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悠悠往事,母校,老师,同学

日期:2020-01-16 22:03:5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3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间我已从新昌中学毕业整整四十四年了。投笔工作,踏入五彩缤纷的社会。四十多年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无数往事都巳成为过眼烟云,但唯有那悠悠的校园乡情恋恋不能挥去,在我的心中留下不褪不散的情绪。偶有闲暇,便会常常想起那逶迤蜿蜒的新昌江,还有坐落在江边的那个美丽的校园......

悠悠往事,母校,老师,同学(图1)

母 校 . 我我的母校是新昌中学,尽管我只上了一年半的学。但我的知识的血脉里流淌着新昌中学的血液,我情感的浪潮里涌动着新昌中学的浪花。我是新昌中学七五届的毕业生,虽然母校早已经忘了我,一点也不认识我了,但没有关系,我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学习过,结识了很多老师和一生难忘的同学,度过了五百多个日日夜夜的学生时光,这就够了。

. 我我与母校的姻缘起始于七0年九月份,那是文革中期,我的记忆中教学似乎还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并没想像中那么糟,我小学毕业顺利升入初中,成为中学生,就读的就是新昌中学。三个月后,转学去了绍兴一中。七三年五月份,又从绍兴一中髙中部一年级转学到新昌中学髙一(1)班,直至毕业。满打满算,在新昌中学就读仅一年半,但时间跨度颇大,从七0年到七五年,间隔五年左右,足见新昌中学在我心里的份量有多重,记忆有多深。

记得初中第一次跨入新昌中学大门,心中顿时燃起神圣的感觉,瞪大眼睛,一切都是神奇的,一切都是新鲜的。早晨一走进校园,一股清香扑面而来,花圃里刚经过夜雨滋润的花叶那么鲜美,仿佛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香气。学校的大门被一个诺大的田径场包围着,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恐怕还要多,它不仅仅是学校开运动会的主要场所,还是县里开万人群众大会的首选之地。此外,它的功能还十分可观,不仅是各类顽童、社会上各色人物的嬉耍之地,更是学生、年轻人学骑自行车的最佳场所,操场上常常热闹非凡,鸡飞狗跳,鲜有静的下来的时候。

在母校大门的左右两边,挺立着两颗高大的梧桐树,它们像是校园里的哨兵一样,威严的挺立着。进入母校大门,一条笔直的小格子砖砌石子路直通教学楼,小砖地上光秃秃的,上面斑斑驳驳的浮一层银亮的黯灰色,仿佛经历过年代久远的岁月,已被踏在上面千奇百怪的年轻的脚掌磨损的印痕累累,被那些负荷沉重的少男少女学子们刻下了思想的皱纹。石子路两旁是大幅的黑板报学习教学园地,间隔着高大的梧桐树夹荫。右前方,是两个篮球场,再往右里走是堂式的学校大礼堂,足可容纳几千人。左前方是一幢三层教学楼。再往里是井然有序的一排排二层教学楼,正前方是主教学大楼,像极了福建的土楼,只不过它方方正正,里面有一个篮球场大的天井,呈开放式状态。整个校园绿草茵茵,简陋、干净、明亮,用今天的眼光看规模不算大,但在那个时候,在我的眼里已经是不得了了,捧!

九月初的季节仍是夏天,微风捋下许多花瓣,让人不忍一步步踩下。我的中学时代就是笼在这一片花雨红殷殷的梦中。 . . . . . . . .

七三年的五月份,当我第二次踏入新昌中学时,已经完全脱离稚嫩与幼稚,母校的一切不再感到新奇,而是急不可待地要探究她的历史了。校史记载,新昌中学始建于一九二五年,再过五年将迎来百年华诞。本世纪初,新昌中学被命名为省一级重点中学。我的母校,几十年来的风风雨雨,不仅没使她日渐衰败,反而使她变得更加美丽动人了。今天,母校已经是硕果累累,桃李满天下,看着校友榜上一个个如雷灌耳的名字,我能做的除了叹息,还是叹息,自己生不逢时,虽有心想好好学习,但文革时期阶级斗争压倒一切,每每想起来,心里就充满了一种深深的惆怅。哦,我的母校!

悠悠往事,母校,老师,同学(图2)

悠悠往事,母校,老师,同学(图3)

老 师. 在在新昌中学时间虽短,但接触过的老师却不下十人之多,而且个个学富五车,认真负责。现在想起来真有些不可思议,在那样的大环境下,对教学仍然不敢懈怠,认认真真,实在是让人肃然起敬。在这里,我把老师们的名字一一呈现出来,他们是:语文老师秦荣葆,数学老师高佰炎,化学老师邱尚达(班主任)英语老师史立新,政治地理老师何焕才,物理老师钱佰荣,音乐老师李玲,体育老师王大勇,校团委书记盛江老师,校医柴医生,可能记忆有些出入,但大体上不会有错,此时此刻,那一张张或亲切,或随和,或认真,或严肃的脸庞,都在我眼前闪现。

学生最爱给老师评头论足了。要是有个有点“特点”的老师往讲台一站,同学会相互挤眉弄眼,下课后,三三两两议个没完没了。很快,关于老师的“新闻”便历久不衰。记得刚转入新昌中学高一(1)班,就有这样一位富有“特色”的老师成了同学们最有趣的议题。 . 上上课前,有透露:此人年过花甲,性格外向,喜怒无常......喜怒无常?我心抽了一下。

秦老师教学方式一流,上课声情并茂,感情丰富,朗诵课文抑扬顿挫,间隔着江苏普通话,听得我如醉如痴。记得他有好多次讲解作文时,多次把我的作业拿出来作示范,可见他对我还是比较看重和喜欢的。秦老师还写的一手好书法,看的我一楞一楞的。校园门口两大排的教学园地是秦老师驰骋的疆场,他老是把我拉上,做他的下手,我的一手好板书就是那时练出来的。参加工作后,在物资局化建公司便派上了用场,包下了公司的黑板報,要不然,板书拿不出手,自己想想也难堪。今年秦老师85岁,他可以说是我文学的领路人与指导者,意义非同一般,尽管我一事无成,汗颜呐。

悠悠往事,母校,老师,同学(图4)

悠悠往事,母校,老师,同学(图5)

我的高中阶段的班主任是邱尚达,不过他却是教化学的老师,满肚子的化学元素周期率,似乎与班主任的职务风马牛不相及,再看看他向外微微凸出的大龇牙,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我的最初感受。

后来时间长了,渐渐觉得邱老师人真不错。他是杭州大学化学系的毕业生,新昌大市聚人,地道的本乡本土人,然而他从来没有把我这个“县官”的儿子特殊看待,尽管他的家庭,他的家族烦恼事特别多。印象中,邱老师有三难:家庭难、教学难、班主任难。让同学们佩服的是,邱老师不温不火,四两拔千斤,化解于无形,临近毕业,家庭平安幸福,班上化学成绩级段领先,我们高二(1)班评为全校的先进集体,神了!

邱老师瘦高个,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其实内心有火一般的热情。一次,我大概是因病旷课一天。次日到校,无一老师补课,实则我也不需要,况且历来同学们也未见过哪个老师给告假的同学补过课。到了化学课,邱老师同样麻利的打开课本,讲他的课。课讲完了,同学们开始静静地写作业。我正在做时,邱老师忽至我的桌前,很和蔼地弯腰,将两臂支在我的桌面上,面向我说,昨天没来啊?病了?噢。咱们把昨天的课补一补.......感动的我稀里哗啦,后来猛背化学元素周期表,以表我的感激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化学元素周期表至今仍未忘记:氢锂钠钾铷铯钫,铍镁钙锶钡镭,硼铝镓铟铊...... .

好,到这里告一段落,象这样没完没了的写下去,真的不是个事。我所接触过的母校老师实在是印象太深刻了,英语史老师,物理严老师,政治地理何老师都是尽心尽责的老师,为人师表,日月可鉴,当有时日,我将独立成篇。写到此处,我的脑际又忽现出了一张胖墩墩、和蔼可亲的笑脸,哦,那是校医柴医生,我的好几次伤病,都是在他的悉心料理下痊愈的.....

悠悠往事,母校,老师,同学(图6)

同 学

. 一一年半,五百多个日子,此时此刻,当我手拿同学会纪念册,疑视着七五年拍的毕业照,真的有时光穿越的感觉。在那些日子里,陪在我身边一起疯的那群疯子,就是照片中的“土包子”我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了。上学的时光是最快乐也是最难忘的,那里有纯洁的友谊,青涩的梦梦胧胧的爱情,以至于常常梦见自己还是在校园漫步........

回想起来,我仍有点奇怪,外面文革运动如火如荼,但我们面对的有那么多学科,只要把功课表上所有的课程加起来就够吓人的,竟有11门之多,当然,包括体育和音乐。仅那个崩开线的大书包,就把我勒得跟登山运动员那样善于负重。环顾四周,全班五十一个人,无一人有怨言与情绪,好嘛,这可如何是好?因为我私下又加了近10门课:看、读小说、骑自行车、上树上山、大佛寺....... . 我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把读书当玩了,还是把玩当作读书。

平心而论,尽管课程门类齐全,但作业量不大,很少考试,就是考试也不难,看得出,校方也是绞尽脑汁,苦不堪言。因此,学生在校学习是轻松的,毫无压力。印象中,我常常有一帮人,幺五喝六的疯玩。经常和武守群、吕华龙、高新一,后来还加入了兰州人吕雄等人,玩的可谓五花八门,丰富多彩且又毫无头绪。记得那时武守群是班长兼团支部书记,此君人前一派正经,人模狗样,背后一肚子坏水,但脑子的确好使。不像吕华龙,永远那个憨像,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

印象中,武守群常常邀我们这批人去他家玩,玩什么名堂?那时候什么都没有,想起来好笑,居然是玩抽烟,想不到吧?抽烟没钱怎么玩?高新一从他老爸那里偷来烟丝,武守群负责提供卷烟纸,大家躲在他家楼上的小房间里,一边聊趣闻,一边腾云吐雾,最后搞的乌烟瘴气,尽兴而散。记得武守群有个大姐,在人民医院当妇产科医生,这个武守群就老拿这个说事,还趣味十足,手舞足蹈。忽一日,大伙又聚在他家的楼上小屋玩新鲜,只见他兴冲冲又神神秘秘的给大伙拿来一本书,我接过来一看,惊的目瞪口呆,脸红耳赤,好傢伙!原来是一本妇产科教程,书里有插图与照片,你看看,这个坏小子........ . . 当当然我绝没有贬低武守群的意思,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始终认为,这小子是个人才,当班长,做团支书,可圈可点,有模有样,人帅气,头脑灵活。后来他的人生轨迹也的确与众不同,居然去了驻外使领馆做了二等秘书,娶了个空姐,玩得层次就是高。

悠悠往事,母校,老师,同学(图7)

我们咂着冰棍儿东张西望,一望望见了我们的班花和一个男学生,他们在找座位。我努力想推测她看见了我们没有,因为她的脸那么红,红得那么好看,她身后的那位男生(毫无根据地,我认定他不是新中学生)比我们的武守群长得帅。

还没散场,我身边的三座位一个接一个空了。我的三个“同谋犯”或者由于考试的威胁,或者良心的谴责,把决心坚持到底的我撂在一片惴惴然的黑暗之中。

在出口处,我和张小萍悄悄对望了一眼。我撮起嘴唇,学吹一支里的小曲(其实我根本不会吹口哨,许多年苦练终是无用)在那一瞬间,我觉的她一定觉得歉疚。为了寻找一条理由,她挽起他的胳膊,走入人流中。 . . 第第二天一觉醒来,天已大亮。老外婆舍不得开电灯。守着一盏捻小了的油灯打瞌睡,却不忍叫醒我起来早读。我跌足大呼,只好一路长跑,幸好离上课时间还有10分钟。

翻开书,眼前像最拥挤的散场,脑子立即作出判断,哪儿人多,哪儿有空挡可以穿行,自然而然有了选择。我先复习状语、定语、谓语这些最枯燥的难点,是背单词,上课铃响了,b-e-a-u-t-i-f-u-l,beautiful,美丽的。“起立!”“坐下。”赶快,再背一个。老师讲话都没听见,全班至少有一半人嘴里像我一样咕噜咕噜。

考卷发下来,我发疯似的赶着写,趁刚才从书上复印到脑子的字母还新鲜,把它们像活泼的鸭群全撵到纸上去。这期间,史老师在我身旁走动的次数比往常多,停留的时间似乎格外长。以至我和他,说不准谁先抗不住,就这背过气去。 . . 成成绩发下来,你猜多少分?93分,真的,每题10分,我全做出来了,虽然beautiful这个单词还是错了,被狠狠地扣了7分,从此我也把这个叛逃的单词狠狠揪住了。

那一天,别提走路时我的膝盖抬得有多高。 . 慢! . . 且。 慢!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老师

老师,尊称传授文化、技术的人,泛指在某方面值得学习的人。老师一词最初指年老资深的学者,后来把教学生的人也称为“老师”。《师说》中:“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母校

【词目】母校【拼音】mǔxiào【基本解释】称自己曾经从那里毕业或肄业的学校。当时,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的前身)聘有日本教员,其中,“正教习”服部宇之吉对我国师范教育建设贡献很大。由于饱含亲切感,又易于接受,后来在全国就流行开来了。邹韬奋《萍踪寄语》三:“谈得尤其诚恳的有位江善敬君,他是国立暨南大学外交系的毕业生,现在母校服务。您悉心的呵护,天真的笑脸。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