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初中小事,---,我和王波,原创散文

日期:2020-03-25 17:28:0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62

初中小事,---,我和王波,原创散文(图1)

新班级,新同学,我也有了新朋友,其中最要好的就数王波了,那时我俩个头差不多,都矮。他家是小镇园林队的,但他舅舅家在汉口,他在那上完初一、初二后,又转回小镇复读初二。我俩都是复读生,成绩也都好,他英语最拿手,但我感觉他读的磕磕巴巴的,我把英语都注上汉字,读的比他溜多了,但老师偏说他发音准,总让他领读。我想想也对,他读的磕磕巴巴,是在琢磨正确发音呢;我读汉字溜,不用琢磨。

我们下课一起去操场玩;一起上厕所;上学放学一起走;周末也岔倒(岔倒,方言,邀着的意思)因为我单名伟字,大家有时叫我尾巴,他总叫我尾巴,我不恼火;但如果他惹着我了,因他单名波字,我就学大家叫他,他很恼火。《阿甘正传》中,小时的Grump说自己天天和Jenny在一起,就象豌豆和胡萝卜。我感觉我和王波更象鸡蛋和西红柿,也是形影不离,而且谁逮着我们了,鸡蛋炒西红柿也行;西红柿鸡蛋汤也行,色好,味也不错。在汉口呆过,他鬼点子多;我也在乡下久经磨励,有点蔫坏,我们一拍即合,搭在一起确实蛮合适的。

我们在一起吹牛;骑着自行车满处疯跑;下了晚自习在供销社门前水泥空地上学轮滑;扛着笨重的竹竿到河沟里钓鱼;钻进造纸厂捡旧书;混进院看;大冬天的晚上,阴历腊月二十七、八了,我们还岔着一起打台球。我们是普普通通的小孩,小错误不断,给大伙说说。

初中小事,---,我和王波,原创散文(图2)

那时我就知道傻玩,对吃穿不太关心,反正家里自有母亲安排。嫌吃的不好,也会嚷嚷几句,但总没人听;对穿那就更不讲究了,给啥穿啥。但王波竟然可以口袋里揣着钱,拉着我陪他上自由市场买衣裤,还游刃有余的和老板砍价。我的衣裤都是母亲在缝纫机上缝的,故意做大点,真结实,总不破,可穿好多年。而且就那两条,不时髦,还不好看。王波竟然自己拿钱,自己做主买衣裤,我很羡慕。有次,王波看中了条裤子,老练地讲价,老板,这裤子好多钱呀?好多,方言,多少的意思

二十块。

咿呀,这么贵!啰条黑(音:颌)地咧?”啰条黑地咧?”方言,意:那条黑的(裤子)呢?

一样地! 也是二十块钱。

王波把那条黑裤子拿在手里看了看,竟然没试试,也没砍砍价,就直接说:好吧,就它了付了钱,赶忙把裤子塞进老板递来的纸袋里,一出店就使眼色叫我快走,又一阵小跑拐了几个巷子才住脚。

喘着气,我很好奇,问:怎么啦?

喘着气,王波很兴奋:这裤子口袋有匝钱!说着,兴冲冲把裤子拿出来,我也看见裤子口袋鼓囔囔的,但掏出来却是匝折叠的包装纸,王波好郁闷,我也很失望,要不然又可好好打打游戏机了!

初中小事,---,我和王波,原创散文(图3)

我们还一起去打游戏机,那时游戏机厅刚开始流行。院旁有个门面房,分前后两个半间,地段好,院一职工将其租下来,开了小镇的第一家游戏厅,大约有五、六台游戏机,这些游戏机约莫一人高,下半部分是箱式的,有投币口,上面的背面是屏幕,屏幕前面是按扭和操纵杆,游戏有街头霸王、雷龙,还有好些游戏画面总在我眼前闪动,但名字已经记不起来了。游戏厅刚开业那俩月,那叫一个火!两间狭小的房间被挤得水泄不通,小镇的浪厮(浪厮,方言,混混、地痞的意思)基本到齐,包场了。我们买了游戏币也很难凑上玩,即使玩上,钱少币就少,又刚学不熟练,钱换成币,币塞到投币口里嗒的一声,玩几下就死翘翘了。感觉就象等半天就为投币听声嗒口袋一会儿就空空了,围在旁边可怜巴巴的看其他人玩。王波在汉口时玩过,有经验,玩的好些,自然是我们这拨人的老师;还总和老板搭搭话,很熟的样子,就显得颇有些威信。而且他还有绝招,问我:尾巴,你听见投币时嗒的一声了吗?我点点头:这不废话嘛,每天来不就为了自己多嗒几声嘛;自己不能嗒,就看别人嗒呗。他眼睛扫扫四周,郑重地掏出一把起子,说:帮我盯着老板。乘老板在外间时,我挡着他,他蹲到游戏机后面,起下一颗螺丝,手伸到游戏机里面,也不知道摸的什么地方,嗒、嗒、嗒......七八下,甚或十几下,赶快起身,我俩就可以美美的玩上一通啦。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咋弄的,不敢试,玩了几次,老板好像有点发觉了,旁敲侧击了我们,算是警告,王波也就没再弄了。我们仍有事没事就混在游戏机厅里,可怜的一点钱花光了,就看别人玩;中午时没人玩了,我们就坐在椅子上发呆,看过往的行人,有次王波拿出本杂志看,问我:尾巴,知道UFO吗?

U..F...O?这仨字母连在一起好别扭,也不好念。不如apple,又好看又好念。

嗬,连UFO都不知道,就是不明飞行物呀,讲外星人的,邪过瘾(邪过瘾,方言,倍有趣的意思)”说着就把杂志翻给我看,果然里面尽是奇奇怪怪的光,各种碟子,各种似人非人皱皱巴巴的大头怪物。接着说:我家订了一年的,我期期看。”

我很惊奇,在我印象里,《故事会》是小镇最畅销的杂志了,还有《知音》《世界》等,学生的话,就是《儿童文艺》《少年时代》了,高大上点,还有《散文选刊》咋还有这样奇怪的杂志呢?很是佩服期期看的王波同学。他继续津津有味的看外星人杂志,我也不懂外星人,只能无聊的呆望着屋外,突然我看见王波的父亲三步并两步的进来了,想提醒已来不急了。他父亲扯过王波手中的UFO”折了折,劈头盖脸的啪啪啪打下去,幸亏杂志不厚,还是纸做的,要不真该打残了。打的王波眼睛闭了张,张了闭,一眨一眨的,应接不暇。他父亲伴着啪啪声,喝道:天天餐倒这里玩,也不说学习哈,还不跟老子死回克日。餐倒,方言,窜到的意思;死回克日,方言,克日要连读,滚回家的意思”王波低着头,灰溜溜站起来,灰溜溜在前面走,两步开外跟着,口里叱责着,象押着个小犯人。突然感觉,外星没那么神秘了,知道外星人又能怎么样呢?爸该怎么收拾你,还是怎么收拾你,毫不手软。

初中小事,---,我和王波,原创散文(图4)

那时每天放学我和王波都搭伴回家,记得是五月底的某天,刚穿短袖的时候。见一个五十出头的矮瘦老头坐在几块砖上,面前有个小竹筐,手边放着秤,守在小学门口。小学门口总有俩买花生瓜子的老头,都是教职工家属,从我上小学时就在小学大门的门里门外卖花生瓜子,现在还在,从不迟到和早退,比我们上课可认真太多了,他们已完全与背景融为一体了,我们基本也熟视无睹了。但这瘦矮老头忽然打破了画面,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走进一看,哇!筐里是草莓!幸亏读了八、九年书,没吃过,但在课本上见过,不然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问老头:哪某卖呀?哪某卖呀?方言,怎么卖呀?的意思

两毛钱一两或五个矮瘦老头说话挺和气。

但我们正好和往常一样,身上没钱,只能干巴巴地看别人买,看别人吃的津津有味!只好接着问:你明天还来不来?

来,草莓熟了,这几天我天天来!矮瘦老头边卖草莓边说。

第二天,好不容易盼到放学,我和王波赶紧往小学门口赶,和矮瘦老头虽然只昨天见了一面,但感觉好想他,下午的课都没上好,心不在焉。矮瘦老头还在老地方,过完秤,三下五除二,我和王波就把买的草莓分吃完了,酸酸甜甜,太好吃了!

第三天、第四天......,没几天我们的零用钱就花光了,矮瘦老头还天天在小学门口蹲守,放学时馋的我们无可奈何!某天又路过小学门口,看着矮瘦老头卖草莓,馋虫又被钩起来了。王波说:尾巴,这老头也是园林队的,这草莓是他自己种的。

我看着王波,很诧异。在我印象里,园林队主要种梨树、桃树和橘树,每到果实成熟季节,外地罐头厂的大东风车就把园林队的小路挤得水泄不通,我有个堂姑在园林队,所以梨、桃和橘子没少吃。那几年罐头厂普遍不景气了,再也见不着一辆辆大车拉水果的壮观场面了,都是自己想办法零卖,也有人种上了葡萄等,但种草莓的却是头一次听说。

我知道他家的草莓地在那。”王波接着说。对个眼神,我俩默契立马达成,得尽快去摘”点!孔乙己早就说过读书人不算偷,不能对不起他老人家。晚自习时,我俩叽叽咕咕了一阵。下了晚自习,王波带路,我俩来到了园林队矮瘦老头家的草莓地。满天星星,半明半暗,地里没人,长长的几垅草莓,不多,我还真有点担心不够我们吃的,眼大肚小啊,喂饱我俩那是太容易了!一句话不说,我俩蹲在地里,快速地摘红透了的草莓吃,吃饱后走时还把裤子口袋装的满满的,在回去的路上,又强吃了些,实在吃不下了,又不敢带回家,就用草莓互扔起来,玩得好开心,嘴里也甜、肚里也饱。袁枚云:书非借不能读也”看来,草莓不自己到地里摘”着吃,也吃不饱,吃不尽兴。回到家里,也就晚了三、四十分钟,这在平时老师拖堂时也是有的,父母没问,我也洗洗睡了,做没做梦不记得了,肯定是做了个超好的梦。

草莓不抗饱,第二天我们又馋了,下了晚自习,又去摘”草莓,还捎上了仰慕者吴大磊,吴大磊矮的在班里可排前三了,可我们叫他大石头。三个笨贼又出发了,轻车熟路,又来到了草莓地,迈过田边小沟,我们先,准备轻松上阵,刚提好裤子,王波喊:有人来了”说完撒腿就跑!我扭过头去,月光下一个人影影倬倬快步走来。我好困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π自愣在了那里,黑影一把拽住我,又想去拽大石头,大石头反应过来,也跑了。黑影不是卖草莓的矮瘦老头,是个高大老妇人,五十出头吧,把我象小鸡样拽到了园林队主任家。主任很为难,一个小孩,偷了次草莓,咋处理呢?老妇人却不依不饶,肥大的身躯坐在门槛上,气势汹汹地说要赔损失、赔多少多少钱。我很担心门槛;更担心我自己可能连门槛都不如。麻木地站在墙边,这事超出了我所有的经验,不知道该想点啥,只感觉这下真完了。

等老妇人消停了点,主任问我叫什么、父母是谁、也知道了我堂姑在园林队,就让我堂姑把我领走了。站那的一个小时左右我一动不敢动,走时感觉换个姿势好困难,累坏了!回到家里,堂姑还没走,父亲就要揍我,最结实的条帚也准备好了;堂姑刚走,父亲狠狠地揍了我。惨了,乌黑乌黑的!外伤严重、却没破皮、一点内伤没有,打的很见工夫。在学校几天不敢坐凳子,又不能站着听课,那罪受的。痛定思痛,我彻底忏悔,把那几天的经历写成作文。没想到班主任陈老师,一个很严厉的中年女老师,非常兴奋,亲自搬了把椅子坐在讲桌后面,声情并茂地把我的作文从头到尾的念了一遍,大大的表扬,还仔细分析如何如何写的好,足足折腾了一堂课,仍意犹未尽,拖堂良久。从学前班到博士后,这是唯一的一次,我的作文被老师表扬,还是大大的表扬!给了我好些学语文的信心和勇气。但我的语文还是不好,高考时语文还是不及格,幸亏数理化不错,才考上了大学。多年后,我捧着《史记》半懂不懂,不懂装懂,看的津津有味;读唐宋八大家,昌黎公的《祭十二郎文》开篇寥寥数语,我竟潸然;读《人间词话》又读宋词、唐诗;......。感觉新时代的著名文化学者算个嘛呢?不可同日而语!暗自庆幸这宝藏让我发现了,读那些文字,与千年前的古人神交,感觉好好好奇妙。自己也总手痒,总写点小东西,也总有人叫好。才吃惊的发现我对文字竟是如此的敏感和收放自如,看来得写个中篇玩玩了,自娱娱人。真真差点被妈、嘛、马、骂们给扼杀掉了。

初中小事,---,我和王波,原创散文(图5)

打肿了,作文受表扬,也算塞翁失马吧。草莓不能再去摘了,日子还要过,我和王波还是好朋友,再去干点别的嘛吧。谁成想,两年一晃就过去了,初中毕业后,我们就各奔东西了。现在草莓一年四季都有,个大、色好、味正,想吃多少都行,但我总是吃几个就饱了,再也吃不出小镇园林队的草莓味道了!儿时的小镇,不用想起,只是想起!王波也多年没见了,我很怀念!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王波

王波,号淮上山人,安徽合肥人,文化部国家级文化艺术人才库推荐基地秘书长,中国上犹油画创意产业文化艺术联盟常务副主席,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文化部中艺美术院院士,文化部艺术人才中心画家,新安陶瓷画派八大家之一,湖南省工艺美术师,黄山见明堂书画院院长,黄山市陶瓷协会理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