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

日期:2019-06-25 21:57:2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92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图1)

前言

有凤来仪荷在季,卷在手。宁园近在眼前,一一风荷举;张晓风《雨天的书》就在枕边,戚戚动于心。于是这个暑期拍荷读书,合二为一,有了这篇《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图2)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图3)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图4)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图5)

雨荷

张晓风

有一次,雨中走过荷池,一塘的绿云绵延,独有一朵半开的红莲挺然其间。

我一时为之惊愕驻足,那样似开不开,欲语不语,将红未红,待香未香的一株红莲!

漫天的雨纷然又漠然,广不可及的灰色中竟有这样一株红莲!像一堆即将燃起的火,像一罐立刻要倾泼的颜色!我立在池畔,虽不欲捞月,也几成失足。

可是,看那株莲花,在雨中怎样地唯我而又忘我,当没有阳光的时候,它自己便是阳光。当没有欢乐的时候,它自己便是欢乐!一株莲花里有怎样完美自足的世界!

一池的绿,一池无声的歌,在乡间不惹眼的路边-岂只有哲学书中才有真理?岂只有研究院中才有答案?一笔简单的雨荷可绘出多少形象之外的美善,一片亭亭青叶支撑了多少世纪的傲骨!

倘有荷在池,倘有荷在心,则长长的雨季何患?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图6)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图7)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图8)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图9)

有个叫“时间”的家伙走过

张晓风

“这是什么菜?”晚餐桌上,丈夫点头赞许“这青菜好,我喜欢吃,以后多买这种菜。”

我听见了,啼笑皆非,立即顶回去:“见鬼哩,这是什么菜?这是青江菜,两个礼拜以前你还说这菜难吃,叫我以后别再买了。”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上次买的老,这次买的嫩,其实都是它,你说爱吃的是它,说不爱吃的还是它。”

同样的东西在不同时段上,差别之大,几乎会让你忘了其实它们原本是一个啊!

此刻委地的尘泥,曾是昨日枝头喧闹的春意,两者之间,谁才是那花呢?

今朝为蚁蝼食剩的枯骨,曾是昔时舞妒杨柳的软腰,两相参照,谁方是那绝世的美人呢?

一把青江菜好不好吃,这里头竟然牵动起生命的大怆痛了。

你所爱的,和你所恶的,其实只是同一个对象,只不过,有一个叫“时间”的家伙曾经走过而已。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图10)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图11)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图12)

人类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只亟待放生的生物。旅行,至少提供了片面的放生。大约,在我们灵魂深处都残存着千年万年的记忆。对深山大泽和朝烟夕岚的记忆。需要我们行遍天涯去将之一一掇拾回来。

好的旅行,不仅带人去远方 ,还带人回到那深层的内心世界。

摘自张晓风《放尔千山万水身》

有荷在池 有卷在手(图13)

有凤来仪

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爱生活,爱运动,也爱诗歌和田野。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张晓风

张晓风(1941年3月29日-),笔名晓风、桑科、可叵,江苏铜山人,生于浙江金华,长于台北、屏东。东吴大学中文系毕业,曾任教于东吴大学、香港浸会学院、国立阳明大学。25岁即以散文驰名,兼及小说、戏剧、杂文;文字融古典于现代,允为台湾散文现代化的重镇。主要作品有《白手帕》、《红手帕》、《春之怀古》等。

网友评论
  • 无人为孤岛
    指用于记事的本子写东西
    2019-10-14 09:47 64
  • 一了了之了
    怎么会为了万恶的房地产折腰
    2019-10-12 03:39 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