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翠和宏的故事》原创小说

日期:2020-07-13 20:36:0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84

《翠和宏的故事》原创小说(图1)

翠和宏的故事

翠和宏不是那种一见钟情的情侣,他们从小是青梅竹马。

《翠和宏的故事》原创小说(图2)

他俩是同年出生的,翠生日是6月9日,宏正好倒过来生日是9月6日。相差两个多月,但一个大月生,一个小月生,翠早一年上学。

他俩不是同年级的同学,他们是街坊邻居,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父亲曾是一对非常要好的哥们,在翠和宏还没有出生时,两个父亲就约定了,如果他们出生后是不同姓别的话,将来就让他们配对成亲,结成一对最美满的姻缘。

小时候他俩就一直形影不离,翠稍大,懂事早,对宏照顾有加;宏好动顽皮,但很听翠的话,大人们总是说的翠是他学习的榜样,他对翠很崇拜,因为他特别喜欢听故事,翠特别会讲故事,他总是跟在翠的后面,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听翠给他讲故事了,在听故事的时候,宏除了一双大眼睛在眨动外非常安静。

人在纯真之年所自然形成的感情基础是烙在灵魂深处的原始杰作,这注定了他们今后不凡的人生故事。

翠天生灵巧柔韧,舞跳得很好,上幼儿园时曾被体操队选中,有机会进专业队培养,她自己不愿去,她听大人说进了专业队就不能回家和父母在一起了,也不能天天和宏了,于是她将这难得的机会放弃了。

宏嗓子好,唱歌很好听,有音乐天赋。上小学时也差点被一个剧团召去,他也不愿去,他说他要全面发展,唱歌只是他的一个爱好,他有自己多方面的喜好。

上学时两人学习成绩都很出色,而且都是很轻松不费力的学霸,很多时间他们都花在兴趣上,他们看了很多书,见的世面比别的孩子多,有时看了或话剧,回来会惟妙惟肖地模仿,演对手戏,配合得很出彩很开心,总之那时一切都那样的美好。

《翠和宏的故事》原创小说(图3)

然而命运有时翻脸无情是谁都始料不及的,从天堂到地狱只消一步,一瞬间。就像一场噩梦,如花似锦会变得灰飞烟灭,等待他们的竟是难以抗拒的宿命。

翠刚刚进中学还没有几天,发生了一起惊天事故,两个家庭的两个父亲,在工作单位发生的事故中先后命丧黄泉了。

是在一个休息天,宏父是车间主任,有事没事他总是不放心骑车到生产现场去转转,那天发现了设备有异常,是他打电话给翠父~产品工程师,火速赶到厂里来现场紧急处置,处置过程中发生了事故,翠父没能逃出来,宏父又单枪匹马不顾一切地冲进现场去抢救,不幸又发生了一次更大的,一对好哥们就这样来不及向亲人告别就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这起事故死亡三人,达到了较大级别事故,上报到市里,上面专门成立了事故调查小组,现实中活着的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位子和少承担,总是会想方设法往死人头上推卸,寻找不是,人性的丑陋是很无耻的。更卑鄙的是在善后处理过程中,厂里派出的能者小人采取了各个击破的手段,极尽欺骗挑拨、搬弄是非之能事,蛊惑两个女人,煽动翠母和宏母的想法对立起来,最后反目成仇,成了一对不可逆的冤家仇人。

两个妇人给自己的儿女下了同样的母命:

一、好好读书。

二、断绝与害死你父亲的那家人一切来往。

第一句很容易执行,翠和宏后来的学习成绩都始终保持年级第一名。

第二句看来执行起来比较残忍,翠、宏两家很快都搬了家,后来也不在同一所中学上学了,他们是很多年未见面,失去了,但两个人心中的思念会一并铲除吗?那只有天知道了。

《翠和宏的故事》原创小说(图4)

六年后,翠参加了高考,她考进了一所全国名校,她离开了自己原来的城市,开始在大上海过着校园生活。

又过了一年,宏居然复制了翠的高考经历,他们在校园里会师了。是太巧太巧的巧合吗?还是天意弄人,冥冥天意的如此安排。

天意让他们违背了母意,又开启了一段人生美妙无真爱的履程。

他们有相同的思想,相同的智慧,相同的爱好,相同不凡的品貌,相同的苦难经历,相同的往事回忆,相同的初心情怀,和相同的刻骨相思,天意撮合乃是天道有情啊。

然而母命还在,他们的母亲后来都没有再嫁人,他们身上背负着各自母亲所倾注的全部的爱,死结太深太紧了永远解不开的怎么办?

可行办法倒有一个,到了翠大学的最后一年了,宏提出了这个办法:我们去国外留学吧!”这个办法是可行的,因为凭他们的学习成绩出国去留学申请到奖学金都不在话下的。但翠摇头否定了,她说:你的母亲,和我的母亲,她们够苦的了,我们是她们的唯一,也是她们的全部,我们甩不下她们,甩不下的。甩下的话,我们在国外自己过好日子,心里会好受吗?我们毕业后只能回到她们身边去,这是我们的命啊!”

那些年里他们在学校参加过多次文艺演出,宏演唱他拿手的好歌,翠演绎她精彩的舞蹈,有时两人合作表演节目,宏在歌,翠起舞,配合默契,掌声四起。最震撼的要数翠快要毕业时的那场演出了,两个人演小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剪集片段,演到结束时台下都在抹眼泪,掌声还没来得及响起,却传来了阵阵惊呼声,因为用情太深宏真的昏厥过去了,因为现实中他的朱丽叶就要毕业回她母亲身边了。

《翠和宏的故事》原创小说(图5)

表面平静的生活很快又过去了六年,翠和宏大学毕业后各自都从事着一份不错的工作,既安稳,又小有成就,事业前程一路顺坦。但私人空间没有明途,两人只能偷偷来往,每天每时每刻隐忍着对彼此的思念,虽然他们完完全全地明白,今生今世只有他们会为彼此奉献出自己的一切,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替代,但他们不能公开的走到一起。

每年他们会相约出去旅游两次,人们看到这一对神仙眷侣都会羡慕不已,那种洋溢在脸上的幸福感是世俗界罕见的。然而没人看得到他们背地里的哭泣,翠还算显得冷静一些,宏往往稀里哗啦,表现出孩子般的伤心欲绝。

这一天终于来了,细心的宏母看出了端疑:每次宏出游回来怎么总是表情凝重心绪不佳?快30岁了事业上也稳定的,为何对终身大事一点也不上心?托媒说情的不少,宏一律拒而不见,理由牵强得奇怪啊?

在一次严肃认真的谈话之后宏母知晓了如闻晴天霹雳般的真相,这对她不啻于是第二次沉重的打击,她受不了了,好像一下子天旋地转失去了支撑失去了知觉…

世上有一种母爱,一方面她是万般柔情,全心呵护,哪怕自己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的,另一方面她是强势无明带着世俗的框架要替孩子选择一条她认为正确的道路。常听到有的妈妈这样说:我对自己的孩子立法三章,你找对象时什么人不要,什么人不行,什么人别考虑。

宏母其实只有一条:天底下佳人许许多多,你找谁都可以,除了翠不行,你找任何人我都不反对的。

宏对母亲说:亲爱的妈妈,别为虑,别为心了好吗?我和翠早想好了,这辈子她陪她的妈妈,我陪我的的妈妈,我们都属于彼此的妈妈,但我在翠的心里,翠在我的心里,在感情世界里,只有我们掌握着密码,任何人这辈子都进不来了。

《翠和宏的故事》原创小说(图6)

那天宏母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经检查是冠心病,心力衰竭很严重,后来又得了并发症,她再也没能康复回家,2个月后,虚弱不堪的她终因医治无效,被死神拉走了。

在她最后的日子里,清醒时她拉着宏的手说:

妈不能再管你了,妈也不再反对了,妈走了你孤孤单单没人陪了,如果…如果翠不反对,你就去和翠好吧,你们都是好孩子,妈不反对了,妈祝福你们。

在宏母的葬礼上,孝子控制不住淘淘大哭,还有一个人虽然强忍着悲痛,但还是泪流满面,伤心不已,那就是翠。

翠有15年没见到宏妈妈了,她没能听到宏祝福,她甚至不敢在宏母生前去医院探望她一下,唯恐刺激宏母,对宏母病体不利,现在宏虽然传递了宏母的祝福,虽然这是迟到的祝福,但翠多想听到她亲口说一遍啊。

参加完宏母的葬礼后,翠大病了一场,人本来就瘦,现在又消瘦了很多,宏很不放心。宏现在孤身一人,翠也很不放心。他们都在为彼此而担心。

一天宏悄悄地去找过翠母,他担心翠的身体状况。翠是内敛型性格,冷静、要强、善良只为别人考虑而对自己苛刻,他多么希望翠母也能像他过世的母亲那样祝福他们成全他们。然而这么多年的冰冻,非一日之寒能得以消解掉。等到能够消解的时候,恐怕一切都已经为时太晚了。

这些年翠母变了,她信了佛,一口一个,像是早已游离于红尘之外了。她眼里情缘是什么?是孽债。她的观念是人来到这世上是来受苦修为还债的,她不会同意让翠跟宏越陷越深的,她要宏和翠彻底放下,今生再苦,只修来世。

唉,谁应该回头是岸呢?

《翠和宏的故事》原创小说(图7)

才过了一年,翠母回头来找宏了。一个一往情深的人老是心情压抑会憋出病来,翠就是这样的。

翠母求遍了菩萨也没有保佑,医生对翠母说:准备后事吧,我们无能为力了。翠已经恶病缠身,晚期不治了。

翠对母亲提出了最后的要求:

让宏来最后陪陪我吧,我想他。

翠母担心宏还愿意来吗?

翠说:他不会不来的,我担心他也过不了这个劫。

那天宏听到门铃声,开门时惊呆了,是翠母跪在他面前,求他原谅她,跟她去医院看望翠,翠快要不行了。

本来宏已有不祥的预兆了,他和翠失联快一年了,当初翠身体不佳,和他相约各自保重,修养一年再的。现在一年还不到,宏最近天天失眠,眼皮狂跳,果然最怕的事逃不过要降临了。

宏飞快地来到了医院,来到了他最爱的人面前,握着她的手,四目相视,久久地凝视,所有的柔情爱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宏陪伴着翠度过了最后的一天一夜,他们共同回忆了很多往事,翠听宏讲了很多老故事,那都是翠小时候讲给宏听的故事。

翠只讲了一个新的故事,她说昨晚她做了一个梦,她和宏一起在大海边买了一所房子,远离城市的喧嚣,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每天泡海游泳,看日出,逛集市,吃海鲜,无忧无虑,无牵无挂,很开心,身体也很壮实。宏说下辈子这个美梦我们一定会实现的。

翠说:这辈子我要走了,不放心你,你怎么办?

宏说:在演罗密欧与朱丽叶时我昏过去一次,我当时就想好了,我会跟你走的,罗密欧还需要毒药来解决,我什么也不需要的,我会长眠不醒的。

翠说:你不听我的话?

宏说:这次就听我的。

《翠和宏的故事》原创小说(图8)

尾声

翠大殓的追悼会我和很多大学同学都去参加了,当我一眼看到宏的挽联:

朱丽叶,罗密欧

翠已逝,宏何留

我的心中就闪着不安之念。再看到宏穿着当年演罗密欧时穿的戏服更加深了不安之念。

我们都看到过宏在扮演罗密欧时昏倒在舞台上的那一幕戏,那天我们又看到了一个真实的悲剧结尾:

当追悼会进入到高潮向遗体告别的时候,宏激动地说了一句修正的台词:

我不需要用毒酒来解决,我只要这一吻跟翠去也。

宏扑向遗体,深深的一吻,他再也没有起来过,他长眠不会醒来了。

后经鉴定,没有它因,宏属于悲伤过度,与世长辞了。

翠母后来将翠和宏合葬共墓,完成了宏的最后托付。

我见证了故事的大概情节,因为感动我记录了这个故事。

2018年5月28日凌晨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