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中国史上最著名皇后,两嫁叔侄,从纯良到狠辣

日期:2019-06-12 17:37:2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85

中国史上最著名皇后,两嫁叔侄,从纯良到狠辣(图1)

外面一片锣鼓震天,长长的迎亲队伍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十里红妆煞是喜庆。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百姓,都为宁王爷娶妾的这一排场唏嘘不已。

宁王娶妾,竟用娶王妃的仪式。

全城热议,想当初宁王娶宁王妃的时候,排场真只能用‘简便’二字形容,整个迎亲队伍加起来也不足十人。

眼下娶妾却是全城同庆。

行在队伍前面的一匹骏马上,宁王一身大红喜服身姿绰约俊朗不凡,往日的冰山脸也被今日的喜庆所融化,溢满了柔情。那俊朗的眉眼之间,掩藏不住幸福的笑意,骨节分明的手勒着马绳,马蹄一步步优雅稳重地朝王府去。

到了王府,他亲自走过来,撩起喜轿的帘子,温柔地把新娘子牵起,进了王府大门。鞭炮声,锣鼓声,热闹非凡。

吉时到!

新郎新娘站在大堂上,好一对儿天造地设的妙人儿!

然,不等众人喝彩,一拜天地还没能拜下,有人倒抽一口凉气,大堂瞬时安静了下来。内堂里,缓缓走出一个女子,女子一身红裳,绝美的小脸上了素淡的妆容,更显倾城之貌。只是她脸色仍旧有些苍白,走起路来不甚稳当,幸得丫鬟搀扶着才能一路走来前堂。

宁王妃,叶宋。

宁王顺着宾客的眼光转身过来,瞧见了她,原本疏朗的笑意霎时消散,转瞬冰冷如寒冰。

叶宋不卑不亢地走上主位,坐了下来。

宁王抿着唇,冷冷道:不是身子不舒服病着么,不好好在后院养着怎么到这里来了?

叶宋端起一盏茶呡了一口,眼中浸开淡淡的笑意,道:王爷今日大喜,臣妾就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也得爬起来恭贺王爷。北夏有规矩,夫君纳妾,若是得不到正室的祝福,是不会幸福的。因而,臣妾为王爷主婚来了。

宾客哗然。来的宾客大多都是在朝为官的,但凡有点八卦的人都知道,宁王妃叶宋在王府的日子过得并不舒心,且又是一个软柿子任人拿捏,对宁王用情至深百依百顺,没想到今日宁王大婚她居然主动出来了。

宁王脸色沉了下来,定定地盯着主位上的叶宋,似乎想要透过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穿她的心,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既然如此,便有劳了。只要叶宋敢耍什么花样,他保证她会死得很惨。

叶宋笑了笑,支着下巴,努努嘴又道:北夏还有个规矩,妾室进门,王爷也得坐在上头。

宁王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牵着新妾的手道:不用了,本王陪南氏一起。开始拜堂吧。

新妾姓南,单名一个枢字。

南枢。

也好。叶宋道。

在喜婆的吆喝下,那一双人幸福地拜了天地。除了彼此,其余的都是局外人。

敬茶的时候,喜婆端来一盏热茶递给南枢,南枢向王妃敬上,柔柔道:姐姐喝茶。

叶宋伸手来接,正好头晕脑胀久了她觉得口干舌燥,笑道: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妹妹一定要好好服侍王爷才是。

妹妹记住了。

只是,两手相碰时,忽然一声低呼,那盏热茶也不知是谁没有接稳,往一边斜翻,滚热的茶水倾洒了出来,烫了叶宋的手背也南枢的嫁裳。

宁王赶紧握过南枢的手,紧张的:怎样,有没有被烫到?

南枢摇头,泣声道:是妾身不小心,惊扰了姐姐。

宁王用要吃人的冷眸逼视着叶宋,用只有两人才听得清的声音一字一顿道:叶宋,不要以为本王不敢动你。

那样冷酷绝情的面容,那样冰冷的眼神,分明是在看着自己的仇人。

叶宋也不恼,笑眯眯地看着垂头的南枢,道:不好意思,是姐姐手没有端稳,应是姐姐给妹妹赔罪。沛青,再上一杯茶来。

身旁丫鬟忙递上一杯茶,让南枢重新敬茶。沛青死死咬着嘴唇,垂着眼帘,把一切愤怒不甘的情绪都隐藏在了眼底。

敬茶结束以后,南枢被送去了洞房。

宁王立刻道:来人,王妃身子不适,把王妃扶下去歇息。

叶宋领着沛青云淡风轻地转身,声音里有了一丝慵懒:不必了,臣妾自己走回去就可,多谢王爷关怀。噢对了,走了几步复又回头,对宁王含笑眨眨眼,好歹是你结婚,别忘记让人送一桌酒菜来我院子里,我也好高兴高兴。

说罢扬长而去。

那抹红色丽影,恍惚间竟比嫁衣的颜色还要艳烈几分。明明柔弱的身骨,却挺的笔直。

宁王手握成拳,死女人竟敢在他大婚上来捣乱。

回去的路上,沛青抚着叶宋手背上的红痕又是心疼又是义愤填膺:小姐,奴婢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是那个南氏故意翻了茶杯!你为什么不说出来?

叶宋睨她一眼,似笑非笑:说出来有人信么?

可恶!

叶宋捏了捏沛青头上的发髻,道:我都不急你急个毛线,一想起苏宸那憋屈的脸我心里头就畅快,走,回去喝酒。

中国史上最著名皇后,两嫁叔侄,从纯良到狠辣(图2)

沛青被叶宋勾肩搭背地推搡着往前走,偷偷瞧了她一眼,嗫喏:小姐…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叶宋眉头一挑,柔弱的脸蛋上立刻添了一抹潇洒的光彩,道:哪里不一样了?

从前的小姐不会看的这么开的。

叶宋勾起嘴角笑,那你就当从前的那个叶宋已经死了。

回到冷清的院子里,不一会儿,桌上已经摆好了一桌酒菜,热气腾腾的。沛青张罗好了,道:小姐,快来吃饭了。

叶宋一边喝酒,一边吃肉,拿着筷子指指点点:沛青,过来一起吃。

奴婢怎能和小姐同桌。

今天大喜嘛,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个什么。她把沛青拉过来,给沛青夹菜,若有所思道,我听说,是我拆散了苏宸和南枢?

沛青反驳:胡说!小姐是天底下最温柔的人!小姐喜欢王爷,门当户对的怎么不可以了?小姐说非王爷不嫁,大将军去找皇上请旨赐婚了,王爷没法娶南氏当王妃,不过这也是小姐的本事!有本事那南氏也有个大将军当爹啊!

你说得很对。叶宋给她夹了一只鸡腿。

沛青弱弱瞅她一眼:小姐…你真的不难过啦?

我生场病差点去了老命,醒来什么都忘了我还难过个屁?那苏宸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我都不记得了,也没兴趣。来,喝酒。

奴婢、奴婢不会喝酒。

不会可以学嘛。

酒过三巡,沛青浑然忘我。叶宋教她划拳,她划得有模有样,两人脚踩在凳子上玩得不亦乐乎。

沛青脸颊红红,笑咧咧地问:小姐,你一个大家闺秀,嗝,怎么会喝酒划拳啊?

叶宋也是醉了,道:老子做了一个梦,梦里遇到一个自称是神仙的坑爹货,他教的。他告诉老子,只要肯穿越,人美胸圆翘不说,还有将军爹美人老公。

但就是不幸福!沛青补充道,说罢一头栽倒不省人事。

叶宋摇摇晃晃爬起来,踢倒了椅凳,指天大骂:你诓我一个女人算什么好汉,有本事下来单挑啊,的你还有没有道德,老子要回去!

天不应地也不灵。叶宋愤怒地一脚踢翻长桌。

酒劲儿冲脑,她四肢一瘫躺地上呼呼大睡了。

叶宋一觉醒来天色大亮,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一旁的沛青正汲毛巾准备给她净脸呢。宿醉一夜,头痛欲裂。

沛青脸色也不怎么好,絮絮叨叨道:小姐昨晚喝醉了,要不是奴婢及早发现,在外睡一夜又要着凉了。以后小姐可不要喝那么多酒,酒后伤身,要是、要是因为王爷,就更加不值得了。看来她是把她昨晚怎么醉酒的场景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叶宋懒洋洋地爬在桌上喝粥,没什么精神道:其实我没看上他。

小姐就是应该这样,奴婢发觉小姐生了一场大病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沛青眉眼间总算有了欣慰之色,对了小姐,一个时辰以前南氏过来给小姐请安,小姐还睡着,我就没搭理她,她在院子里好像一直委身福礼着。

叶宋一口粥呛着,瞪了眼珠子:你怎么不早说!

沛青一脸高傲:她不是很厉害么,再怎么厉害也得向小姐低头。

正是这时,院子外面传来一声丫鬟惊慌的低呼:夫人!夫人你怎么了?。

叶宋僵着面皮看了沛青一眼,看吧,出事了。南氏的柔弱又不是没见识过,连一杯茶都端不稳的人,还指望她在院子里福礼一福就是一个时辰?

叶宋匆匆出门一瞧,果然南枢脸色苍白地晕掉了。身旁丫鬟声泪俱下:王妃娘娘再怎么不待见我们夫人,也不能见着夫人身子弱就这样对待她呀!要是夫人有个三长两短,奴婢怎么向王爷交代!

叶宋吩咐沛青道:快去请大夫来。

沛青见不可耽搁,风风火火地跑了。

苏宸早朝回来以后才进门口就听说南枢在叶宋的碧华苑晕倒了,顿时火冒三丈的朝碧华苑走来。若是在平时,他只会绕着走,怎肯轻易踏进一步。

南枢正虚弱地躺在床上,大夫给她把脉,得出的结果是,南枢身子太虚,又在外面福礼太久僵了身子,导致血脉不活络而引起的晕厥,吃几帖药调养调养就好了。

大夫见王爷来,王妃又在房中,很上道的出去配药了。

沛青瑟瑟地过来就曲腿跪下,还不及说半个字,苏宸低低冷凝道:滚出去。

沛青被吓得一抖,坚持说道:都是奴婢的错,跟小姐无关,求王爷…她去抱苏宸腿的时候,被苏宸一脚踢开。

叶宋皱了皱眉,看见沛青如此轻车熟路的抱他大腿,从前这种紧张时刻应该是家常便饭吧。她淡定道:沛青,你先出去。

沛青敛起裙角,担忧地望了她一眼,咬咬嘴唇抹抹眼泪起身出去。

苏宸这才缓缓抬眼看向叶宋,不带感情,眼里满满的冰冷和厌恶。

叶宋自知理亏,垂头道:这次是我不对,让妹妹在院子里站得久了,没能及早发现,下次我不会让她再在我这里受委屈…。

啪一声脆响,叶宋突然顿住,整个人都傻了。浓密的发丝从肩后滑到了胸前,遮住了她的侧脸。

侧脸火辣辣的痛。她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宸,苏宸的手尚且未来得及收回。

说完了?苏宸漠然道。

她…她被打脸了?

苏宸不屑地勾唇冷笑:从前你装出一副柔弱不堪的样子,本王倒是小瞧了你!

叶宋随口应了一句:也是我有点高估了你,做为一个王爷,竟然这么没品。

苏宸被她惹怒了,那有力的手倏地抬起捏住了叶宋的脖子,把她抵在墙上,双眼冷如利剑,五指收紧,顿时叶宋蹬着双脚挣扎,脸色憋得通红。

耳边阎罗般的声音响起:不要这么不知死活,识趣一点本王还能让你好过一点。你若是再敢伤枢儿分毫,本王就杀了你。

就在叶宋眼前发黑的时候,床上南枢忽然醒了,侧目看到这一幕,脸色更加白了,挣扎着坐起来,急道:王爷不可,还请手下留情!

苏宸手指松了,叶宋得了自由,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苏宸移坐到南枢床边,指端摩挲过她那如画淡然的眉眼,语气放得十分轻柔,握了握她的手:怎的突然就晕倒了,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

中国史上最著名皇后,两嫁叔侄,从纯良到狠辣(图3)

南枢虚弱地笑一笑,顺势依靠进苏宸怀中,摇摇头道:我没事,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吧。说到这里时,笑中带着一点羞怯,不过这真的不关姐姐的事,王爷就不要生气了,饶过她吧。

见苏宸和南枢你侬我侬,叶宋艰难地站起来,心想也没有她待下去的必要了。不等苏宸发话,她自己便自顾自地离开了。

要说那可是她的房间。倒反主为客了。

沛青见她出来,脸色赫然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就连脖子上也有明显的於痕,泪眼斑斑地唏嘘:王爷打小姐了吗?

叶宋满不在乎地摸了摸红肿的嘴角,呲道:没事,一点小伤而已。以后你不能刁难南夫人,这次当是长点记性。

都是奴婢的错…沛青心疼地煮了一只滚鸡蛋给她散於,边揉边哭。

很快苏宸便抱着南枢走出来,头也不回地离开院子。叶宋看着那俊秀挺拔的背影,和南枢的衣裙,云淡风轻道:以前我会喜欢这么个恶心的人,还真够眼瞎的。

那淡然略有些沙的声音,经风一晕开,格外的悦耳好听。也不知苏宸有没有听到,脚下凝了一下,就消失在碧华苑门口。

中午叶宋午休时,去了碧华苑里的客房,下午的时候便让沛青去找了几个下人来,把她之前的房间给收拾了。

彼时叶宋正在院子里喝茶剥瓜子。

下人问她要如何收拾房间,里面的用具该如何时,她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脸上的和脖子上的红痕还没完全消,想了想道:该扔的扔该烧的烧,就把那房间空出来当一间杂物室吧,明天给我换套新的家具来。

下人明显很为难,吞吞吐吐道:可是…王爷有令,王妃又什么需要添度的都要经过他的同意,奴才们不敢擅自做主。

这样啊。叶宋收了瓜子,让沛青把瓜子都赏给他们,还拿了些水果,道,待会儿我自行向王爷说过了你们再去置吧。

下人们走出碧华苑老远以后,看了看手中得来的赏赐,说扔了又舍不得说吃了吧个个又有些尴尬。毕竟王府里的下人对叶宋这位王妃都是心存鄙夷的。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几个下人一路走着侃着,对王妃都少了些介怀,倒有点同情了起来。

其实王妃也蛮可怜的。

是啊王爷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一门心思放在了南夫人身上。

诶你们有没有觉得王妃的性子似乎跟以往不同啊,像变了个人似的…。

今天天气好,一直阴阴的,没有一丝阳光,正是叶宋所喜欢的。在躺椅上躺够了,她便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带着沛青去散步。

这偌大的王府她还没好好地逛一逛呢,景色还是不错的。只不过府里的一干下人们看见她,都一脸的惊魂不定,仿佛根本没想到她会出现在碧华苑外面一般。

逛着逛着就去了饭厅,正好苏宸陪着南枢正准备用晚膳。

下人们不敢拦,叶宋便如若无事地走了进去,瞧了一眼满桌的美食佳肴,似笑非笑地挑起眉,道:我来,没打扰到妹妹和王爷吧?

苏宸眯了眯眼,看着逆着光叶宋那有两分薄得透明的脸,连发线都淬了一层淡淡的光泽,加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着实很难让人忽视,只是他越看却越讨厌。

怎么会,早知姐姐也过来用膳,妹妹应先差人过去问姐姐一声的。南枢忙吩咐丫头多备了一副碗筷。

叶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苏宸盯着她脸色和脖子上未散去的痕迹,道:看来你胆子真的很大,还没长记性。

长了记性啊。叶宋抬起脸来眯眼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脸、脖子,看,这里不就是证明?需得好些日子才能好起来呢,苏宸脸色阴沉了下来,她又道,不过这件事本来是我不对在先,在这里再给妹妹赔个不是。

南枢尴尬地笑了笑,道:是妹妹做得不够好。

我听说,院子里要换什么用度还得经过王爷的同意。叶宋边吃边道,吃相还算斯文,我想换一套家具,还请王爷批准。

你要家具做什么?苏宸问。

我要搬卧房,所以原先的不能用了。叶宋若无其事道。

苏宸眉头皱着深。叶宋细细看去,其实他这般皱眉的样子很好看。眼睛很修美,鼻子很挺,轮廓很分明,只需往人前一站便有压倒性的优势。

苏宸感受到叶宋那抹探究的目光,很嫌恶地垂眼避开,给南枢夹菜,口上随口问一句:搬卧房做什么?

因为脏啊。

南枢拿筷子的手一顿。苏宸怒目看过来,恰好看见叶宋低下眼帘掩下了眸光,徒留嘴角勾起的半抹浅笑,不由一怔。

网友评论
  • 隔壁老王他
    故事可亲可爱,动人幽默
    2019-09-17 12:35 181
  • 爽爽的日子
    各种被害冤鬼幽魂的猜测在流传,老宅里姑娘媳妇们吓得白天都不敢上楼
    2019-09-16 17:20 933
  • 微信w05191
    卷子发下来我立即想到母亲讲的老宅闹鬼的故事
    2019-09-20 16:07 445
  • 未知的KADO
    1977-2018高考恢复41年,你还记得你那年的高考吗,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2019-09-16 16:00 385
  • 风中摇曳的
    而放在平常说明这个人关系处理的不错
    2019-09-20 17:38 126
  • 此女子脾
    真相大白以后闹鬼就成了长久的笑谈
    2019-09-17 16:04 339
  • 啦啦啦最聪
    如何评价刚刚去世的我国相声界的叔侄搭档?
    2019-09-22 09:16 72
  • 请喊我大哥
    最终结论是,她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2019-09-19 16:53 685
  • 一朵鲜花插牛粪
    但是,她还依旧进去了
    2019-09-23 12:29 937
  • 0晚街听风0
    他们的才华比吸烟,喝酒解愁,解闷
    2019-09-20 02:46 536
  • zjgyj
    他的课程生动活泼,又发人深思
    2019-09-21 01:36 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