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科技咖 >> 正文

都2019年了,你为什么还在创业?

日期:2019-07-21 22:24:2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758

六个人,六个答案。

都2019年了,你为什么还在创业?

一个玩笑般的问题背后,是创投市场的无奈现状。过去半年,不少新经济公司成功IPO,但市值腰斩、估值倒挂者众多。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变了,以前人们趋之若鹜的胜利终点,今天成了另一个艰难的起点。

而在一级市场,有媒体预测,2019年全年投融资交易笔数很可能跌至2014年前水平,全年投融资交易金额很可能跌至2015年前水平。创业者融不到钱、投资人募不到资,成为了常态。

美团创始人王兴调侃过:

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创业,该何去何从?

这里,有六个人的答案。

梦想

姓名:梁军

年龄:49岁

创业时间:2018年

公司名称:新视家

赛道:硬件

项目概况:通过互联网技术,打造围绕屏幕以及人工智能技术的家庭IOT平台,目前主要产品为教育一体机。

2019年1月,梁军决定暂停电视业务。

“我觉得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钱不够,虽然我们有能力,但电视这个产品所动用的资金、品牌的压力都很大,而且竞争更加激烈;一个是团队精力不够,两个产品同时做要么就是delay,要么就是做得不够好。”梁军告诉燃财经。

他所说的两个产品,一个是互联网电视那是梁军钻研了6年的领域;另一个是家教一体机梁军刚刚涉猎不到6个月的领域。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互联网电视对梁军的重要性。7年前,他离开联想加入乐视便是为了互联网电视,后来的事情众所周知,乐视资金崩盘,连带着旗下所有的业务都受到了影响。

离开乐视后,梁军先是休息了三个月,“第一个月相当兴奋,第二个月觉得也还行,第三个月开始有点儿担心了”“猎头过来找我,我一个都没见,就是觉得过去积累了那么多经验,虽然说不上成功,但如果这些经验没有折腾点儿事情出来,就觉得不甘心。”梁军回忆道。

因为不甘,2018年5月3日,梁军踏上了创业之旅,拉着几个老哥们,成立了一家名为“新视家”的公司。

起初,他探索了两个产品—电视和家教一体机。

但电视业务问题多多。一方面电视市场已经是存量厮杀,且换机率较低,另一方面,新视家面前还有小米这样的竞争对手,更何况,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智能电视销量增长率为-7.4%。

这并不适合初创团队。梁军表示,“我们的核心思路是公司先活着,只要渡过了第一期活着的难关,后面才有更大的机会。

因此,等到真正大规模发力时,新视家选择先研发一款智能教育一体机,智能硬件恰好是他们擅长的领域。作为公司的首席员,梁军需要专注,“光APP就有200多个,产品上线前那一个月的双休日几乎都没有回过家”

今年3月,梁军在朋友圈写下:我们不放弃对远大梦想的追求,也不羞于启齿先活下来。

他的远大梦想到底是什么?在此之前,新视家定位为“围绕屏幕+人工智能构建家庭IOT平台”但在一个多小时的沟通中,梁军并没有提及他的远大梦想,他反反复复强调“活着”这个词被提及了12次。

或许等新视家活下来,所有人都可以见到他的远大梦想。

成长

姓名:黄越

年龄:41岁

创业时间:2012年

公司名称:木鸟短租

赛道:民宿

项目概况:C2C模式的短租与民宿预订平台,目前已有70万+套房源,覆盖海内外400个地区。

2014年,黄越被投资人放鸽子—因为同做民宿短租的“爱日租”宣布倒闭,投资人决定撤回投资合同

短时间拿到融资已不现实,团队东拼西凑了200万元继续维持。彼时,“百租大战”愈演愈烈,为占据市场,团队把大部分资金用在拓展新用户和房源推广上,200万元的资金撑不了多久。

黄越不忍心看着自己做了三年多的项目就此泡汤,他想到了卖房。后台的数据是支撑他这么做的信心,“房客在增长,供给端在增长,用户的满意度也在增长,你就觉得没有做错”

为迅速获得资金,他以低于市场价10万元的价格出售,但要求对方一次性付清。一周后,资金到账,而此时公司账面上只剩380元,为零。

5年以后,回忆当初的情景,他觉得那是最难的时刻,也是让他快速成长的时刻。

“本来你以为网站做好了,广告做好了,就应该有海量的用户,两年后,你发现发展速率不对,房东入驻应该是有动力的,供给端不会一夜出现,这不是一个迅速爆发性增长的市场。”黄越表示,“这个行业是个马拉松赛跑,他不是像滴滴那样可以很快冲到第一,供给端充足是需要时间的。”

这样的判断也让他开始更清楚地认识到自我造血的重要性,“既要生存也要发展”如今,回忆起来,他觉得那个时候支撑他的是信仰,他坚信,在民宿这个领域,资本市场会出现2-3家上市公司。

木鸟短租不是最初被看好的那一个—起初,黄越参加创业比赛节目惨败,“我们的投资人当时发了个短信告诉我说,评委判定的胜利和失败都是假象,最关键的是三年以后还有哪些公司能活下来”

2018年,资本寒冬来袭,很多创业公司融资吃力,但早就开始自我造血的黄越甚至觉得有些庆幸。同时,2019年5月,木鸟短租再次获得资本青睐,获得整个短租民宿行业年度首轮融资,在他看来,创始人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帮助团队选择一个方向,“如果是三角形的话,我觉得创业方向这个是顶点,左下角是人才,右下角是资源,如果方向错了,那其他两个也没有用”

如今,7年过去了,他依然坚持在创业的路上。“如果说天底下有一个让人成长最快的职业,那就是创业。”黄越坦言,“这种成长是全方面的,不仅仅是认知,更是毅力、团队等等。”恰如,2014年的那次资金危机一样。

姓名:王建

年龄:31岁

创业时间:2017年

公司名称:柳叶刀烧烤

赛道:餐饮

项目概况:已在北京开三家店,单店盈利,获得500万元天使轮融资。

柳叶刀创始人王建明显感受到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

2017年,因为想做一家干净的烧烤店,还在读书的他决定创业。但现实社会远比象牙塔要复杂,“租房”这件事儿让他饱受摧残。

明明合同存在明显bug,合伙人提出了修改意见,但房东把笔一扔:给你们十分钟,不签我现在就换人。

签下合同之后,烦心事接踵而至。“房东想要讹钱,向有关部门虚假举报我们卖假货,不给钱,就一直举报,我们当然不甘被敲诈,就来回拉扯。”王建表示,最过分的时候房东把餐厅的墙给拆掉了。

另外一方面,柳叶刀的业绩虽然很好,但资本却不认可。“早期,我们被投资人轻视了不下30次,一次次满心期待一次次杳无音讯,甚至在签完投资意向书后又被放鸽子。尤其做医生习惯了甲方身份,在被一次次拒绝后,这种失落与沮丧,极少有人可以理解,我们只能是互相打气,继续努力。”

最难的时候,账上只有几万块,却要交二十万的房租。王建不知如何是好,寒冬腊月,从不抽烟的他坐在大马路上想要抽烟缓解压力,可是偏偏风太大,打不着火。

后来,情况终于好转。“在我们把营运数据做到了一家餐厅能做到的极致之后,终于,在一个合伙人生日的时候,我说我送你一个生日礼物,我们融资成功了。”

王建记得那一刻的感觉,“不是欣喜若狂,而是如释重负,当你背负团队期待的时候,要知道,这种滋味并不好受”除去团队的期待,还有身边朋友的帮助,“早期启动资金80万就是借来的,很多同学拿出了自己的奖学金”

创业虽然辛苦,但王建打趣道,最轻松的时候就是打车的时候,因为在出租车上睡觉可以补充体力,“北大校领导视察校友创业的时候,说我就是典型的外科医生,想在哪里睡就在哪里睡,想几点睡就几点睡”

机会

姓名:纪建平

年龄:70后

创业时间:2017年

项目名称:艇自游科技

赛道:旅游

项目概况:盘活闲置的帆船、游艇资源,打造一个海上滴滴。

已过不惑之年的纪建平并不觉得机会消失了。

他想要盘活现有的帆船、游艇资源,“之前沿海岸线骑行的时候到了三亚,一个大哥说要带我开着他朋友的游艇出海钓鱼,但游艇长时间不用,800多万的游艇下面长了很多海蛎子。”

这样的情况并非偶然。“搭载皮划艇出去玩,租一天也才60元,大部分情况下,租客玩一个小时就把皮划艇给送回来了。”纪建平表示。

于是在2017年年中,他拉了几个好哥们,一起创业。作为项目的第一发起人,纪建平用了两年时间跑通所有的业务模型,他要打造一个“海上滴滴”两年,他没有问资本市场要过钱。2018年,为了维持团队运转,他甚至卖掉了家里的一套房子

但其实他没有必要这么苦,“2017年,融资并不难,也有朋友要给我们投钱,但我觉得不能仅仅靠一个故事就融资,还是得先跑通”

纪建平这么做是为了让自己提前进入创业状态,钱要省着花,“机票一般都是几百,很少过千,住宿的票特别便宜的就不报了,时间不赶,飞机就订晚上的,如果是火车的话,卧铺比高铁还要便宜一半,住宿青旅最便宜,其次是民宿类”

跑通所有业务线后,纪建平决定开启融资,对他而言,眼下的项目不仅仅是他的梦想,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在机会面前,他不能放弃。

不甘

姓名:刘华(化名)

年龄:70后

创业时间:2012年

项目名称:保密

赛道:大消费

“很多人做O2O都融到钱了,我们觉得自己也能。”刘华如此回忆过去那段时光。

2012年,他首次创业,选中的是生鲜赛道,并且在这个赛道一扎就是7年。他做生鲜经历了1.0-2.0-3.0三个阶段。

2012年-2014年,1.0阶段做供应链,赔了400多万;2015年-2017年,2.0阶段做O2O平台,赔了1000万。其中500万是融资款,另外500万是当时他们的代业务的收入。

1000万是怎么赔光的?彼时,O2O大火,所有人都想挤进第一梯队以获得下一轮融资,于是各家都疯狂打补贴,“一个月广告费有200万”且补贴的力度还在不断加大,“本来送十块钱的东西,后来改送三十快钱的东西”与此同时,团队疯狂扩张,“最多的时候,一天有20多人同时入职”

钱烧完了,刘华的项目依然没有走进第一梯队,O2O也开始降温,见了30多家机构,融资无果,刘华砍掉了近40%的员工

但刘华并没有停止创业,“你就是觉得不甘心,本来你想着公司一步步从200人壮大到300人、400人、1000人,最后上市,倘若仅仅因为没有钱就放弃那太可惜 了,毕竟你已经投入了那么多的财力和物力。”

资本已经拒绝给予支持,他找朋友借来了500万勉强撑了半年。他必须自己造血。交了2000多万学费后,刘华决定不做供应链,不做补贴,只做中间的服务+工具。这让他在2018年做了一亿营收,800万净利润。

但他觉得不满足,“我们是一个7年的创业公司,你看美团、滴滴和拼多多,和他们比,我们差太多了”他的目标是做一家令人尊敬的企业,“像BAT那样”

也是因为这份不甘,让他在低谷时坚持,如今经历过O2O的风波,他越发觉得创业者应该经得起折腾,“经历过一次没钱的时候,才叫真正的创业”也是因为这份不甘,即便在“最差”的2019年,他依然没有退却。

价值

姓名:李浩

年龄:37岁

创业时间:2014年

项目名称:火星文化

赛道:文娱

项目概况:以卡思数据为引擎,深耕短产业链,涉及短广告、短、红人经纪和电商等业务。

2018年上半年,火星文化创始人李浩做了一个决定—放弃原有的PGC业务,全部转型为KOL业务。

彼时,火星的PGC广告发行业务做得风生水起,并被评为“2017年十佳MCN机构第一名”但到了2017年年底,李浩发现了异样,“有一次开周会,数据团队汇报的时候说整个流量增长到了顶点”

“为什么没有增长了呢?”李浩发问。一个礼拜后,数据团队告诉他的答案是增长都被抖音和快手两个APP拿走了,“我们花了两个礼拜研究抖音和快手的产品逻辑,我的判断是整个PGC行业都会受到影响,它一定会被更短时长的给取代掉”

“我要求大家一定要全力往KOL业务转,他们会说好的,我们在转”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李浩发现很多人的精力依然在PGC业务上。

于是,他决定自断后路,直接砍掉了PGC业务,但是没有裁员。但这并不能阻止人员流失,一些不太认可这个方向的员工选择了离开。全面转型意味着从0开始,“我们的执行能力还是很强的,三个月后在KOL板块又做到了500万以上的单月营收”

2018年,资本出手越来越谨慎,李浩开始更加注重利润,因为融资成本过高,他决定放弃融资,全面自我造血。同时,李浩表示,有三家一直支持的老股东过程中投入了资金增持了股份。他想在2019年实现全面盈利,并且在未来的三年寒冬里,努力活下来。

他相信火星是一家在内容产业上下游创造实际价值的公司,帮助内容从创作、传播、变现等各方面赋能提效的卡思数据是创造价值的武器,他也坚信,只有创造价值的公司才有可能活下来

而这才是商业的本质。

写在后面

创业从来都不是一条好走的路,这条路上荆棘满布,困难重重。

掰开来看,每一个创业者的故事都是相似的,他们遇到的问题无外乎资金、业务、人才三个方面,但是因为赛道、资源、认知等诸多原因,导致他们的故事出现了多个不同的版本。

回顾历史,你会发现,无论是多么糟糕的年份,依然会有勇士因为看到了机会走上这条路,而那些已经在路上的并不会因为寒冬而就此放弃,他们坚持的理由不同,却又高度一致。

只要这些东西还在,创业就不会止步。

你为什么创业?

回复交流加入创伙伴创业群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创业

创业是一种思考、推理和行为方式,它为机会所驱动,需要在方法上全盘考虑并拥有和谐的领导能力。创业必须要贡献出时间、付出努力,承担相应的财务的、精神的和社会的风险,并以获得金钱的回报、个人的满足和独立自主为目的的社会行为。

网友评论
  • 行云流水80
    2019学什么创业好?
    2019-12-06 05:36 378
  • zhaoyanku
    2019创业做哪方面,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2019-12-08 21:25 96
  • 从不多期望
    但我想说你应该正视你的梦想了,难道你还不明白,你的穷苦之命大多情况是上天注定的
    2019-12-03 23:44 245
  • 三板桥罗汉
    马云爸爸的梦想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但是他是靠他工作挣的钱去养活他的梦想的
    2019-12-02 14:13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