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美食 >> 正文

《竹溪味道》4 :蚕豆

日期:2018-10-27 12:05:21 来源:互联网 编辑:碗豆 阅读人数:845

龙坝潘家湾沟老上有两分蚕豆地,这是我老丈人为我种的。老丈人八十多了,已多年不再务农,身体还算健旺,每年种上两分地的蚕豆,来为我而种,二来活动筯骨。每逢清明时节,给丈人爷上坟,都要经过蚕豆地,游走在乡间的田埂上,看到排排碧绿的蚕豆苗,它们长得生机勃勃,茎杆节叶上爬满了朵朵攀升的蚕豆花。繁茂的小花似乎在骄傲地向我叫嚷,今年的碗豆又会喜获丰收。

我从小就喜食蚕豆,儿时喜欢吃老蚕豆。把晒干的老蚕豆炒熟,质坚如铁,牙口不好的对它是奈何不得的。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有铁蚕豆当零食是很幸福的。如今年纪大了,松动的板牙与门牙已不敢再去碰那铁豆,幸好我还喜欢吃嫩蚕豆,不然我就会感觉我这辈子会多份残缺。因为喜欢吃,连摘蚕豆角儿、剥蚕豆也感觉是种娱乐。盛萝筐刚摘下山的青蚕豆角儿,面前放两个大碗,嫩的蚕豆米放在个碗里,用于炒着吃,稍老的蚕豆米放在另个碗里,用于炸着吃、焖着吃。偶尔剥岀几粒秧嫩秧嫩的就直接喂到嘴巴里,清香的浆汁顿时满口生津。

去年夏天,我去绍兴游玩。来到鲁迅故居,我自然要去拜会幼年课本中的"茴香豆"。在深巷的家小店,我终于见到了它。就着壶绍兴花雕,牙齿细细地碾磨着回香豆,脑子里搜索着已经模糊的《孔乙己》中的段落和句子,我好像真的看到了市井中,位年过不惑的读书人,那潦倒而不羁的身影……

清代植物学家吴其濬写道:"夫其植根冬雪,落实春风,点瑿为花,与麦争场,高岂藏雉,同葚共熟,候恰登蚕,嫩者供烹,老者杂饭,干之为粉,之为果。"或许这也是我喜食蚕豆的原因之,当然,嫩蚕豆带给我的口舌之快和老丈人无言的情意是主因。

嫩蚕豆上市,贵在享其乡土之味,最好不要与荤类食材混搭,以免喧宾夺主。我很赞同前人袁枚的烹饪观,他在《随园食单》中述曰:"物有物之味,不可混而同之。犹如圣人设教,因才乐育,不拘律。所谓君子之美也。今见俗厨,动以鸡、鸭、猪、鹅,汤同滚,逐令千手雷同,味同嚼蜡。吾恐鸡、猪、鹅、鸭有灵,必到枉死城中告状矣。善治菜者,须多设锅、灶、盂、钵之类,使物各献性,碗各成味。嗜者舌本应接不暇,自觉心花顿开。"这位袁大才子不仅有科学的饮食观,而且对蚕豆也是衷爱有嘉,他在《随园食单》中说:"新蚕豆之嫩者,以腌芥菜炒之甚妙,随采随吃方佳。"这种吃法,我没吃过。但对"随采随吃方佳",倒是颇有体验。

蚕豆既是粗粮,又是小菜,既是"闲食",又是补品。立夏时节,刚上市的蚕豆,嫩、糯、香、鲜。蚕豆的吃法有好多种,可煮、可炒,可凉拌、可油炸,可作炒菜或汤,也可以制成各种小零食。我做蚕豆常有这样几种花式:清炒蚕豆、韭菜炒蚕豆、蚕豆猪肉饼、松籽炒蚕豆、高汤焖蚕豆、蚕豆玉米排骨汤、油炸嫩蚕豆。用鲜嫩的蚕豆做汤是我最喜欢的吃法。做法也很简单,蚕豆去皮,不洗,立即到锅里。大火烧开,把搅好的蛋液均匀地淋上,放盐,添油,撒少许葱花,即可食用。这道蚕豆蛋汤,好吃又好看,恰似"黄花朵朵,绿芽点点",吃在嘴里,爽滑柔软,炒不可言。遗憾的是,吃这道汤的时令太短暂了。谣云:"蚕豆青,蚕豆黄,青的嫩,老的黄,由青转黄太匆忙。"蚕豆的鲜嫩期的确很短,美好的事物总会有遗憾的。在期盼中等待来年的碗豆发芽、开花、结豆,这也算是生活的种节奏。

尽管蚕豆清新爽口,营养丰富且利于健体养颜,但次不可进食过量,凡事都要讲究个"度"。因为豆类属高热值食品,经消化后易在腹中产生气体从而引起腹胀,特别是晚餐要尽量少食,否则床塌之上,频发异响,加之气息恶劣,势必影响人家休息,那就不礼貌了。

碗豆地

蚕豆角儿。

剥蚕豆。

韭菜炒蚕豆。

蚕豆炒韭菜。

小葱炒蚕豆。

清炒蚕豆。

红椒炒蚕豆。

蚕豆猪肉饼。

高汤煮蚕豆。

五彩蚕豆。

蚕豆玉米排骨汤。

茴香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