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美文 >> 正文

苏轼昆仲与鄱阳湖及都昌

日期:2019-04-18 17:55:0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08

苏轼昆仲与鄱阳湖及都昌(图1)

我们翻开宋代苏辙的《栾城集卷十三》可以读到他的这么两首诗作,《题都昌清隐禅院》和《除夕夜泊彭蠡湖遇大风雪》读着他的这两首诗中,不由得让我从历史的人文深处,找到一些苏辙与他的苏轼两人与鄱阳湖及其都昌之间,那一段鲜为人知,蛛丝马迹般的故事来。

在苏辙因乌台诗案被朝廷贬知袁州那段时间里,某年的晚春,苏轼曾经携爱妾碧桃,一路乘舟顺长江而下,由鄱阳湖口进入鄱阳湖,他要横穿浩瀚无边的鄱阳湖,远赴袁州去看望受他牵连的弟弟苏辙,没想到在途经都昌水面时,突然遭遇上了鄱阳湖上极为恶劣的坏天气,在狂风恶雨的威逼之下,他只好无奈地将船儿就近停泊在了都昌县城南门之外,南山脚下的湾港里躲避风浪。正所谓,人不留客天留客,世事偏偏就是有那么巧。苏轼因了那次的躲避风浪,才得有机缘下船来游历都昌的南山,于仙踪浪履之间,写下了那首鄱阳湖上都昌县,灯火楼台几万家。水隔南山人不渡,东风吹老碧桃花。历经千年而传唱不衰的《过都昌》动人诗篇。

苏轼昆仲与鄱阳湖及都昌(图2)

那天早晨,苏轼携爱妾碧桃下船登岸,沿着湖边的黄泥土路,高一脚低一脚地走上了通往南山的栈道,来到了南山之上,在南山清隐禅院一个叫做净因的斋室里见到了禅院里的惟空长老。当惟空长老得知眼前来的是当朝名闻天下的大学士苏轼苏东坡时,他真的是情不自禁,喜出望外了,这真是禅院的一大盛事,令禅院生辉啊。于是,惟空长老便恳请苏轼携其小妾在禅院之中小憩几日,他亦借机陪同苏轼他们在山上转开了,并于此同时,还将南山上发生的不少神奇故事以及各种传说,都详详细细,认认真真地给苏学士讲述了一遍。苏东坡闻听之下是趣兴高涨,逸致盎然。他吩咐碧桃取来笔墨,欣然于南崖之上题写南山二子,于野老泉边的石壁之上题写了野老泉三个遒劲大字。当苏轼带着碧桃与惟空长老一起盘桓在谢灵运的东繙经台上,隔着东湖眺望不远的对岸都昌县城里鳞次栉屋宇,还有街道上的一派繁华气象,回过头来看着脚下的泉水潺潺,缤纷的落红片片随流水而去,再看看自己身边已是两鬓苍白的碧桃,自己这一路走来的坎坷,不由得心中是愁绪万千,感概万端,他无以言说之际又文思泉涌,提笔难耐,当即在谢灵运的东繙经台上泼墨抒豪,写下了不朽的千古名篇《过都昌》

苏轼昆仲与鄱阳湖及都昌(图3)

其实,早在苏轼来都昌之前,他已经在宋神宗元丰七年,公元1084年的夏天,在送长子苏迈去汝州赴任的旅途中,曾途经鄱阳湖口,并于月夜泛舟,对石钟山的得名由来进行了深入的考察与探究,只是由于舟行的目的和所行的路途不同,他只是从鄱阳湖边上过了一下,而未能深入到鄱阳湖中去。之后,他写了一篇考察性的游记文章,叫做《石钟山记》他在文章中耐心地告戒我们,在对事物的认知上,一定要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去认识事物的真相,必须做到耳闻目见切忌作主观上的臆断的忠告。

苏轼昆仲与鄱阳湖及都昌(图4)

袁州,是宋代的一个州府所在地,即今天的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地理位置在江西省的西部,袁河的上游,是东连新余西临萍乡,南界安福北接万载、上高和湖南浏阳的那一块地方。

苏辙(公元1039—1112年)字子由,自号颍滨遗老。眉州眉山(今眉山)县人。嘉祐二年,也就是公元1057年,苏辙与其兄苏轼同登进士科。神宗朝时,任制置三司条例司属官。后因反对王安石的变法运动,被贬出任河南推官。到哲宗时,又召为秘书省校书郎。元祐元年起,历任右司谏、历官、御史中丞、尚书右丞、门下侍郎等官职,元丰二年,即公元1079年,因其兄苏轼以作诗谤讪朝廷罪被捕入狱,史称乌台诗案他上书请求以自己的官职为兄赎罪,朝廷不但不准其请,反而将苏辙贬出朝廷,出任监筠州盐酒税的一个官职。到了绍圣元年,也就是公元1094年,他又上书反对变法,因而忤逆了哲宗及元丰诸大臣们的意愿,再次被贬出朝廷,出来时,初任汝州知州,不久后,再贬筠州知州,又知袁州、继责授化州别驾、雷州安置(官制用语,宋朝对犯罪官员的一种处分)最后又再次被贬谪到循州等地。徽宗登基后,他被徙放永州、岳州,继又降居许州。到了崇宁三年,即公元1104年,苏辙终于脱离了仕途的羁绊,在颍川(今河南省禹州市)定居下来,筑室曰遗老斋过起了陶渊明式的田园隐逸生活,专肆读书著述,默坐参禅,借以来打发冗长的日子。

无独有偶,冥冥之中,老天似乎就是注定了要鄱阳湖与都昌跟苏氏兄弟结缘,似乎两者之间有着一段解不开的缘分。

苏轼昆仲与鄱阳湖及都昌(图5)

就在苏辙再次遭贬离开袁州的时候,他同样在途经鄱阳湖都昌水面时也遭遇上了险风恶浪,为了躲风避浪,苏辙亦将船湾泊在了南山之下的港汊里,并且也和他的一样,登上了南山去游历。这从他的《题都昌清隐禅院》一诗中读得出来:北风江上落潮痕,恨不乘舟便到门。楼观飞翔山断际,松筠阴翳水。升堂猿鸟晨窥坐,乞食帆樯莫绕村。谁道溪岩许深处,一番行草认元昆

从北风江上落潮痕以及楼观飞翔山断际两句,我们可以理解他们是在横过鄱阳湖的中心湖面都昌段时,遭遇了狂野的北风而泊船南山的。站在南山的清隐禅院前的高台之上,只见鄱阳湖上游动的松门山已经被巨浪打翻了。由此可见当时的鄱阳湖上的环境是多么地恶劣啊。

苏轼昆仲与鄱阳湖及都昌(图6)

而谁道溪岩许深处,一番行草认元昆这句,却是他惊奇地发现,原来他苏轼先前也曾来过了此地的真实心情写照。因为苏辙是在游历南山的时候,看到了苏轼题写的南山以及野老泉等处的墨痕时,才知道苏轼于他之前也到过这鄱阳湖上的都昌南山的。

在人们惯有的意识里,鄱阳湖是温婉柔美的,是小家碧玉似的水灵女子,缺少了洞庭湖那壮汉般的苍凉、雄浑与大气。而这样的感觉,在苏氏兄弟的眼里是绝然不同的。鄱阳湖是具野性的,是狂野不羁的,是让人害怕的。

从苏辙写的另一篇诗作《除夕夜泊彭蠡湖遇大风雪》暮发枭阳市,晓榜彭蠡口。微风吹人衣,雾绕庐山首。舟人释篙笑,此是风伯候。划舟未及深,飞沙忽狂走。晴空转车毂,渌水起冈阜。众帆落高张,断缆已不救。我舟旧如山,此日亦何有。老心畏波澜,归卧寒窗牖。土嚢一已从,万窍无不奏。初疑邱山裂,复恐蛟蜃斗。鼓钟相轰武,戈甲互磨叩。云霓黑旗展,林木万弩彀。曳柴眩人心,振旅拥军后。或为羁鴜吟,或作苍兕吼。众音杂呼吸,异出殊圈臼。中宵变凝冽,飞霰集飞糅。萧骚蓬响乾,晃荡窗光透。坚凝忽成积,澎湃殊未究。缟纻铺前洲,琼瑰琢遥岫。山川莽同色,高下齐一覆。渊深窜鱼鳖,野旷绝鸣鸲。孤舟四邻断,余食数升糗。寒齑仅盈盎,腊肉不满豆。敝裘拥衾眼,微火拾薪构。可怜道路穷。坐使妻子诟。幽奇虽云极,岑寂顷未觏。一年行将除,兹岁真浪受。朝来阴云剥,林表红日漏。风梭恬已收,江练平不绉。两桨舞夷犹,连峰吐奇秀。同行贺安稳,所识问癯瘦。惊余空自怜,梦觉定真否。春阳著城邑,屋瓦冻初溜,艰难当有偿,烂漫醉醇酎来解读苏辙的话,他在鄱阳湖上遭遇恶劣天气的次数还不少呢,这也足以证明,苏辙对鄱阳湖的了解和认识是客观而真实的。

苏轼昆仲与鄱阳湖及都昌(图7)

从暮发枭阳市,晓榜彭蠡口来看,苏辙是傍晚在都昌起锚出航的,走了一夜的路才与黎明时分赶到了鄱阳湖口。诗中的划舟未及深,飞沙忽狂走。晴空转车毂,渌水起冈阜。众帆落高张,断缆已不救。说的是船行还没多远,湖面上已经是沙飞水走,黑压压的一片险象环生了。晴空里突然遭遇天气的变化,穿上的帆缆都被大风给吹断了。初疑邱山裂,复恐蛟蜃斗一句,更加是将鄱阳湖上的黑风恶浪描写的淋漓尽致,活灵活现。由此可见鄱阳湖上的风浪之凶险恶劣,是人们去无法预知的,是不可预测的。鄱阳湖同样具备了洞庭湖的豪放与苍迈气慨,一点也不比洞庭湖逊色。所不同的是,鄱阳湖要比洞庭湖更加的沉稳,更加的老练罢了。

苏轼昆仲与鄱阳湖及都昌(图8)

从以上的诗作中,我们不难理解,苏氏兄弟在鄱阳湖上的遭遇是空前的,是别人无法去理解的,所以,我们不无欣慰地这样想,多亏了鄱阳湖上那无法预知的恶劣环境,才使得鄱阳湖在苏氏兄弟的心底烙下了深深的印痕,让他们终生不忘鄱阳湖上的遭遇,用文字将他们与鄱阳湖和都昌紧紧地在了一起,成为了我们鄱阳湖以及鄱阳湖人永远的精神财富。

苏轼昆仲与鄱阳湖及都昌(图9)

有道是:苏贤昆仲过都昌,巧缘觅踪上南山。鄱阳湖风波恶,翻经台上等闲看。这便是苏轼与苏辙兄弟两人在同一时期的不同时间段里,泛舟路过鄱阳湖上的都昌水面时,先后与鄱阳湖及其鄱阳湖上的都昌县,结下的千古奇缘和神话传说般的故事。

苏轼昆仲与鄱阳湖及都昌(图10)

明然,中国散文学会、江西省作家协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中国•鄱阳湖文学研究会会员。

明然创作观。

将灵魂植入文字,文字栽种心田。任她肆意伸展自己的触角,在文学土壤中触摸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感受生命四季,领悟四季物语,以出世、入世情怀,以无为姿态,直达生命主题。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鄱阳湖

鄱阳湖位于北纬28°22′至29°45′,东经115°47′至116°45′。地处江西省的北部,长江中下游南岸。鄱阳湖以松门山为界,分为南北两部分,北面为入江水道,长40公里,宽3至5公里,最窄处约2.8公里;南面为主湖体,长133公里,最宽处达74公里,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也是中国第二大湖。有70%的水域在江西省九江市境内,其馀20%的水域在江西省上饶市境内,10%的水域在江西省南昌市境内。汇集赣江、修河、鄱江(饶河)、信江、抚河等水经九江市湖口县城注入长江。鄱阳湖上承赣、抚、信、饶、修五河之水,下接长江。鄱阳湖是世界上最大的鸟类保护区,“鄱阳湖畔鸟天堂,鹬鹳低飞鹤鹭翔;野鸭寻鱼鸥击水,丛丛芦苇雁鹄藏”,每年秋末冬初,有成千上万只候鸟,从俄罗斯西伯利亚、蒙古、日本、朝鲜以及中国东北、西北等地来此越冬。如今,保护区内鸟类有300多种,近百万只,其中白鹤等珍禽50多种。鄱阳湖被称为“白鹤世界”,“珍禽王国”。

网友评论
  • 惠东帅气小
    兴凯湖烟波浩淼、气势磅礴,最早是肃慎族的生息地,他们是渔猎文明的代表
    2019-05-17 20:4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