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美文 >> 正文

[他山之石]湖畔的一棵芗草 文/陈宇涵

日期:2019-04-18 17:49:1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17

[他山之石]湖畔的一棵芗草 文/陈宇涵(图1)

湖畔的一棵芗草。

[他山之石]湖畔的一棵芗草 文/陈宇涵(图2)

你说,你是湖畔的一棵生命盎漾的芗草。

我从未看到过那样的湖,那样纯净如蛛网织成的湖;我从未听到过那样的湖,那样时时奏响着天堂的静寂之声的湖;我从未触到过那样的湖,那样弥漫着温暖的弹性的湖。

[他山之石]湖畔的一棵芗草 文/陈宇涵(图3)

辽远,缥缈,是她的全部容貌。但我确信我短浅如针的眼睛只能微微扫过她的一斑,而透视不到她深邃的内心。她是静的,静得感觉不到一粒尘埃的旋转,湖面只静静地晃悠着几只青黑的小船。小船被湖的地平线远远地系住,在淡蓝色的雾霭里亦真亦幻。不知是否也有媚惑的美人鸟的歌声,诱使船儿去触礁。但愿每艘船上的舵手都有一双明朗的眼睛。

[他山之石]湖畔的一棵芗草 文/陈宇涵(图4)

她是一枚放大了的绿树叶,我的手臂无法丈量她的长度与宽度,她是圆形还是长方形?每一条水草的扭曲都是叶片脉络的蠕动,每一条金光灿灿的鱼儿都是点在叶上的一颗痣。这枚树叶随着季节的更替而褪去了叶绿素,变得明晃晃的如莹白的天空。

湖中央耸立的座座小巧的墨蓝色岛屿,锁住了多少个故事与传说?让人想起曾经微生物的泛滥对生态带来的威胁,这一座座裹满石灰的岛屿便矗立成了后人为之惊叹的灭钉螺。我想象着这湖畔可能发生过的战争,一场人类大战,一次蝼蚁之战,或一颗果子掉落湖中咚咚擂着战鼓。

[他山之石]湖畔的一棵芗草 文/陈宇涵(图5)

湖的右臂揽着深红色漆成的楼阁,谢灵运在这楼阁之上也曾凭栏而望吧。他是为母亲般宽容的湖所动容还是为自己辛酸遭遇而感慨?至少,不管他是以哀伤还是欣喜倚在湖畔,无限容量的她总带给他慰藉和一颗颗玻璃珠子般坚韧而晶莹的勇气。

峥嵘的南山将她轻轻兜在脚踝,就像仁慈的老父逗弄调皮的女儿。着的湖泊永不会黯然凄怆,因为南山如不改容颜的大地,在世界最寂灭那一刻也依然青松荫浓。

[他山之石]湖畔的一棵芗草 文/陈宇涵(图6)

湖水像光又像影,包围着我没有高度,没有厚度的身躯。这时我成了一粒沙,只在光与影中占据着一颗星星大小的位置。我透明的指尖沾上了一滴她的泪,不咸,不甜。大概这就是她生命的味道吧。她是一汪淡淡的如月光的湖水,九州大地上群裾最长最宽的一片月光。

她已在你存在之前就必然地存在了,我生命的短促不容许我去摸索她历史的渊源,也不要去湖底探个究竟。就这么神秘着吧,就像静静来临的青色黄昏。然而你渺小,你短暂,你是偶然,你是我今生疼惜的一份缘。你在湖畔镂刻的每一个执著都令我感动。我常想,你是以怎样的坚持用你的渺小驻守着伟大?你诞生在这湖畔,血流动着湖水清新的气息,你的性格多么像她,静如处子。你翻阅了无数页 日历的手一定垒过湖畔粗糙的沙粒,一定也携着爱人,默默期待着徐徐坠入湖中的黄昏。我是姗姗来迟了吧?这个秋天,我看到了第一支芦苇也是最后一支芦苇的摇摆。那时,你默不作声,沉静的脸上彰显着你明清了然的心思。我将长长的细细的背影投入岸边棕褐色的浅滩。你没有朝着湖水绽放一个笑容,许是你已在心里向她微笑过千百遍了吧?你没有附在我耳边吟一句七律或五律或现代诗,在我还未到来之前,我于你只是捉摸不透的空白吧。

[他山之石]湖畔的一棵芗草 文/陈宇涵(图7)

而今,因着你的感召我终能借着这片湖照亮了心中的未知,那对梦想的追求的未知,对生活的渴望的未知。也才觉得,这远远抛离了尘世喧嚣的湖畔竟是我久久寻觅的归宿。我狂欢的感官和躁动不安的心都在这湖畔宁静下来了。只有在湖的上空盘旋的苍鹰偶尔弹出的一条条尖锐的琴弦,抚弄着我如水的心灵。我不是放弃了俗世的享乐,也并非厌倦了纷繁的匆忙,而只是这份超然又紧系于大地的宁静,将我活生生地置放在这里。从此我以一个异乡人的身份,朝拜这片异乡神奇的土地。

如果说大自然不贫乏,是因为有了人的填充;山不空洞,是因为有了人的栽种;这片湖泊不孤寂,正是有了你的忠诚驻守。大自然中的任何一件事物的价值都需另外的一些事物来衡量与见证。于是,你用你的身体,驻守在湖畔,直到你的身体成铁成铜;你用文字驻守在湖畔,直到你的文字成树成风;直到你的身体与文字成为不朽的精神!

你的存在,就由我来衡量,见证吧。尽管你说,你只是一棵生命盎漾的芗草。但我依然相信梅特林克所说的:渺小的事物往往包含着伟大的真理那么我该怎样来装扮你?让我将屈原笔下所有的香草都采来给你,散发最美的思想的芳香,如你的人一般,忠诚,敦厚,善良;让我将所有鸟的翅膀的振奋与蝴蝶双翼的颤动都捧来给你,让你感受到湖的每一次轻微的喘息,与你的脉搏同步,细腻,温存,均匀。不,你不需要任何的装扮,你就是你的装扮,你就是装扮中的你。

[他山之石]湖畔的一棵芗草 文/陈宇涵(图8)

往后,漫长而意蕴无穷的岁月,我都将生命的每一崇高或卑微的元素要融进湖里,那么我的每一次呼吸都与她息息相关。同样,我又如何能忘了湖畔驻守的你?我不愿让你孤单,就如你不愿让湖孤单,你成了湖的另一半,而我,则成了你的另一半。

在迎春花开放的季节,也正是我出生的季节,我愿与你并肩,流连在新生的湖畔。霜染的枫叶捉住了整个世界,一如金手掌捉住蛐蛐儿的时候,是你又长了一岁的时候,我愿与你相偎,拥抱成熟的湖水。我们的湖畔没有夏,也没有冬,乾坤朗朗,只为了让你我平分春秋。

你就做一棵芗草吧!让生命盎漾。在模糊的双眼中,看着我容颜闪烁,听我颂一曲拉马丁的歌:

风儿在呜咽哀吟。芦苇叹息哽咽。

湖上空气清新。飘荡着幽香叆叆。

愿眼前听到、见到、闻到的这一切。

都说:他们曾相爱。

[他山之石]湖畔的一棵芗草 文/陈宇涵(图9)

陈宇涵,新生态作家,现居湖南第一师范大学。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芗草

十香菜是河南特色菜,石香菜是河南很常见又很独特的一种作蔬菜。■十香菜与核桃仁凉拌,有健脾、健脑、消食的功效。■十香菜叶与蒜茸等配料捣烂后做凉拌调味汁。

陈宇涵

陈宇涵,主任医师,任职于福建协和医院。

网友评论
  • 嚤兲囵0圉
    应该找明师,但是真正的老师不好找,不如不找
    2019-05-19 11:20 28
  • 沙漠里一片
    “泰囧上演”河南商丘男子游玩泰国时乘坐快艇,拍照时手机掉落在海里
    2019-05-24 05:00 26
  • 为了孩子多
    广西贺州一男子索要薪酬未果,爬上楼顶欲轻生,你怎么看?
    2019-05-16 21:06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