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赣南旧事

日期:2020-01-16 21:43:0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54

1939年6月,到苏联留学十二年,年近三十的先生来赣南任专员。他庄严宣告:“要用吃苦创造的精神来建设新赣南”使赣南成为“增加抗战力量,增加生产建设的一个根据地。”从而大刀阔斧地在赣南推广一系列“新政”这时正好是提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第二次的高峰期。

赣南旧事(图1)

(先生在赣南期间)

在推广“新政“中,先生意识到必须要有大量人才,所以他十分重视教育青少年一代的工作。他说:“教育是建设新赣南的灵魂,教育办不好,建设新赣南是空的…”为创建一个完整的学校教育体系和教育的实验基地,先生选择赣州城郊章贡合流处的虎岗为校址,于1942年先后建成中华儿童新村(正气小学)和正气中学。两校主要收留沦陷区到赣州和当地贫困的失学青少年儿童学习,食宿学杂费全免。两校都以” 正气“ 命名,其用意是发扬民族英雄文天祥的《正气歌》精神。

赣南旧事(图2)

(正气中学校徽)

为了办好正气中小学,实现培育人才的伟大目标,先生物色了两个教育家主持校务工作,一个是曾在任职多年的吳寄萍先生,担任中学校务主任;另一个是富有幼儿教育经验的徐昌麟先生,担任小学的自治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他们各自带领两支优秀的师资队伍到虎岗任职。

赣南旧事(图3)

1946年吴寄萍先生照

吳、徐两位主任以身作则,为人师表,严格治校。学生们也在老师的带领下自觉自治、严守纪律、刻苦耐劳、团结互助、勤奋学习。每天东方发白,军号响起,学生们立即洗漱,在操场上举行升旗仪式,高唱校歌“虎岗谣”这首歌还是先生亲自作词的。

赣南旧事(图4)

先生亲自写词《虎岗谣》

学生们在努力向上的校风里,茁壮成长。整个虎岗蓬勃沸腾,生龙活虎,青春昂扬。当年我父亲因家乡沦陷到赣州,并幸运地考入正气中学就读。

赣南旧事(图5)

(正气中学大门)

赣南旧事(图6)

(正气中学办公楼全景)

赣南旧事(图7)

张治中将军

这个离赣州城不到十里的虎岗学园区,是新赣南建设的窗口,来访问赣南的人,无不以观光虎岗为快事。张治中,白崇禧和顾祝同三位将军到江西赣南考察时,也来过正气中学检阅过。当时张治中将军还走到学生队伍中间,对大家大声呼喊:“中华民族决不会灭亡,我们一定会消灭!你们的前途就是国家民族的希望!”肺腑之言,铿锵有力,使在场的人都热泪盈眶,心潮澎湃…而虎岗校区的名气,也引起了人的注意。

赣南旧事(图8)

1943年暑假,美国媒体资深记者福尔曼不辞辛劳,专程前往中国赣南地区探访。当时他听闻到先生治理赣南有方,政绩卓著,于是怀着好奇而又疑惑的态度而来。

百闻不如一见,福尔曼走进江西赣州城,见社会人心安定,抗战气氛高涨,城内秩序井然。他已吸闻到与别处完全不同的清新气息。他又到虎岗学园区参观,此时虎岗正举办青年夏令营,当时父亲是正气中学暑假留校的学生,也参加了该营的活动。先生是夏令营主任,当时也住在虎岗。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福尔曼走进了校园。看到整洁美丽的校区,又看到朝气蓬勃的年青人,他心情激动,满面笑容,并通过翻译说:“来到这里,看到一大群小老虎,就看到中国希望所在,抗战力量的源泉。想灭亡中国,是不可能的事…”

当晚福尔曼参加夏令营举行的营火会。我父亲还依稀记得福尔曼敞开上衣,胸毛坦露,粗犷胖墩的身体,手舞足蹈地和大家一起高唱《虎岗谣》

赣南旧事(图9)

也许是因为福尔曼先生的来访对外界的报道,日寇遂起“一定要炸平虎岗”的狠心。1944年春的一个星期天,赣州城响起了空袭警报,日寇飞机来了。

虎岗校区的师生们听到警报,纷纷向校园边缘的田野和松林里疏散。敌机果然冲着虎岗而来,一连串的俯冲机枪扫射,接着是投弹的轰炸声。不久,敌机窜离了上空,警报解除,师生们才跑出掩护处,陆续回到了校区。此时校园飘浮着浓浓的火药味,几处冒烟的炸弹坑,还好校舍没受太大的损失,也无人员伤亡,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有一颗炸弹还投到办公楼附近没,事后请工兵将它挖出,卸去引信炸药,把空壳吊在大树上当校钟,起床上课出操就敲它,声音宏亮,顺风时城内的八境台都能听到。当时有人曾附此作了一番幽默的诠释:“敲响了的丧钟”

此次轰炸,有惊无险。第二天师生们照常上课活动。校务主任吴寄萍还对师生讲话,对日机悍然轰炸表示极大的愤慨,并叫大家写信给家里报平安。同年冬天,日冠仍贼心不死,竟然要侵犯赣州,正气中学被逼离开了虎岗,迁往到山区安远县。

赣南旧事(图10)

往事历历,父亲晚年还以美国记者福尔曼的这次来访和后来的日寇轰炸,写了一篇文章回忆美国记者福尔曼访问虎岗于2007年2月2日刊于美国的上。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福尔曼

福尔曼,全名米洛斯·福尔曼MilosForman(1932-)是自捷克新浪潮中诞生的最具国际知名度的导演。在纳粹占领时期沦为孤儿的他由他那些叔叔们抚养长大,直到他考进FAMU电影学员编剧系(因其得到戏剧系的录取)。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