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热搜 >> 正文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

日期:2020-06-30 17:26:2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623

《乘风破浪的姐姐》未播先火,“姐圈”要崛起?

“日常一问,乘风破浪的姐姐啥时候播?”

这个5月,前有《青春有你2》《创造营2020》火热进行中,后有《少年之名》摩拳擦掌,但一档还未播出的《乘风破浪的姐姐》已经预定了今夏最火综艺。

这是一档由芒果TV推出,黄晓明作为发起人,30位1990年前出生的女艺人,通过训练和考核,最终选出5位成员组成女团重新出道的节目。30+女艺人同台竞争组女团,这种跨领域的反差加上姐姐们自带的和流量,从首发阵容机场照片开始,就迅速占领话题高地,全民制作人们“脑补”的“世纪大战”和各种相关路透持续活跃在社交网站上。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1)

正因节目组请到的都是事业有成、性格鲜明的30+女艺人,发起人黄晓明也被粉丝和网友担心是否“安全”,“别人参加的是《乘风破浪的姐姐》,黄晓明参加的是‘小明历险记’。”

目前,乘风破浪的姐姐话题阅读已经超17亿,位居综艺榜单第一名,豆瓣小组已有超22万成员,远超青春有你第二季小组(16万+)和创造营2020小组(13万+)。

如此高流量高话题,一方面,是《乘风破浪的姐姐》符合了全民制作人对选秀公平对的期待,没有资本捣乱,因为每一个姐姐背后都有资本。另一方面节目还兼容了话题性和社会价值,以及“后浪”们对“姐圈”偶像的期待。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2)

影视寒冬,中年女演员被“重新发掘”

2019年,海清在FRIST青年电影节上有感而发,“市场和题材各种局限,常常让我们远离一些优秀作品,甚至在创意之初就把我们隔离在外”,道出了中年女演员的不易,也引发了大众对女演员中年危机和转型的讨论。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3)

这几年,中年女演员就是这样被“隔离”在一个尴尬区,《如懿传》中的周迅、《沙海》中的杨蓉、《完美关系》中的佟丽娅没有一个逃得了“难掩倦容”,大S还被导演挑中去演王大陆的妈妈……中年女演员好像在扮演少女角色被嘲和一步步走向妈妈角色之外,没有了更适切的表达。

但有颜值、有实力、有想法的姐姐们绝不会囿于中年的设定,江疏影在节目上提到过自己很羡慕《创造101》的妹妹,张雨绮也表示过“很想参加创造101,实在不行的话,有个202之类的也行,不介意再出道一次”。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4)

甜妹都是相似的,30+的姐姐各有各的不同。虽然她们没有女团初心,但愿意在自己的事业轨道上尝试新的可能,这种演员跨界做爱豆的新鲜感,和多个不同性格的姐姐相处可能会发生的种种化学反应就撑起足够的话题,更重要的是节目组了非常优秀的售后,根据豆瓣鹅组的爆料,《乘风破浪的姐姐》“5人成团出道,芒果影视拍戏资源,英皇&乐华负责制作专辑,湖南卫视承包综艺跨年晚会等”。

不光只有《乘风破浪的姐姐》节目组中的选手,“后浪”们也积极化身“全民制作人”,努力为节目做策划,并持续“发掘”适合节目的选手。吃瓜群众为节目策划了一整套流程、剪辑伪预告片,粉丝也集结起来准备打投,例如万茜家粉丝,“姐姐除了老公儿子钱就只有我们了。”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5)

此外,拿着话筒摇晃出红酒杯的感觉,在“三分薄凉三分讥笑四分漫不经心”的表情管理之下唱出属于自己的摇滚音乐魂、斩获超3000万播放量的刘敏涛,刚刚离婚的阿娇,一直活跃在“唱跳rap”领域的李小璐等等,无一不被喊话、安利上《乘风破浪的姐姐》。

白百合在否认参加节目之前,粉丝连安利物料都做好了。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6)

“后浪”们想要看乘风破浪的姐姐还是兴风作浪的姑奶奶?

101系选秀到了3.0时代,网友在逐渐失去新鲜感。而《乘风破浪的姐姐》让30+的女艺人去征服、去,来重新定义新女团,无疑承载了巨大的话题空间。还未播出就如此声势浩大,最开始,是全民制作人们对“三个女人一台戏”的无限想象。毕竟不好惹的宁静、面对媒体提问黑脸的张雨绮等等,这样的阵容组合简直是预定了一场腥风血雨。

同时,节目在录制期间,每一个爆料都刺激着吃瓜群众的神经。姐姐们自选分组住寝室;训练时,张雨绮和黄圣依起晚了着急哭;节目录到凌晨一点半,有人忍不住发脾气;还有网友问张萌录制时是否要求收手机,张萌回复“本来要收的,但是姐姐们…你们懂的”。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7)

“首届姑奶奶选拔大赛正式打响,请为你心中的最强姑奶奶疯狂打call!”吃瓜网友已经迫不及待收看“兴风作浪的姑奶奶”,要求芒果“搞快点”。

虽说就算《乘风破浪的姐姐》变成了“兴风作浪的姑奶奶”都少不了点击率,但姐姐们可没轻视节目,是实打实地努力训练,珍惜影视寒冬中的机会。为了组团重新出道,她们录制前就已经在蓄力了。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8)

今日(5月12日),#乘风破浪的姐姐有多累#登上热搜上,大家发现,因为这个节目,张雨绮变得没自信了;张萌的头发大把大把地掉,走路都发飘;李斯丹妮熬出黑眼圈;张含韵练出了多年不曾练出的马甲线;金晨片场练舞,称“不敢兴风作浪,天天精疲力尽”;连最爱在上写小作文的伊能静发都写不满140字了,“手都在抖…感言有机会再写喔……”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9)

姐姐们认真地搞事业,也让更多网友正视节目,集中到节目的价值观上来,毕竟《乘风破浪的姐姐》的定位是“30+姐姐天团挑战梦想舞台”,突破自我,展现女性独立意志,而30+的姐姐,经历了人生的浮华,能在既定的选秀话语体系下,输出不同于少男少女的价值观,恰恰是市场稀缺的。

网友@花希 Hayes评论,“女人之间不是只有嫉妒,不是只会为了名利明争暗斗。我期待《乘风破浪的姐姐》,我好奇这个时代会用什么样的语法去描述这样一群人,如何看待少女感,如何看待自己和其他人。”

也有人补充,“我还好奇姐姐们怎么看待失败,怎么看待野心,怎么看待优雅,怎么看待老去。我想看到更多面的女性角色,而不是只是一个样子。”

15岁唱着“酸酸甜甜就是我”从《超级女声》中出道的张含韵,30岁在《声临其境》中展示了自己的B面;毕业就出演女主,中途为爱放弃事业7年,最后选择自我独立,洒脱活着,在舞台上独特解读《红色高跟鞋》的刘敏涛;经历过两次婚姻的宁静、张雨绮等等,她们是靠作品堆砌国民度、拥有优秀业务能力和丰富人生经历的女艺人,更是敢于撕掉、冲破中年困局的独立女性。

主播经纪人口述:博士毕业,依然在“伺候”网红主播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10)

直播带货走向风口的同时,带火了一大批的主播。

一将功成万骨枯,网红主播们业绩爆棚、声名赫赫的背后,离不开一个团队的辛勤付出。

曾经有媒体披露过薇娅助理琦儿的工作细节:直播前需要充分了解产品;每天直播到凌晨1点后,琦儿要做当日复盘和第二天的选品工作,经常凌晨4-5点还在公司加班。

拼命的程度丝毫不差给薇娅。

本期显微故事是关于主播背后经纪人的故事:他们分别是主播助理、经纪人,由他们揭开孵化、培养网红主播背后的秘密。

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直播就像打仗,翻车一次就会被不断“翻旧帐”

口述人:小瑞,24岁,女,一线美妆主播Y助理之一

疫情爆发之后,我失去了美妆行业的工作,闺蜜拉我进了男主播Y的团队,做美妆主播助理。

我们和Y所在的公司是国内某直播行业的上市公司,Y则是公司签约的一线头部主播。

在做美妆主播之前,Y做过6年的商务礼仪老师,其中涉及彩妆内容,这也为他快速转型美妆主播打下基础。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11)

Y每次直播的展示产品就够摆满整张桌面

Y刚来公司时,还是一个只有10万粉丝的小主播,公司给他配了两个主播助理。后来他慢慢做到一线主播位置,公司对每个月带货超过两百万元的主播,会配置专属的直播团队,还会聘请明星与他一同完成购物节的直播。

在今年618期间,Y就在快手上,和李斯羽、徐海乔、王耀庆等明星完成了一场全明星美妆卖货专场。那场直播Y带货近13小时,上架了96款商品,带货总销售额4636.3万。

如今男主播更容易在美妆行业出头,Y的流量在快手美妆垂类里排前三。从我得到的直播行业数据看,目前收看美妆直播的男女比例为2:8,年龄占比最高的是18-24岁的年轻群体超过46%

在整个主播助理团队里,我负责市场投放。我们的主播助理团队在行业中算中等规模,10多人分别负责供应商对接和选品以及现场灯光音响布置、上架产品和品控、市场投放、摄像、制作后期宣发素材等。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12)

直播间一般都有一个小货架

一周七天,Y每天都有两场不少于5小时的直播,分别是两个直播流量最高的时段:12:00-14:00和20:00-24:00

作为助理的我必须随时待命,主播经纪人甚至没有严格的休息时间,下播以后我们还需要准备第二天的投放材料。

如果碰上“618”、“双11”这种全民狂欢的网购节,一场直播甚至会持续12个小时,所有人都非常疲劳。但如果带货销量不错,我们都可以得到一定比例的提成。

直播就像打仗,直播前的准备工作分秒必争,一步都不能错。我们每场直播都有脚本,直播前需要跟主播提前走一遍流程。

直播讲究现场化,主播必须时刻保证妆容精致、状态饱满、讲话流利,Y总是通过撸猫提神。

出错了就翻车,就像李佳琦不粘锅实验失败那次。有次Y说错了广告词,让我们事后不断跟广告商道歉。

直播翻车容易留下截图,尤其是一线主播,只要翻车一次就会被不断“翻旧帐”。

还有一次是团队助理出错。那天Y在推荐雅诗兰黛的面霜时,助理将链接错放为遮瑕霜,结果给供货商带来了不小的损失,我们也因此丢了一个大客户,后来公司直接把这个助理辞退了。

在跟Y合作的期间,我了解到做主播看似拥有明星一样的光环,但其实他们非常辛苦。一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每一场都要精心调度,挣的钱一大部分还要上交公司。

仅就广告植入这一项来说,植入前要反复跟对方确认植入品牌,植入形式,直播结束后还要做一系列总结。

在没有个人话语权时,主播更难做,卖什么东西、怎么卖,一切都是公司说了算,很被动。甚至像Y这样具备一定话语权的主播,说到底也只是为公司打工

我们问Y为什么不选择单飞,他说现在行业圈子太小,单飞容易跟公司撕破脸。

一旦你破坏了大家默认的游戏规则,你就成了众矢之的,到哪都很难有发展”,Y这么说道。

当然,对于一个头部流量来说,Y还算收入不错的,公司给予了很多流量和资金上的支持。小主播跳槽也比较容易,只要支付违约金随时都可以走。

直播永远不缺新人,你不做,自有其他人填补,公司也会把精力留给下一个新人。

光有颜值没用,还得让主播的灵魂也有趣

口述人:CC,29岁,女,主播经纪人助理

我把主播经纪人的角色定义为产品经理。

适合做主播经纪人的,要么有一定的从业经验,带艺人很多年;要么熟悉平台的商业模式。不要贸然从主播转行做MCN,容易崩溃。

挖掘主播需要你了解主播的性格、喜好、兴趣和生活习惯,然后再把他们和市场需求结合,设计合理的路线在平台中亮相,发展过程中随时观察调整他们的路线和状态,最后引爆市场。

挖掘层面我有两个方法,首先是从我熟悉的圈子里培养具有潜质的苗子,比如目前抖音很火的情感CP红鲤和绿鲤,本身就是我的好朋友。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13)

红鲤与绿鲤

其次,是通过综艺和选秀节目挖掘主播:做主播需要有良好的形象、口才和其他综合能力。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14)

红鲤与绿鲤在抖音平台上的账号

挖掘出我们心仪的主播苗子以后,公司会通过两个方向打造和包装他们:

一、增强颜值形象,增加人的记忆点。比如刘昊然,他虽不是当红小生里最帅的,但笑起来两个浅浅的酒窝,很有邻家小哥哥的味道,所以他们总是接邻家男孩的广告代言。

二、增强主播有趣和新鲜的感觉,打造有趣的灵魂。一个人就算帅如吴彦祖,也总有看腻歪的一天,做主播要像宝藏,越看越叫人忍不住靠近才行。

所有流量到最后拼的都是个人价值。我总跟我手下的主播们讲,你们最大的任务,就是尽快找到别人不能替代的、只属于你一个人的价值。

疫情期间越来越多人开始玩直播,也引发直播行业新一轮转变:从流量的原始积累全面进行商业化

以往只靠短视频积累粉丝的主播,如果不能证明自己的带货能力,很快就要被淘汰。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15)

我的办公室也常被各类展品的包装堆满

我相信数据的力量,相比其他经纪人,我更重视主播每次直播后的数据表现、以及其他隐藏在数据背后的价值。

这也跟我的博士学历有关,毕业后我在艺恩数据给一些电视剧做分析:为评估、抵御投资风险,影视公司会在早期请我们对近三年的各类型电视剧做一个系统性的数据汇报,然后再去找编剧定制相应剧本。

2018年短视频崛起,我隐隐觉得这是一个风口。再加上,我从小喜欢追星,从周润发、林青霞到现在的肖战、王一博。我都喜欢,从茫茫人海中找到会发光的人是我的理想。

于是我辞掉了稳定的数据分析工作,成为一名主播经纪人。

直播的本质是个流量生意。纯素人很难有发展,你的内容没爆点、或者没钱买推广,99%的素人必死无疑。所以我们签约的条件比较苛刻:没作品和粉丝的,无论他多有做主播的热情,都不会考虑。

相比新人,我们更愿意签过气网红,毕竟他曾经辉煌过,我们可以通过团队运作再捧红他。

那些三观不正的主播,哪怕他有几十万流量,我也不签。这种主播做不长久,只能吸引一时猎奇,让人看不到培养他们的意义所在,未来一定会被更优化的市场规则淘汰。

主播也代表公司形象。我们曾看过一个艺人,长得不错,会唱跳也有梗,但他在派出所有案底,我们也只能忍痛割爱。

那些信用卡欠款、被拉进征信黑名单、网络风评不好的,一概不要,这是底线。

人品过关的基础上,再谈能力,一般我们选定一个主播就会直接签约3-5年。

做好直播,背后也必须有公司撑腰。艺人是产品,公司负责安排商务、经纪、拍摄,甚至找编剧写脚本,最终才能呈现出一个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

目前,我们公司管理主播主要通过线下管理方式,每个主播都配有经纪人团队、生活助理、化妆师、主播助理、私人助理和商务

乘风破浪的主播这是真的吗?乘风破浪的主播令人震惊(图16)

我所带的某服装类主播的直播间

这个链条跟明星运营很像,玩的都是粉丝经济。主播也是艺人,现在我的工作跟明星经纪人差不多:每天围绕主播打转、形象包装、品牌公关、帮他们接商业合作。

主播经纪人和主播关系甚至比他们的父母更亲密,我们对他们的身材、日常饮食了如指掌并严格监控。我们跟主播的收入按四六走,涉及到利益纠纷时,我们的关系也比翻书还快,若即若离。

周杰伦签约快手,赵丽颖入驻抖音,这些大咖直接为平台注入流量,利用自己的明星效应给市场免费洗牌,让普通人也能不费吹灰之力与明星同台。

我们公司那些粉丝量几千万的主播,未来我们会考虑让他们进一步培养他们做演员。公司会在其中帮忙对接资源、找剧本和导演,但这条路也没走成熟,毕竟主播不是科班出身的专业演员。

主播是演员场控就是导演 光鲜靓丽主播的背后还有这些人

主播是演员场控就是导演,有场控在,销售额能翻好几番

光鲜靓丽主播的背后,还有这些人

本报记者 高佳晨/文 赵星/摄

规模已超千亿的直播经济,在创造一个巨大产业的同时,也催生了新的职业。无论是屏幕前光鲜靓丽的主播、网红,还是他们背后的主播经纪人、场景包装师、直播助理、直播讲师等,因直播行业而兴起的职业已有数十种,而主播更是成为热衷时尚的年轻人最向往的新兴职业之一。

而除了主播,这些主播背后的人,更逐渐成为不可或缺的重磅角色。

能带节奏、能扮演角色

场控能将销售额翻五到十倍

在一场直播中,除了主播,还有一位重量级角色——场控。这个比主播行业还要新的职业,却在短周期内成为直播行业不可或缺的灵魂成员之一,靠的就是增量和带节奏——有场控的直播,销量将大幅上升,翻几倍、翻几十倍都有可能。

也就是说,如果主播是演员,场控就是导演。

纳斯机构里,“95后”场控小哥旭东,算是最为出色的一位。大学学电子商务的他,一毕业就投身到电商行业,去年来到纳斯,开始尝试做场控也就半年多的时间。除了做场控,旭东还身兼数职,运营、直播助理、供应链对接等等。

那么,场控是什么?“最大的作用是使单场销售额达到最大化,并且降低直播时意外情况出现的概率。” 旭东告诉记者。就拿旭东近期一次“战果”来说,一位主播进行某运动品牌凉鞋的直播,观看人数一两万人左右,原本根据后台数据分析,成交金额在两三万元,因为有了场控,销售额翻至十万元,翻了四五倍。

品牌方着重培养场控

优秀场控月薪轻松超十万

旭东告诉记者,像商商这样本身带货能力就蛮强的主播,自己也能帮其做增量。“从原本一百万元左右的成交额,翻至几百万元。”

除了增加销售额,场控还需要处理突发事情,比如断网、黑粉、主播情绪等。遇到黑粉影响主播心情,旭东也有一套流程:黑粉禁言、拉黑、针对黑的内容做解释、优质粉丝带节奏等等。

“一些非常成熟的头部主播,像薇娅,她已经完全不需要场控带节奏了,她自己能够全场把控,大多主播,有场控总是能锦上添花。哪怕是新主播,比如佳丽,公司也会每周帮她安排两三次场控。”

身兼数职的旭东,最忙的时候,从早上六点开始上班,一直忙到凌晨,这段时间,他已经两个多月没有休息过,唯一一次休息还是因为病倒了去医院挂水。

这样的业绩,这样的工作强度,让场控这一职业,在直播生态里越来越吃香,有不少品牌方想来“挖墙脚”。

旭东告诉记者,不少品牌方现在都开始培养自己的场控,根据单场销售额给场控提点,旺季的时候,优秀的场控月薪过十万并不难。

但旭东有自己的考量,“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纳斯帮助了我,而且我在公司里有更多资源和学习的机会,这些不是光靠金钱就可以衡量的。”

每个月有几百人来面试做主播

能留下的不到5%

每一个直播间里,以打着灯的主播为核心,周围还有几位工作人员。除了场控外,还有运营、运营助理以及直播助理,四五人的团队,构成了一个微缩的直播生态链。

纳斯主播面试官丘丘告诉记者,平均每天她都要面试十位左右主播,算下来每个月能有几百位,年龄从20多岁到50多岁的都有。就在记者采访前,她刚刚面试完一位25岁想做美妆主播的小姑娘。

“做主播,漂不漂亮不是最重要的,适合才是最重要的。”丘丘说,她面试主播时,最看重的有这几点:亲和力、专业度、表达能力和情商。如果有必要,她还会让面试者现场模拟一段直播带货。

另一位主播面试官曼曼说,最终能签约的只有大约5%,淘汰率也很高,“未必签约了就一定能做得很好,做这一行,吃不了苦的话是坚持不下来的。”

通过签约后,主播们就正式进入公司体系,开始下一个阶段——培训。

如何轻松发声,如何更自信

三个月专业培训挖出好苗子

纳斯机构合伙人鱼香负责公司的培训、学院等系列工作。她告诉记者,主播们在正式开始直播前,公司会在直播基础知识、销售能力和纵线类目考核三大块对他们进行针对培训。

直播基础知识包括直播的流程、场景的布置、如何策划思路、节奏把控等。“像直播过程中主播们都面临的发声时间过长,其实每个人的声音都有六小时的使用极限,只要掌握发声技巧,就能相对保护好嗓子,这些我们都会培训主播。”鱼香说。

销售能力和基础表达能力方面,就是培训主播怎么推荐、怎么介绍,根据一些话术经验总结,主播在此基础上自由发挥,形成自己的风格。

而纵线类目考核,则像是一场没有粉丝的直播模拟演练,由相关考评人负责打分。一系列培训过程,大约三个月左右。

鱼香说,培训结束后,一些成绩不是太好的主播,公司会让其再跟一轮培训,要是还不行,就先从助理或是其他岗位做起。

“通常三个月周期结束后,主播们在与培训前会有较大的变化,比如更加自信不胆怯,更了解直播行业,专业类目的精修知识更加完备等,过程中,就能看到一些好的苗子出来,但我们也不能承诺你就一定能成长为大主播,还是要看个人努力和风格。”鱼香告诉记者。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