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美文 >> 正文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7)-万宝山下的枪声

日期:2019-03-14 09:13:0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6

一。

上个世纪30年代末,吉林省蛟河县的大兴区。

经过多年的颠沛流离,爷爷带着家人,终于在蛟河县的大兴区安家落户了。他们在当地乡亲们的帮助下,开荒种地,春种秋收,维持生活,还算稳定。

此刻,大兴区的万宝山上,片片树林,郁郁葱葱。遍地山花,竞相开放。簇簇灌木,枝繁叶茂。遍山的山里红,托盘儿,榛子,核桃等果实累累,缀满枝头。

半山坡上,16岁的父亲正和邻家年过半百的老卢大爷在收着刚成熟的玉米棒子,往筐里扔着。

骄阳似火的天气,让他们俩的头上直往下淌着汗水,茁壮的玉米秆一人多高,宽大的玉米叶子偶尔地拉在父亲和老卢大爷的胳膊上,脸上,出了一道道血凛子,但谁也顾不上理会它,只有当汗水淌到了眼睛里时,才不得不稍作停留擦一把汗水,随即又忙活了起来。

半晌,四大筐子的苞米已装得满满的了。

这时,父亲才直起了腰,往山下望去。这一望不要紧,竟然脱口感叹了一句:真美啊!

此时的山下,一片片绿树丛中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红色果实,形成了美丽图案的点缀;一块块田地里面禾苗茁壮成长,如同镶嵌在绿色大地中的碧绿翡翠;一户户农家草屋掩映在这绿色丛中,衬托出了这片土地上的盎然生机。

这真是万宝山哪!父亲由衷地赞叹着。

哈哈!知道这是藏宝的山了?老卢大爷将自己下巴的胡须捋了一把,从怀中掏出了烟袋,装满了旱烟叶,划着洋火点着,吧嗒吧嗒地抽了几口,其实呀,咱这万宝山并不叫万宝山,应叫望宝山。

望宝山?父亲很是惊讶。

对,望宝山。老卢大爷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望着天空,很是感慨。

相传哪,那是嘉靖年间,有一个军队统领,因为遭到奸佞小人的陷害,被满门抄斩。这之前,他让手下的一个心腹带着他的老父亲先行逃走,他们随身带了一坛子珍珠宝物,留作后用。不料,途中又遭人追杀。当逃到我们大兴区的这座山时,实在走不动了。老爷子就让那个心腹把随身带的那坛子珠宝就近埋在了山上。那时天已经擦黑,埋完之后又匆匆地踏上了逃命的路程…。

那以后怎么样了?父亲急不可待地。 唉!日后他们找到了安全的藏身之处,就让那个心腹带人回到这座山上,找了不知道几个来回,找了几天愣是没找到。

那他们埋的时候没留记号吗?父亲急切地问。

唉!留是留了,可是埋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又是匆忙之间埋的,尽管是留了记号,可是怎么也找不着哇!…后来他们在山下呆呆地往山上望了老半天啊!最后无奈只好不找了,走了。

没找着,多可惜呀!父亲搓着手,不无惋惜地说着。

后来,大兴区的人们就把这座山叫做望宝山。老卢大爷的语气也不免带了些许的惋惜,可是过去了几百年,人们却渐渐地把望宝山叫成了万宝山了。

这样也好啊,我们的山就是拥有万宝的山!父亲兴奋而又自信地说,因为这山上到处都是宝,要不咱们村的人家家户户都饿不着呢!

是啊,万宝山给了我们大兴区的父老乡亲无穷的宝贵财富,资源,乡亲们就是靠着这些财富和资源,才能够世世代代地生活到现在啊!哈哈哈…。

这两人边说边笑着的兴致,似乎把还处在统治下的现实情景早已忘记了。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7)-万宝山下的枪声(图1)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7)-万宝山下的枪声(图2)

二。

父亲和老卢大爷整理着玉米筐,把扁担穿上了绳子,准备挑着下山。

父亲望了望南面的奶子山,又望了望西北面的北大砬子山(即拉法山) 奶子山是那样的柔美,曲线圆缓有致,极富灵动之感;而北大砬子山则巍峨挺拔,高耸直立,颇具气宇轩昂的伟岸之气。两山遥遥相对,形成鲜明对称。

这奶子山和北大砬子山都这么有特点,是老天爷造的吧?父亲的兴趣又来了。

哈哈!这你可说对了!这两座山哪,可是咱蛟河的名山哪!它们可都有自己不寻常的来历呀!老卢大爷的兴奋劲儿也上来了!

啪啪!—突然,两声抢响,打破了山上的宁静,也打断了两人的说话。

两个人立刻都蹲了下来不动了,紧张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老半天,才听到很远的地方有人跑过去,嘴里叽哩哇啦地不知在说着什么。

是鬼子!父亲小声地说。

别出声!老卢大爷急忙制止。

又等了老半天,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老卢大爷才起身,对父亲说:

又是煤窑的工人跑了的,小鬼子追人的。这会儿没什么事了,赶紧下山回家!

二人不由分说,挑起玉米筐,急匆匆地向山下走去。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7)-万宝山下的枪声(图3)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7)-万宝山下的枪声(图4)

三。

蜿蜒的山间古道曲折地伸向山下。

两人挑着苞米筐匆匆地走在这长满了野草的古道上。

正走着,父亲听到路旁的灌木草丛中好像有人在小声地招呼着他们,赶紧叫老卢大爷停下,看个究竟。

父亲拨开茂密的灌木一看,吓了一跳!原来里面躺着一个人。只见那个人腿上都是鲜血,也许是疼的,他的脸上直冒冷汗。

老卢大爷掀开那个人的裤腿看了看,是枪伤!就问那个人,你是干什么的?

我不是坏人。你们帮帮我…帮我止止血…那人咬着牙恳求着。

看你也不像坏人,你等着。老卢大爷转身告诉父亲说,在刚下山的路旁边有一个大马粪包,你把它摘来,记住,不要弄破了。

唉!父亲应声而去。不一会儿,拿着一个大马粪包回来,递给了老卢大爷。

只见老卢大爷撕开了那人的流着血的裤腿,找到了流血的伤口,将那马粪包撕开一个口子,把里面的干末都倒在了伤口处,之后就用撕下来的裤腿布包好。原来那大马粪包是一种中药,医书上叫马勃是专用来止血的外伤药。

老卢大爷告诉那人,现在是白天,不好把他带回家中,一会儿给他送点吃的,等晚上再把他接到家里养养伤。

那人连忙说: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儿就走,不连累你们了!

不行,你还带着伤呢!在这里等着啊,一会儿我们给你送点儿吃的。老卢大爷说道。

谢谢你们的好意了!我还有事要办,你们赶紧回吧!

看到那人执意不肯,父亲便和老卢大爷挑着苞米筐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之后,父亲带着吃的玉米饼子来到山上,再找那个人时,那个人已没了踪影。父亲当时感到特遗憾。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7)-万宝山下的枪声(图5)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7)-万宝山下的枪声(图6)

四。

终于盼到投降的那一天了!

父亲到煤窑干起了活。起初是井上活,后来到井下挖煤。爷爷还是带着大爷,三叔,四叔在大兴区种地为生。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奶奶去世那一年,率先打起了内战。常常是白天的中央军来了,把老百姓抢得鸡犬不宁,就匆匆逃走;晚上,党的解放军又来了。把军队祸害的地方安抚了一顿,继而又打老蒋去了。

那时,父亲受到了煤窑里的地下党的宣传教育。很快就参与到他们当中,和他们一起进行了一些的活动。

一天夜里,大兴区的农会主任找到了父亲,领着他星夜赶路,到了奶子山下的山坡上。借着星光,父亲看到了几位解放军的首长,又看到在他们的右侧还有黑压压的不少人,这可能是解放军吧!

这时,一位很瘦很瘦的但个子却挺高的首长问父亲,去往拉法,新站的道路熟不熟?父亲告诉他很熟。那位首长一听就对农会主任说,就他了。原来是让父亲给他们做向导。父亲欣然地接受了任务,并很的完成了任务。

后来,过去很多年了,父亲才知道,那次做向导,就是为咱们蛟河著名的拉新战役做的向导啊!但他却到末了也没有想到,给他布置任务的那位解放军首长就是1955年授予中将军衔的梁兴初将军。可惜,当时的知情人,如今一个也没有了,否则,有健在的话,还不知会有多少更加精彩的故事细节呢!

「原创」那早已远去了的风云记忆(7)-万宝山下的枪声(图7)

五。

建国后,前窑和后窑所有的井口,都收为国有,先经军管会过渡接收,不久又移交给地方政府,成立了蛟河矿务局,统一管辖全省的五大局矿,即蛟河煤矿,通化煤矿,辽源煤矿,营城煤矿和舒兰煤矿。

此时,父亲已在矿上的老六坑担任通风段段长了。爷爷又把大爷,三叔和四叔送到了矿上,当上了新中国的第一代采煤工人。

不久,父亲,三叔,四叔先后成家,矿上分给了他们住房,他们和爷爷,大爷,老姑一起都从大兴区下了山,搬到了矿上居住。

在党和国家领导下的煤矿里工作,生活,有固定的工资收入了,吃得上饭了,不再挨饿了,尤其是不再挨打挨骂了,有真正做人的资格了,有当家做主人的地位了!矿上还先后送父亲参加市,地区的干训班学习,还送大爷,三叔,四叔去扫盲班学习…这一切都让爷爷和家里人激动无比!

爷爷告诉家人,得好好工作,不能偷懒,要多出力,多做贡献,去报答党和!没有党和,哪有今天的好生活!没别的,只有用好的行动去报答党和的恩情,才对得起国家!正由于此,父辈们在他们的一生中,把全部力量都投入到了他们的工作中去了。

记得,矿上为了培养三叔当劳模,先后考验他数次。都是悄悄地在掌子面的暗处盯着活儿。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观察。三叔那冒着还没有消散的炮烟冲到了掌子面里面,挖出煤窝,打上顶子柱,拿起大板锹,一刻也不停息地往煤镏子槽里攉煤,完全处于旁若无人的状态,感动了在场的所有领导。特别是一次攉煤时,竟然碰到了一个领导的身上,把他吓了一大跳!这在当时被传为美谈。

当年的那些往事,尽管已经过去六十多年了,但至今还时不时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网友评论
  • hanqing28
    越堵车越派远单子,乘客着急
    2019-03-22 06:23 36
  • 那是一辈子
    滴滴的恶毒之处就是想搞乘客的取消费
    2019-03-21 09:36 38
  • 薇薇安999
    姚麦时代早已远去,火箭为什么还这么受欢迎?
    2019-03-19 00:01 30
  • 小小怪wg
    死期都不远了,自己浪费油钱,浪费时间
    2019-03-19 22:24 3
  • 吃饭用大碗
    上联:秋已远去花褪色,怎么对下联?
    2019-03-16 23:4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