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洛奶奶

日期:2020-01-16 21:25:1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67

洛奶奶(图1)

洛奶奶是一个会接生的老太婆。微驼着背,大襟褂,头顶着个细道粗布手巾,冬瓜脸,又白又黄的面皮,一双小眼睛总是在寻找什么似的眯着,看不清她的眼珠。

我刚刚朦胧记事还没入学时,她就是一个老太婆,一直到我二十多岁出嫁,又到我三十多岁在镇上上班的时候,她还是一个老太婆。

只记得,村儿里谁家媳妇该生了,都是寻她来接生,没有谁去过医院生,也没听大人说过“医院”这个词。有老人病了,就是请村西头的庞先生来,庞先生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矮老头儿。那生孩子的事儿好像还没老人生病是个事儿,生孩子也好像是个不光彩的事,总是偷偷摸摸、悄声细语的,一点儿也不张扬。只打发一个人去请了洛奶奶来。

大家平时不怎么提洛奶奶,只在女人生孩子时才提到她。她倒是逢请必来的。

七十年代那会儿,各家还很穷,女人生孩子也吃不起几个鸡蛋,甚至生孩子也吃不上一个鸡蛋。但是生孩子的那家一定会想尽办法做一碗红糖荷包蛋,毕恭毕敬地端给洛奶奶以表感谢。在那个粗茶淡饭的年代,这是上等的稀罕饭。除了大部分产妇能够在生产后吃上之外,就只有洛奶奶能享用了。她每次也都心安理得地接受。而且我听大人们说,请了她接生孩子,当天生没生下来,或是生下来成没成,都要给她做一碗红糖荷包蛋,不吃了她是不走的。

我当时虽然年龄小,也不爱多说话,但我注意听大人们说话,而且也常常会思考大人们的话,所以我从小心里是不喜欢洛奶奶的。

我也亲眼见证过一次洛奶奶接生。那次我们几个小孩儿正在院子里玩。妈妈一会儿慌里慌张地把对面儿街上的六奶奶喊过来,说是我二大娘又要生了。只见妈妈和六奶奶又找布,又找剪刀绳子,还用切菜刀劈了高粱秸说要割脐带。又打发小叔去接洛奶奶来。

我悄悄打开东屋虚掩的门溜进去,瞧见里间的二大娘半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大哼小叫,我有些害怕她还能不能活呢?六奶奶和妈妈把一捆柴火放在地上已点着了,冒出一股浓烟。我想这大人真奇怪,大白天关住门屋里黑洞洞的却又点了火来照明,冒出这许多烟盘绕在屋子里,熏得人睁不开眼,这是图啥呢?我就又跑出来,在大椿树下继续玩儿。

一会儿,洛奶奶就不紧不慢地走过来,沉稳的就似个老先生。妈妈恭敬地接她入了屋,老半天也不见她们出来。我担心屋子里的烟呛得人出不来气儿,更担心二大娘躺在床上好似病那么重,又熏了这半天烟,还好着不类?我又趁机溜进屋里偷偷查看一番。只见她们几个人一边小声说话,一边在蛮有信心地等待。洛奶奶端坐在一个破旧太师椅上,一幅老佛爷普度众生的样子。她坐那能会干啥呢?我有些疑惑。妈妈喝我出去不准在屋里,我就又出去了。

直到下午,听到妈妈、六奶奶说生了生了,忙活着烧锅做饭,做疙瘩汤打荷包蛋。荷包蛋做了两碗,一碗给二大娘,一碗给洛奶奶。洛奶奶把一棵烟吸完,坦然地在我们几个小孩子眼巴巴地注视下,吃的净净。小叔说一共十个鸡蛋,攒了好多天了,给洛奶奶一碗盛了六个。

小叔比我大几岁,跑得也快,东家西家的串门儿,一会就一圈儿,回来就把看到的听到的汇报给妈妈和大娘。我就听见过一次洛奶奶接生的事。说是星婶子生产类,她家里东墙到西墙,除了一张床,四角空荡荡。该生孩子了,也没个啥准备。星婶子也没婆婆了,就是门口的婶子大娘热心地跑去帮忙。孩子生下来了,就搅了两碗面汤,洛奶奶没等到端来红糖荷包蛋就一直抽烟,坐在那儿不走。最后,小叔笑着对妈妈说:“洛大娘没等到荷包蛋,大半天了还不走,星哥打发人借鸡蛋嘞。”妈妈听了也有几分作难,叹气道:“这还真得跑几家找类。”我就有几分讨厌这个老太婆了,平时无病无灾的,走路“咚咚咚”的,还非等到吃了荷包蛋才走啊,也不看看人家咋过的!

我见了她,是不爱搭理她,她也不理我们小孩子。有一次我姥姥来我家,我姥姥逢集逢会都去卖铁器,十里八村儿的都认识她。洛奶奶在门口儿就拉住我姥姥的手,亲热的嫂子长嫂子短嘘寒问暖,顺带着还夸了我一句:“这小闺女儿也是乖巧懂事,老嫂子,你有福气啊!”哈哈,我沾姥姥的光,在洛奶奶嘴里也是好孩子了。姥姥走了,我再遇见洛奶奶,她又不正眼瞧我们这些毛孩子了。

我倒是瞧见过她很多次,逢年过节的时候,洛奶奶在街上拉着这家那家的亲戚亲热地拉家常,一套一套的灌了蜜的话源源不断地从她嘴里涌出来。也常有这家那家的亲戚一边谈话,一边塞给她一些吃的来。

后来我上学上班离开村子,就很少见到她了。有一年我在镇中学上班,课间有同事说有人找我,我急忙从教室里出来,走到校园中,找我的竟然是洛奶奶。她拉着我的手,好似见了失散多年的亲孙女:“妮儿啊,你看你三叔家的你弟弟在这上学,是生劲了吧,把灯泡打烂了。老师让来领走呢,这多大个事啊!还不让上学啦!我也不认识他老师,你就替我去见见吧。咱在这教学还不让上学啊!”这洛奶奶还真灵通,她不但知道我在这上班,而且还把这个烂摊子事儿交给了我。我才知道,原来说要开除的那个孩子就是洛奶奶的孙子。上学带刀带弹弓,星期天窜学校里把各个寝室的灯泡都用弹弓打碎了。查了这好几天,才知道是的,学校领导非要开除他不可。反正他除了学习不干,啥都干,是出了名的问题学生。她这一来叫了我几个“妮儿”就把这个事儿推给我了。

这时天色忽然昏暗下来,雷声隆隆,好似要下大雨了,我让她去我宿舍等一等再走,洛奶奶拿着一把蒲扇半遮着脸却急急地要走。我也还要上课,就没去追她,也没去宿舍取伞送给她。

过了好多天,我回娘家。我妈一见我就说:“哎呀,你洛奶奶生你的气啦。”我迷惑不解地看着妈。“你忘了?上次她去学校找你,黑天响雷轰隆隆地要下雨了,你也不给她找一把伞,回来她就找我数落你不懂事儿,我向她赔礼道歉,我说这闺女咋就这么傻呢?”我一听就来气了,这老婆子就是个啃、坏事精、长舌精!我妈也有几分无奈地说:“她还见人就数落类,整整半拉庄子都知道了,我看就她懂事了。”我从此就更不想理她了。

有一年,听说她有病了,走不出家门儿了,后来就是卧床不起。她还吵这个骂那个,说儿孙们不孝顺。儿孙们去看她了,她又怕儿孙们惦念她的钱。大伙都说她哪有钱呢,天天抠门儿的很,钱都在肋骨上穿着类,不能动了,还怕别人花了她的钱。

过了一些天,她的二儿子从外地打工回来,发现洛奶奶已经死了好几天了。在办丧事儿打扫房间时,发现洛奶奶的棉袄衣角儿里缝着一卷子钱,大张小张都有,竟然有一万多元!她的几个儿子已经兑好了钱办丧事,却意外发现了这一笔不小的遗产。也许都偷偷地乐了一把:不但自己的钱花不着,还有剩余呢,而且还白赚了上供的礼钱。

洛奶奶会算么?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奶奶

奶奶狭义上是父亲的母亲及姐妹,广义上是年龄较大或辈份较长(至少两辈)的女性。

荷包蛋

荷包蛋:PoachedEgg,荷包蛋是人们早餐常常吃到的食物,好处是方便快速,做法也非常简单的。准备上一个小锅,把个蛋打在小碗里,小心不要让蛋黄破掉。倒一些油到锅子里,加热后,把碗里的鸡蛋小心放进去,这时可以在鸡蛋的周围洒上少许的热水,荷包蛋将会更完整,更漂亮,洒上少许盐、胡椒粉,等到熟了以后盛起食用的荷包蛋是单面煎蛋黄部分并没有全熟,不过它的滑嫩感十足,有许多人爱吃;如果等荷包蛋一面熟了,翻面继续煎熟的荷包蛋叫做两面煎这时边缘因为在锅中加热的时间较长,所以会产生焦化现象,口感较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