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莫笑愚 ‖ 诗歌:野花开满额头-2017年微痕迹(108)

日期:2019-08-13 18:29:2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494

2017年微痕迹。

■ 莫笑愚。

第200首 野花开满额头。

花儿街上的花。

都不是野花。

间生着。

异域的君子兰,紫罗兰,薰衣草。

君子兰被叼烟斗的人。

摆放在窗台。

与酒柜里的拉菲和人头马。

遥遥相对。

街角的花园里。

四月的紫罗兰盛开。

被穿Prada的贵妇爱着。

每一个花瓣都是一句爱的誓言。

在隐居者的山丘,薰衣草开成花海。

被自驾游的小家碧玉们捧在怀里。

熏衣草籽被仔细收藏。

放进她们飘香的衣橱。

我独爱野地里的鼠尾草。

爱它们与泥土妖孽的缘分。

细雨落在花瓣上,野花开满额头。

我接受它们的一切:毒药,美酒,颓败的美。

第201首 谎言。

洒满月光的小径。

不在月亮里。

月光洒落草尖的声音。

不在星空里。

每年中秋月圆的时候。

是乌鸦飞过天空的时候。

只有乌鸦的颂词是真实的。

小径长在乌鸦背上。

野草铺满乌鸦的胸脯。

它们也是真实的。

月夜的轻响。

被不眠之人听见。

像乌鸦真实的谎言。

2017-9-28于北京。

润笔品诗:诗歌的形式与内容。

莫笑愚的诗歌有一个特点,在诗意的缓缓流动中,想象力的发挥有着别具特色的深度。这是非常重要的技巧。虽然,诗歌的所谓叙事的陈述,在语言的风格上,每个人的诗歌表达方法不会完全一样。一旦我们讨论技巧,也就有了归纳。这种费力不讨好的诗歌分析方法,基本来自文学评论家,对于诗人而言,技巧,是给鸭子沾上翅磅,让它们飞上老鹰的高度。

我独爱野地里的鼠尾草。

爱它们与泥土妖孽的缘分。

细雨落在花瓣上,野花开满额头。

我接受它们的一切:毒药,美酒,颓败的美《野花开在额头》

有意地阐述对于美感的特定化,野花开在额头,独爱鼠尾草,从而产生的接受成为诗人审美力的深刻阐述。需要说明的是,暗喻,在这首诗歌里的成分很强烈,意境的所指,仍然没有距离思想的内核更远。当然,以我对于诗歌的粗浅认知,这首诗歌,可以再把思路放开,既然是审美,就让额头开满雪莲。

乌鸦,在夜色里,其实不会被看到。如我想起的一句诗她优雅里走着,像夜色一样忘了哪个国外的诗人的名句优雅与夜色的两个概念的组合,完成了对于女人的一种更深层次的美好表达,这样的表达在我们对于夜色的不同感触,也就接近了无限的诗意与无界的境界。这就是诗歌的内容与形式的统一。诚如,我理解这首《谎言》谎言,被不眠之人听见,由此,才有在夜色里的乌鸦,很可能才是真实的,看见与看不见,都成为了表象;而对于诗人,真假如何?那不是随便给一个人按上诗人的头衔那么简单且无聊的了。

秋色文学。

莫笑愚 ‖ 诗歌:野花开满额头-2017年微痕迹(108)(图1)

莫笑愚 ‖ 诗歌:野花开满额头-2017年微痕迹(108)(图2)

莫笑愚 ‖ 诗歌:野花开满额头-2017年微痕迹(108)(图3)

莫笑愚 ‖ 诗歌:野花开满额头-2017年微痕迹(108)(图4)

莫笑愚 ‖ 诗歌:野花开满额头-2017年微痕迹(108)(图5)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诗歌

诗歌是一种主情的文学体裁,它以抒情的方式,高度凝练,集中地反映社会生活,用丰富的想象、富有节奏感、韵律美的语言和分行排列的形式来抒发思想情感。诗歌是有节奏、有韵律并富有感情色彩的一种语言艺术形式,也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基本的文学形式。

延伸 · 推荐

转载 ‖ 叶如钢:简评莫笑愚的诗歌《硬物》

简评莫笑愚的诗歌《硬物》■ 叶如钢。硬物 // 莫笑愚。三月的春风渡了万物。唯独不渡你。你是死在三月的云朵。轻的,无足轻重。你附身桃花,被死在四月的人。用雨水哭。无非再死一回吧。桃花死在四月的雨水中。...

莫笑愚 ‖ 诗歌:深潭

【深潭】■ 莫笑愚这深潭静寂片黑水不流,也发不出任何声响大风吹过,山雀集体惊飞,衰草匍匐它依然不动声色,波澜不惊那多像死亡啊!寂静的死亡如烟花,晨雾,或傍晚的炊烟瞬间弥散然而并非所有的死亡都令人哀泣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