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渡 口

日期:2020-08-01 13:56:2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481

渡 口(图1)

南国多水乡,在靠桨行路、用篙过河的年代,小木船是故园一道永恒的风景。

老屋门前就有一条河,我常坐船去镇上或外婆家,都是心底极向往的地方,于欢喜中倚着船舱,听乡人絮语,小船破浪的清音,木桨低哑而单调的声响…

雨季来临,陆路泥泞不堪,再节俭的乡要坐船,小小的舱里如赶集般热闹。于是,张家的羊丢了到现在还没找回来,李家的儿子不孝顺,老姜的闰女订了门好亲事…有不平的,有啧嘴的,有叹气的,像奶奶夏夜里的催眠曲,忽远忽近,似真似幻,睡意便来了…

水路漫长,不时被阵阵哄笑吵醒,少时不识愁滋味,半倚船舷,舱外青的瓦,白的墙,隐约在薄雾中。苍翠如黛的田野,似乎施了淡淡的妆,远处的炊烟,在不定的风中,像错画的妆眉浮动在大地上,丝丝缕缕,如刚剥壳的颤巍巍的蛋,轻歌曼舞,身姿迷离…

水缓缓涨上来了,不失往日的青洌,水生植物却慢慢地浸下去,在水中隐隐地招摇。轻波荡漾的水纹,如一队虎头虎脑的孩子,撒着欢儿向岸边去,轻轻一触,似乎还带着笑回眸了一下,便消失了。

渡 口(图2)

老屋不远处,便有一,打我记事起,一条乌蓬船,就停在老柳树下,从东岸到西岸,那边是几棵高大的白桦。

船主是一老者,干瘦得像苍老的鱼鹰,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的年轮,手背粗糙得像老松树,手心也磨出了厚厚的茧,只那双深陷的眼睛异常明亮,射出一束束热烈的光,随着一声"开船啰"的号子响起,舱里顿时欢快起来。

那时过河的早晚居多,其它时间,渡船上总有几个顽童,或讨要零食吃,或托腮等着故事听。船公是个好脾气的老人,总乐呵呵地一一满足。孩童们嘻笑打闹着,常把舱里翻个底朝天,但那个绿色的铁皮酒壶,那根细长的旱烟管,是轻易触碰不得的。

那时我常去,看乡人往返,听怪诞故事,久了便无生趣。只那些一看便是异乡人的旅者,背着行囊,沉默而冷峻,却引起我的极大好奇,他们从何处来,又往哪里去,外面的世界是何模样?

我们也常到西岸下船,坐在高高的堤坝上,背后是故乡,前面是未知的远方,也是旅者即将踏上的路。

路的尽头是座城市,隐约的灯火照彻西空。

那时,我们被反复灌输,城市是再无贫寒的欢乐世界,也是为之奋斗的终极梦想。

渡 口(图3)

如今,我在不同的城市颠沛流离,一梦已快30年。

如今的江南,鲜有撑船者,只在最偏僻的荒野,一两木舟,以守望者的姿态,横旦在残荷断柳处。

渡船早被世人遗忘,我们或留在此岸,或被送至彼岸。

其实,我们都是被渡船遗忘,再也过不了河。或在熟悉的风景里逼仄成长,或在未知的世界里咬牙奔波。

有的人,如我,乡人眼里渡河修行的得道者,应唱那首《越人歌》今日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有的人,如老船公,泊在故乡,每日拂晓行船,夜暮收船,只一根长篙,穿行青山绿水间,蓦然回首,红尘已远。

有的人,如那个每次渡河泪眼朦胧的小媳妇,低低叹息:生在娘家,绿影婆娑,嫁到婆家,青少黄多,受尽几番折磨,经过无数风波。

还有的人,如郭襄,风陵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她说,我走过山时,山不说话,我路过海时,海不说话。小毛驴滴滴答答,倚天剑伴我走天涯。大家都说我因为爱着杨过大侠才在峨嵋出了家。其实我只是爱上了峨嵋山上的云和霞,像极了十六岁那年的烟花。

人生的风景,也许光环如王子,肆虐如婆家,也许心动如杨过,真实如长篙,我们都已走遍,看似刀枪不入的样子,早是万箭洞穿后的愈合。

渡 口(图4)

只剩下在守候的翠翠,永远珍藏在记忆之底了,那是每个人都回不去的曾经。

这个世界什么都会变,梦中的茶峒更名边城,圯坍的白塔早已重建,古色古香的吊脚楼修茸一新。但翠翠不会变,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这个人永远不能变。

可是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轻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

翠翠摆渡着他人,把自己飘在河心,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为水晶,把心事挽成髻,把彩云插成花。

翠翠的渡船,只载春光不载愁。

只那南国的雨季,空翠湿人衣,来了又去,去了还来。梨的花,杏的花,桃的花,杮的花,一瓣瓣,和风低吟,伴水漂流,载不动翠翠的如茵爱恋,却带走了我们的纯真,还有那段怅惘而多情的如歌岁月。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渡船

渡船,又称渡轮,是航行于江河、湖泊、海峡及岛屿之间的运输船舶。渡船是指载运旅客、车辆渡过江河、湖泊、海峡的船。有旅客渡船、列车渡船、汽车渡船和新型的铁路联络船。

乡人

释义:同乡的人;乡下人,有时亦指俗人;指乡大夫。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