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美文 >> 正文

问君思忆深几许,恰似一江蒸水东流去

日期:2019-06-12 18:19:4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80

离开家乡已经二十年了,这中间久居深圳和上海,很少回乡。偶尔回去也不过是拎着笔记本电脑换了个地方加班,所以家乡对我而言,逐渐变成了一个模糊的概念和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

问君思忆深几许,恰似一江蒸水东流去(图1)

这回赶上父亲搬新家,儿子的小升初又尘埃落定,难得有机会回老家小住一阵。在家的两个星期里,每天所做之事无非是随父亲到菜市场买菜,推母亲到花园里散步,带儿子在小区里游泳。随着居住时间日长,原本在这城市已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我,许多尘封的记忆又逐渐鲜活和明朗起来。

问君思忆深几许,恰似一江蒸水东流去(图2)

带着儿子在衡阳的街头寻找记忆中的美食----米粉和麻圆。衡阳人的早餐以米粉为主,不象上海人喜食面条,在上海的街头随处可见各色面馆,偶而点缀着几家桂林米粉店。在上海繁华的南京路上曾经开过一家长沙米粉店,可惜后来关门大吉了。我最喜欢的是卤粉,一些卤汁、几粒花生米,切成薄片的牛肉,再洒上些葱花,至今想起来还唇齿留香,其次喜欢的是肉末汤粉。当然鱼粉也很好吃,只不过我生活在衡阳那会儿还没有鱼粉,大概鱼粉是后来衍生出来的。

问君思忆深几许,恰似一江蒸水东流去(图3)

可惜儿子对米粉没有兴趣,他从小吃惯了上海的小馄饨和生煎包,在他看来,上海的点心是最美味的,而衡阳的食物对他而言,只有难以忍受的辣。还好麻圆他是喜欢的,象南瓜饼一般大小,圆圆的用竹签串成一串,洒上些芝麻,咬一口,香香的、糯糯的、甜甜的。事实上我记忆中还有年代更为久远的食物----烧饼,也是童年时期喜食之物,只可惜在工业化食品流行的年代已无从觅得。

问君思忆深几许,恰似一江蒸水东流去(图4)

衡阳人们大概无法理解这些在他们眼里再普通不过的街边小吃,居然在某一些人的记忆里如此特别。就象我久居美国的同学,感叹在唐人街上找不到正宗的湘菜,回上海在望湘园里吃他个酣畅淋漓的那种满足感,那是属于家乡的味道。我猜想菜的味道是其次,乡愁才是正解。何以解乡愁,唯有家乡酒。乡音、乡情、湘菜。

问君思忆深几许,恰似一江蒸水东流去(图5)

随着父亲搬离了呆鹰岭镇到衡阳市区居住,我们回镇上的机会越来越少了,这个小镇已注定与我渐行渐远。二十年的光阴似乎没有给小镇带来太多的变化,又或许是它其实已经改变,只不过在我心里的它没有变。镇上的蒸水河还是一如既往静静地流淌,呆鹰岭中学也依旧默然地伫立。几次不觉中踱步到它的门口,却不曾进去。“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人到中年的我已经明白,很多的事物、人物和景物,远远地看一眼就好。

问君思忆深几许,恰似一江蒸水东流去(图6)

还记得学生时代曾经和好友步行了几公里去镇上唯一的一所高中----“六中”回程时赶上暴雨如注,没带雨伞的我们正好借机体验浪漫雨中行,结果被淋得全身湿透,头发和衣服里的水能拧出一桶来。那一次自然被妈妈痛骂了一顿,却依然觉得那一场青春的暴雨来得正好。人不深情枉少年,没有淋过一场大雨的青春又怎能算青春?

问君思忆深几许,恰似一江蒸水东流去(图7)

曾经蒸水河里游泳,蒸水河畔野炊。河边校园里朗朗的读书声犹在耳畔,一转眼却已是镜中青丝白发人。感叹时间飞逝,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常把他乡作故乡,故乡却已成他乡。

如今伫立蒸水之畔,思绪万千。

问君思忆深几许,恰是一江蒸水东流去。

网友评论
  • 潮湿的棉毛
    布谷声声,唤公插禾,问君良田有几许
    2019-06-20 06:39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