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美文 >> 正文

父亲节:忆父亲,关于忆父亲的文章的介绍

日期:2019-06-14 20:20:4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20

今年6月16日,父亲节;6月14日,父亲十二周年。

父亲出生于公元1923年7月19日,农历的6月初6,比我大将近半个世纪,病逝于公元2007年6月14日下午6点15分,享年84岁。父亲生了我,养了我,教育了我,不但给了我生命,更重要的是给了我文化素养和端正的人格。记得我在很小的时候,很淘气,每次父亲教训我,我都会心中暗藏着不服气。每次教育我之后,父亲都会发自内心地说道:“我过的桥都比你走的路多!”我慢慢地懂得了父亲所遭遇的坎坷和磨难。

父亲节:忆父亲,关于忆父亲的文章的介绍(图1)

父亲出生于兵慌马乱的岁月。爷爷大父亲整整30岁,与一样大。父亲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父亲的姐姐即我的大姑,因为家里贫穷,很早就嫁了出去。作为家中的长子,父亲就很自然地承担起了赡养家庭的重任。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父亲几乎承担了所有的体力劳动。父亲的身体素质非常好,胆也比较大。父亲讲,他七岁那年一个人上山割草,走在半路遇见了一具裸露的男尸(在那个年代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一点不害怕,而是走上去从高大的梧桐树上摘下了几片梧桐叶给这具男尸盖了起来;父亲还讲,他小时候就相信党,他只知道政府只要抓住党党员员一律处于极刑,他不止一次目睹行刑的场面,场面非常的血腥,父亲说,政府几乎没有了人性。

1938年,年仅十五的父亲和大姑夫被地方政府抓去当了壮丁。身单力薄的父亲被编入部队,派到了湖北武当山一带打击鬼子。在一次与敌人的肉搏战中,父亲所在的部队几乎全军覆没,弹尽粮绝。正当鬼子把明晃晃的刺刀捅向父亲时,父亲已经精疲力尽,赶紧躲开,顺势朝着身后的山岩跳了下去,父亲也不知道这山到底有多高,他只知道逃命要紧。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父亲苏醒过来,他勉强坐了起来,他躺在一片死尸之中,大部分都是自己的士兵,也有不少人的尸体。他找不到了部队,也找不到地方政府,也找不到大姑夫,就一个人一路要饭从湖北步行回到了河南。因为父亲非常想念他的父母,也非常惦念自己的弟弟妹妹。当他走到南阳的时候,再一次晕倒了。他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位农家妇女的床上。这妇女大约四十岁左右,是她救了父亲,是她给了父亲第二次生命。

当父亲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就赶紧跪下来给这位恩人叩头谢恩。这位妇女拦住父亲,那个时候父亲已经是个非常英俊的小伙子。他在这个妇女家里住了十天,等病体稍微恢复之后,就帮助这位妇些农活。这位妇女对父亲讲,她的丈夫很早就被拉去做了壮丁,从此之后杳无音信。她只有一位女儿,比父亲小两岁,她执意要父亲留下来做她的上门女婿,以便将来为自己养老送终。那个年代相亲一定要有媒妁之言,并经得自己的父母同意才能决断。父亲无法给自己的父母联系,又无法当面拒绝这位好心的妇女,就趁这位妇女不在家时候来了个不辞而别。父亲一个人步行了一个多月,才回到了豫中的家里。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位善良的妇女。父亲回到家里,爷爷由于挂念父亲的安危而病逝,享年49岁。这个时候,大姑夫早已回到家里,当爷爷问及父亲的下落时,他吱吱唔唔地说不清楚,最后才说:估计不在了,爷爷一口气没有上来,就昏了过去,从此就再也没有醒来。为此,父亲几乎一辈子都没有原谅大姑夫。进入20世纪80年代之后,两个人岁数都大了,他们的关系才稍稍缓解了一些。

父亲节:忆父亲,关于忆父亲的文章的介绍(图2)

父亲回到家乡之后,参加了地方抗日武装。他参加的这支地方武装既不是党的部队,也不是的部队,是当地民间组织自愿抗日的。1945年初,党的高级将领皮定钧将军带领部队来到我们这个地方,收编了父亲所在的全部地方武装人员。据父亲讲,党当时的政策非常好,被收编的人可以回家务农,还发给路费,也可以参加党领导的部队,共同抗日。父亲曾经读过五年的私塾,有一定的文化功底,并且写得一手好字,个头也比较高,皮肤白皙,口齿伶俐,头脑灵活,时年22岁,深得皮定均司令的赏识,被立即送往党的部队进行重点培养。三年后,父亲直接参加了淮海大战,虽然没有立下赫赫战功,但是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全国解放后,父亲历任地方。

父亲口直心快,别人说他是“刀子嘴豆腐心”时时会考虑到别人的利益。全国刚解放时,他有一次在半路上遇到了一群老百姓要用石刑结束一位士兵的生命,这个士兵可能也是恶惯满盈,无恶不作,按理说是罪有应得。但是父亲以为使用这种野蛮的方式来结束他的生命未免有些残忍,应该把这个士兵交给地方政府来处理。当地百姓已经把这位士兵五花大绑推进了土坑里,正准备把石块投进去。父亲走到这些百姓身边,讲党的政策,使这些百姓放弃了这种做法,并将这位士兵交给了村政府,并执行了枪决。就是这件事情以后成了政敌攻击父亲的重要把柄,说父亲“同情”敌人等等......

父亲节:忆父亲,关于忆父亲的文章的介绍(图3)

在时,父亲刚刚三十岁,也受到了不小冲击。由于父亲在解放前参加过部队,又“解救”过即将被施以石刑的士兵,几次被批斗,由于上级党组织保护,才逃过了几劫。

1958年中央提出了“赶美超英”的口号,全国大炼钢铁。35岁的父亲负责乡政府的钢铁厂工作。父亲说,那个时候当个小官谁都不敢有任何的私心。在厂里工作,数天不能回家,自己家里的土地不能耕种,发的工资非常可怜,根本就顾不到家里。那一年,年仅十岁的大哥一个人偷偷地跑到厂里找父亲,父亲见到久日不见的大儿子不但没有喜悦之情反而还把孩子训斥了一顿,父亲怕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不好,偷偷从厨房里拿出一个馍塞给了大哥让他赶紧回家。一个十岁的孩子步行数十里寻找自己的父亲,父亲让儿子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赶紧打发儿子回家,常人真是难以理解。父亲后来讲,他不是不心疼自己的儿子,不是没有任何的父爱之心,只是当时的形势不允许这样做。我能理解。我也遇见过这样的事情。1980年,我在外面上学,一次父亲在离我学校一华里的地方做工。我听说后赶紧来到父亲的工地。我在学校里经常饿肚子,希望来到父亲的住处改善一下“生活”父亲在工地是负责伙食工作的,我想我去“蹭”一顿饭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父亲见到我,仍然没有任何的喜悦,什么都没有给我,就打发我走了,他的很多同事对此都很不理解。当时我除了饥饿,就是觉得非常的没面子。后来我理解了的父亲。

1963年左右,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全国饿死不少人,但是父亲由于是国家,他基本上没有受到冲击。他在外面工作,根本顾不上自己的家。也就在这一年,奶奶饿死,大姑也因饥饿几次昏倒,后来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碗杏仁,就没命地吃了起来,结果中毒而死。大哥饿得只剩下了皮包骨头,姐姐饿得躺在床上下不来。父亲眼看自己的亲人要么死,要么病,实在无法在外面工作了,就向当地政府递交了辞呈,从此回乡务农,一直到去世。

父亲节:忆父亲,关于忆父亲的文章的介绍(图4)

父亲辞职之后,就一直居住在我们的这个村子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们的村子相对封闭落后,父亲承担着全家人的重任。父亲对待事情的态度极为认真,他的眼睛里是揉不进沙子的。在1966年,当时我还没有出生。父亲的弟媳妇,也就是我的婶婶不知道什么原因害死了我的叔叔,时年叔叔才36岁,父亲43岁。当时父亲不在家。等父亲从外地回来,叔叔已经被埋葬了。婶婶对父亲说叔叔是暴病而死,父亲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壮硕的弟弟会突然病逝。叔叔的身体一直很棒,地里活、家里活样样拿手。父亲凭自己的知觉,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他也知道婶婶的作风问题,但是就是抓不到有力的证据。父亲把婶婶告到了,请求开棺验尸。不答应,因为父亲缺乏有力的证据。父亲强烈要求开棺验尸,最后答应了父亲的请求,并对父亲说,如果你弟弟是被别人害死的,可以对凶手绳之以法;如果真是暴病而死,父亲就是诬陷,要反坐了。父亲为了自己的弟弟,在的有关文书上签了字。一周后,在的下地方政府对叔叔的坟墓开棺验尸,并请法医对尸体进行解剖。正如父亲所料,叔叔果然中毒而死,结果婶婶被判刑十年,当时才刚满十岁的堂哥就被送到了我家里,一直由我父亲养着,直到1976年他的母亲出狱。

1967年,大哥初中毕业后没能进入高中学习。大哥与父亲一样,一表人才,成绩优异,报名参加了空军。身体条件完全符合上级政府的要求,文化程度也比较高,但是政审没有过关,就因为父亲年轻时问题比较复杂。大哥非常气愤,父亲因此也非常的难过。从此他们父子之间就结下了恩怨,父亲出面与大队交涉,但是最终无果。父亲因此饮憾一生。

父亲回到农村之后当了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由于父亲常年在外,农田基本上都不种了。在我小的时候,我家的地种得老是不如别人的。随着我慢慢地长大,父亲慢慢地将这些事情都告诉我们了。我小时候,我们家的生活非常的困难。零花钱更不说,平时吃饭往往都成了问题。就在父亲去世前一天姑姑告诉我:母亲生我的时候,家里没有一分钱,粮食也没了,父亲急得满头大汗,跑到姑姑家里,先向姑姑报了喜。姑姑翻遍了箱底也没有找到一分钱,打开缸盖,还有些活命的口粮,就全部倒给了父亲,父亲拿着这些粮食到集市卖了,救回了我们母子俩。姑姑和父亲的感情有多深,现在的人能比吗?

父亲节:忆父亲,关于忆父亲的文章的介绍(图5)

父亲对我们总有深深的愧疚感,父亲不断地说道:如果我还在政府,能让你们吃这些东西吗?姐姐也慢慢地知道了这些事情。好像是在1979年的时候,那年我十二岁,姐姐十五岁。姐姐问父亲:你回家务农,后悔吗?父亲答道:我从来不后悔。如果我还在政府部门,就凭着我在军队里当过兵这一段不清楚的历史,“文革”期间也早已把我整死了。是的,父亲不后悔,母亲也不后悔,我们更不后悔。其实世界上不存在后不后悔的事情,心安理得了,一切也都心宽了。我们虽然贫穷,我们虽然拮据,但是我们一家人倒相安无事,平平安安。从事农业生产,虽然很累,但是内心里确实很幸福的。“文革”期间及“文革”后,父亲在生产队里任过小官,但是也只是昙花一现。时光进入20世纪80年代,国家进入了经济建设的快车道,很多老纷纷恢复了荣誉,补发了很多钱。但是父亲年事已高,再加上父亲是自愿辞职务农的,恢复职位的事情也就被搁浅了。

父亲节:忆父亲,关于忆父亲的文章的介绍(图6)

1986年,我顺利考入了全国一类大学。父亲非常激动,见人都给人家说。当时父亲已经是63岁了,像他这样的年龄根本无法供应我读大学,虽然当时我们上大学一分钱的学费也不收。他把队请到了村里,连着放映两场,以示祝贺。又花了30元钱从别人手中给我买了一个二手红色的皮箱,象征着吉利和鸿运。我记得那是1986年的8月28日,父亲亲自把我送到了我所上大学的城市,并给了我220元钱。220元,当时父亲几乎卖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才凑齐起来的。本来母亲养了一头大猪,就备着为我上大学用。无奈就在我去大学报道的前两天,这头猪死了,母亲伤心地哭了起来,父亲也难受得欲掉泪。这头猪可以卖个好价钱呀!我上大学时,二哥推个车子把我送到了公路旁边,我和父亲从这里坐车去了省城,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到过省城,甚至连我们县的地域范围都没有出过。那天我和父亲坐在火车上,在此之前我连火车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车上人非常的多,从我们的省城到我上大学所在的城市,大约有700公里的路程,我和父亲几乎是站了一路过去的。

那年我19岁,父亲可是早已过花甲之年了,但是他却很高兴,根本就不觉得累。我和父亲在地上铺了一张报纸,坐在报纸上父亲突然问我:“你能考上大学,你最感激谁?”我不假思索地说:“当然要感谢父母了,其次是感谢我的老师!”“都不对,你最应该感谢!”我很惊诧,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说这么高调的话。父亲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不是恢复高考政策,你能考上大学?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在期间,政府推荐上大学。咱们村子里的人推荐完,也不会轮到你!”时光过去了30多年,我觉得父亲的话就如昨天所说,我也慢慢地理解了父亲这番话的含义。父亲不是在唱高调,而是内心思想最真实的吐露。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他的生活太坎坷了。

父亲节:忆父亲,关于忆父亲的文章的介绍(图7)

我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了高校工作。父亲为我也是由衷地高兴,虽然我仍然贫穷,每个月挣的钱实在可怜,但是我仍然坚持把钱寄给父母,我根本就没有考虑以后自己还要结婚的事情。因为父母都是农民,他们挣个钱实在太难了!我如果给父母50元钱,就可以解决他们生活中很大的问题。在1991年,我每個月的收入也就是150元左右!母亲1993年去世后,父亲的身体似一座坚实的大山一般突然瘫倒下来。因为父亲不会做饭,几乎不会洗衣服,自理能力比较差。

父亲没有干农活的习惯,他与别的老人不太一样,别的老人吃过饭会很自觉地到田地里干活,干不动重活就干轻活。于是姐姐就把父亲接到了她的家里。我非常茫然。因为那年我也才28岁而且家境贫寒。从此七十高龄的父亲就踏上了漫漫的流浪之路,姐姐当时开了很大的一个予石板厂,专门生产楼板,生意非常好。父亲住在厂子里,陪伴父亲的只有一只大黄狗和呼啸飘零的北风。每顿饭姐姐给父亲都按时送去,或者姐姐打发自己的小孙孙去接老人回来吃饭。老人一天到晚就生活在厂子里,有时候也替姐姐家算帐,打算盘,因为这是父亲最拿手的本事。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很多年。后来由于业务扩大,姐姐一家人就干脆也搬到了厂子里居住,这样父亲就很省心了。直到1998年,姐姐家又盖了一座三层高的大楼,开设酒店和宾馆,父亲又一个人睡在厂子里。姐夫的精力是有限的,由于酒店的业务持续扩大,厂子他实在顾不过来,就把厂子承包给了外人,他一个心思经营酒店。父亲也从厂子里搬了回来,住在了姐姐家的酒店里,我还记得当时是住在一楼,离服务大厅比较近,冬天里面生的有火,夏天则是拉一张凉席在外面睡觉。这十几年,父亲总是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来走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干活,一个人在自己的小屋子里做梦,做着那些稀奇古怪的梦,做完后他就说给我们听,我们都非常害怕他的梦。

父亲节:忆父亲,关于忆父亲的文章的介绍(图8)

2000年底,父亲的病情进一步加重。当时我一个月回家了两次,两个姐姐都回来了,两个姑姑也来了。当时父亲还在姐姐家里居住,由于父亲害怕自己“老”在闺女家里,因而每次病重,他都闹着姐姐把他送到自己的家里。父亲只有在老宅里,才能品味自己的人生。医院的诊断结果是胃穿孔,治疗的最有效办法是手术,但是医院因为父亲年龄大(当时父亲已是七十七岁的老人)而不敢实施手术。姐姐家里生意很忙,她无法在家里天天伺候父亲,就把父亲送回了老家,把两个姑姑分别请了过来。但姑姑们也年龄大了。就这样,一个月后,父亲又回到姐姐家里,真有点名不正言不顺。老人年龄大了,有点骨质增生,腿脚不方便,上下楼梯非常困难。父亲就一个人一天到晚住在这样的一个屋子里,姐姐已经做到了做女儿的本分,这间房子朝着公路,外面车来车往,但是父亲耳朵不太好用,这对他来说,都无所谓。冬天,姐姐给父亲生着了火;夏天,父亲有芭蕉扇,用于驱赶蚊蝇。每顿饭,都是姐姐端到桌子上,再把老人叫过来。女儿表现得这样,也算是可以了。父亲常常后悔年轻时没让姐姐上那么多的学,至今,姐姐一个字都不认识。

父亲节:忆父亲,关于忆父亲的文章的介绍(图9)

到了2002年,父亲又到大哥家里住了,前后加起来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当时,父亲又病了。那年“十一”黄金周,我还专门抽空回去了一趟,就吃住在大哥家里。晚上我与父亲挤到一张床上,那个时候我也确实免费吃了嫂子几顿饭。当时我每月给大哥寄去200元钱,两个月后,父子又一次闹僵,父亲再一次回到了姐姐家里。2004年,姐姐家开了洗浴中心,把宾馆转包给了别人。在姐姐家住的这几年时间,我都是按月如数把钱寄到了姐姐家里,虽然姐姐家不缺钱。2004年5月1日,姐姐用车把父亲送到了堂哥家里。这可是父亲能够去的最后一个地方了。在堂哥家里,大哥每月寄去100元,我每月寄200元。2006年10月21日,当时我正在北京出差,办完正事后我陪同事在故宫里面游玩,突然接到了堂哥打来的电话,他们又发生了矛盾,没办法,姐姐又开着车子把父亲送到了县城的敬老院里,这里每月500元,我拿300大哥拿200元。2007年2月22日大年初五,我开车带着老婆孩子去敬老院里看望了父亲,当时父亲坐在床上与孙子逗趣逗乐。这家敬老院的条件非常一般,几个人住个屋子,里面潮湿阴暗,伙食也非常一般。最要命的是,父亲腿脚不便,竟然四个月都没有出过这间房子,这里的服务人员也从来没有带老人出去晒一下太阳。当时老人面黄肌瘦,四肢无力,不过饭量尚可。我也没有太在意,第二天早上就返了回来。没想到,这是我与父亲见的最后一面。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时刻牵挂我、惦念我的父亲,因为2007年6月14日下午6时14分,父亲在我的怀抱里去世。

父亲节:忆父亲,关于忆父亲的文章的介绍(图10)

父亲对儿女的牵挂永无了尽,儿女对父母的关心总是蜻蜓点水。我还记得,父亲弥留之际,在那个炽热的夏天,我推开一切繁琐的事务,匆匆忙忙回到家里。姐姐们围在父亲的床头,对父亲千呼万唤,父亲始终没有应声,可是当姐姐附在父亲的耳边轻轻地说:爹,你的小儿回来了。我清晰地看到,父亲的两个眼角淌下了清晰的热泪…..

父亲走完了他平凡的一生,留给我们儿女的是愧疚和遗憾,留给其他人的可能是解脱和轻松吧。

每每遇到人生的关碍,父亲的每一次教诲当时我都听不进去,可是事后深想,都有着深刻的道理;父亲每次对我说起,我过的桥都比你走的路多,我当时不以为然,事后我都能体会出父亲的坎坷和不易….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父亲

父亲,读音:“fùqīn”,口语叫“爸爸”,一个人直系血统的上一代男性。父亲,一词书面语色彩较浓,一般不作为面称。

姐姐

姐姐,词语,是一种称谓,解释为对大于自己年龄的家庭或亲戚成员的称呼。对大于自己年龄且非家庭或亲戚女子的称呼。

网友评论
  • 魏村大猫
    开开心心,就是给父母最大的心中祝福了,做父母的就是最大的心慰了
    2019-06-24 14:13 32
  • 刘玲1212
    父亲节可以给父亲哪些祝福语?
    2019-06-16 01:54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