光泽,肉质粗,风味中等,果实6月中旬至7月下旬成熟。宫粉红和全红均宜发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