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看点
首页 >> 热搜 >> 正文

网易二次上市具体什么情况?网易二次上市事件始末

日期:2020-05-21 15:31:2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123

4000亿巨头打响新年第一枪!网易、携程或赴港二次上市

网易二次上市具体什么情况?网易二次上市事件始末(图1)

阿里巴巴在港股二次上市,为科技企业打开新的“钱路”,如今,第二梯队浮出水面?

元旦过后的第一天,港交所已与网易(NTES)、携程(TCOM)两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就二次上市相关事宜进行跟进洽谈的消息,引来了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

4000亿的网易、携程齐赴港?

“二次上市”消息一出,网易今日美股涨幅1%,收盘于306.64美元/股,市值396.2亿美元。携程下跌1.93%,收盘于33.54美元/股,市值197.4亿美元。

网易作为最早一批“出海”的互联网企业,已经在美国上市18年。2000年6月30日,网易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这是继新浪网于2000年4月上市以来,第二家国内互联网科技公司在美国上市。

不过彼时网易上市也被人形容为“流血上市”,首个交易日发行价一度从15.50美元/股冲到17美元/股,走势看似还不错,但当日最终以12.17美元/股惨淡收盘,跌幅高达20%。且网易是当天上市5只技术含量较高的公司中唯一一只下跌的初始股。没过多久,网易甚至遭遇了退市危机。

网易在2001年7月1日股价一度跌到0.13美元/股,当年营业收入仅有2600万元,净利润亏损高达2.33亿元,濒临退市。

不过在遭遇最初的股市“下马威”之后,网易的股价如今走势好转。截至2019年12月31日收盘价为306.64美元/股,总市值为392.38亿美元。

网易二次上市具体什么情况?网易二次上市事件始末(图2)

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前三个季度中,网易整体盈利表现超过华尔街预期的49%以上。截至2019年三季报,网易实现营收517.61亿元,同比增幅18.67%;净利润达到183.39亿元,同比增幅高达291.11%。

无独有偶,携程成立于1999年,2002年适逢全球经济整体下滑,不过携程对市场机会的良好把握抵消了来自经济环境的冲击。彼时携程也曾制定方案想赴香港上市,但最终不了了之。

随后,在2003年12月,携程改变方向,成为了中国首家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的旅游企业,开盘价为24.01美元/股;截至收盘,其股价上涨至33.94美元/股,涨幅88.56%。

携程也成为2000年以来,3年内纳斯达克市场上开盘当日涨幅最高的一只股票。在当时被业内赞誉为“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二轮海外上市”的新起点,对中国旅游行业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携程2019年三季报显示,实现营收105亿元,同比增长12%。其净利润第三季度为7.93亿元,与去年同期11亿元的净亏损相比,扭亏为盈。从总资产上来看,截至第三季度末,携程为2030.83亿元,同比增长7.24%。就资产规模而言,相比同程艺龙(00780.HK)193.52亿元和途牛(TOUR)71.43亿元的资产,携程处于领跑的地位。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携程收盘价为34.94美元/股,总市值为186.32亿美元。

为何两家总市值约4000亿元的独角兽公司纷纷选择在此时二次香港上市?这与阿里巴巴2019年在香港二次上市不无关系。

阿里巴巴引领赴港上市热潮

2019年11月份,巨头阿里巴巴在香港二次上市,创下了香港新股融资的的最新记录——约880亿港元,成为港交所有史以来第三大的IPO,也是2019年全球最大规模的IPO!

刚一上市,阿里巴巴市值就高达4万亿港元——成为港股之最,市值是工商银行(1398.HK)的两倍、中国石油股份(0857.KH)的6倍;2019年末,阿里巴巴的美股和港股同创新高,市值规模高达5600亿美元,一度超越facebook,坐上全球市值第六公司的位置。

阿里巴巴耀眼的成绩单,为其它高科技企业的发展指出了一条新路。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野马财经表示,“继阿里上市后,赴港上市的中国公司逐渐增多,有望带来一波热潮。”

如今,这一波赴港上市热潮正在袭来,有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预计共有159家公司在香港首发上市,筹资额3105亿港元。而2019年香港前十大IPO共筹资2093亿港元,占全年筹资额的67%。其中阿里巴巴一枝独秀,筹资额位列全年IPO活动首位,占本行业92%。

富途证券金融及企业服务总裁邬必伟也曾公开表示:“阿里在香港成功上市,会对美国已上市的中大型科技股带来极强的示范效应。对这些中概股来说,这不仅意味着可以来港交所再多融资一次。同时,如果能像阿里一样成为深港通或沪港通标的,可以让香港、海外和A股多地投资者共同参与投资,这对以中国为主要业务地的新经济公司会有很大吸引力”。

而香港成为企业趋之若鹜的选择,与其自身的改革也有关系。早在2017年底,港交所就宣布二十多年来最重大的一次上市改革,在一定条件下允许同股不同权和不盈利企业上市。

之前港交所曾经说过,国内科技公司对二次上市越来越有兴趣。眼下如果中国企业想在美国上市,将会面临更严格的审查。携程是中国最大的线上旅行服务商,网易则是中国第二大游戏公司。

事实上,从港交所上市制度改革后,国内众多独角兽企业便首先掀起了一轮赴港上市潮。蚂蚁金服、小米、美团、映客、拼多多等都选择赴港上市。

对于港交所的变革,港交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表示:“港交所为什么要改革,阿里巴巴去美国上市了,我们再不改,小米也要去美国了。”如今看来,变革后,阿里、小米等互联网巨头纷纷选择了港股。

如今,网易和携程也在紧随其后。

热潮背后,多地上市成趋势

港交所此前曾表示,继2019年11月阿里巴巴在香港二次上市成功之后,内地企业关于二次上市的咨询出现了大幅增长。

对于这些科技类公司大规模赴港,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野马财经表示:“科技类公司寻求大规模赴港上市,是因为香港市场的利好政策原因。自2018年4月30日起,港交所新修订的上市规则生效,规定同股不同权架构公司,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以及第二市场上市公司也可赴港上市。”

香港上市,一方面可以增加企业的融资机会,另一方面,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港股上市可以帮助企业扩大在东南亚市场的影响力,这对企业的全球化战略布局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安永在《穿越迷雾,中国内地和香港再次成为全球第一IPO市场》报告中预测:阿里巴巴成功上市可能带动其他中概股以二次上市方式回归香港;港股相对较低分拆上市的门槛会推动内地企业赴港分拆上市。

香港交易所董事总经理鲍海也曾指出,对企业来说,两地上市意味着更多的机会,同时也意味着更多成本。对于阿里等企业来说,到港交所二次上市的吸引力之一在于,港交所体系不要求二次上市企业在监管方面做更多披露等额外工作,二次上市的成本会降低。

不过对于网易和携程的上市,宋清辉进一步分析:“这两家企业赴港上市后,利于公司未来发展,可为公司发展奠定更好的基础。但是,也会有较大的弊端,在香港市场上,做空机构往往会盯上中国概念股进行做空,对于不善于应对做空的上市企业而言,在港上市未必能筹到更多的资本,反而增加了公司的运营成本和风险,无异于割肉。”

宋清辉同时强调:“港股市场的争夺越发激烈,对于欲赴港上市的内地企业而言,能不在港上市尽量不要不在港上市,因为在港股市场上,公司被夺取控制权或被做空的风险很高。除此之外,上市公司还要接受监管机构严格的审查,对于内控机制较为薄弱的内地企业来说,无异于炼狱般痛苦。”

花了13年网易系“大儿子”上市:二次敲钟 丁磊身价达167.9亿美元

网易二次上市具体什么情况?网易二次上市事件始末(图3)

文 | 铅笔道记者 付艳翠

也许是预料到了什么,在敲钟之前,丁磊说出了一句“不要去关注股价”。昨日晚间,成立13年的网易有道正式登录纽交所,股票交易代码为“DAO”,发行价定为每股(ADS)17美元,开盘价为13.75美元每股,破发近20%,收盘报12.5美元每股,跌幅达26.47%,市值为14亿美元。挂牌后,网易系旗下首家独立上市公司诞生。19年前,带领网易登陆纳斯达克的丁磊成为最大赢家。根据招股书显示,其间接持有网易有道30.1%股权,超过CEO周枫持有的20.6%股权。近些天,网易的股价因网易有道的上市消息的影响,市值已增加逾23亿美元。截至今天收盘已达359.78亿美元。如此算来,网易163.7亿美元+网易有道4.2亿美元,丁磊身价已高达167.9亿美元。从13年前一个从网易内部孵化的创业项目,到今天的独立上市,网易有道走了一条不寻常的路。从果断放弃搜索业务,到一头投扎进在线教育;从1年拿下3亿用户,到总用户量8亿。如今,网易有道半年营收已达5.48亿,同比增长68%。然而,高光背后,隐忧依然存在。近两年,国内在线教育行业迎来多事之秋,长期依靠网易资本输血的网易有道能否趟过这条急流,答案还不得而知。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丁磊:不要去关注股价

从递交赴美IPO招股书,到10月25日正式上市,网易有道用了25天。

在敲钟之前,网易有道先搞了波成功营销,筹划了一堂别开生面的在线公开课——将有道的老师和工作人员请来纽交所讲课。内容从纽交所老炮之华尔街往事,到“杠杆原理”和“沙堆原理”的股市物理世界,又到“牛市”之英语怎么说……公开课引来网友评论,“在纽交所旁边开直播课,这个很有道。”

可能觉得不够排面,丁磊在上市现场更是宣布,将网易有道词典笔2.0,免费赠送给全国所有的英语老师,“督促”大家“高效学习”。

这次网易有道在上市过程中,不仅获得了网易最大机构股东Orbis基金重金加持,还获得了网易集团CEO丁磊参与认购的2000万美元。

虽然丁磊信心十足,但上市之后,网易有道还是破发了。甚至有人评价称,“搞得这么轰轰烈烈,上市就破发20%,A轮风投也只有小赚。教育行业竞争还是太激烈了。”

当然,丁磊并不担心。19年前,丁磊带领网易登陆纳斯达克后的5个月时间里,网易股价从14块多跌至1块钱,差点被纳斯达克摘牌。但如今,网易已经是360亿美元市值的“巨兽”。

在此次敲钟之前,丁磊就表示,“不要去关注股价,核心是要把产品做好。”他坚信,中国的互联网网课模式一定会对世界其他国家的教育产生非常大的影响。3-4年,全世界很多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会学习在线教育,而且手段和形式会更加多样化,更加高效、更加趣味。

事实也确实如此,在线教育市场足够大,据Frost & Sullivan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总规模为1432亿元,2013年至2018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1.4%。该机构预测在2018年至2023年,该市场年复合增长率还会上升至37.2%,2023年市场规模将达到6963亿元。

周枫则把今天的上市形象的比作新学期的开学仪式,他在给全体员工的信件中提到,“无论如何,继续盯住用户做好的产品和服务。把眼光放长期。不管怎样,保护好我们创造价值的能力。”

上半年营收5.48亿 同比增长68%

网易有道成立于2006年,最初,有道以搜索起家,但搜索的故事并不好讲。反而是2011年6月上线的有道云笔记,仅用半年时间用户量就突破1亿大关;次年发布的有道翻译官上线当日斩获App Store 总榜第二、效率类排行榜第一的成绩,且只用1年时间用户量突破3亿。

有道云笔记的良好表现,让有道团队在对搜索业务的未来产生质疑,并彻底放弃该项目,从此一头扎进教育领域。2014年,有道对外宣布正式进军在线教育领域,推出在线教育课程平台“有道学堂”,包含考研、雅思、GRE、四六级等四个重要考试和实用英语课程,2016年更名“有道精品课”。

除此以外,有道并未止步于词典、软件,在应用方面,过去两年其一口气开发了8款AI学习硬件产品,除了两代词典笔之外,还有有道智能笔、有道云笔、有道翻译蛋与有道翻译王等。

随着业务的逐步增多和发展,教育也成为网易重要的发展方向。丁磊先是在2018年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将教育列为未来重要发展方向,后又将原网易公司教育产品部运营的产品“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产品并入网易有道。有道开始全面负责教育业务,重点聚焦K12。

一系列动作下来,有道营收不断增长。2018年,有道全年营收达人民币7.3亿,同比增长60.5%;2019年上半年营收5.48亿元,同比增长67.67%。

用户群体也不断扩大。截至2019上半年,网易有道全平台目前的用户数量超过8亿,网易有道学习工具产品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亿。第一大用户量产品是有道词典,今年年初用户量超过7亿。

梳理一下,网易有道的商业模式并不复杂。其核心产品主要分为四个部分:一、在线学习工具,包括有道词典、有道翻译、有道云笔记等;二、智能硬件,包括有道翻译王、有道智能笔、有道词典笔等;三、在线课程,包括有道精品课、网易云课程、中国大学MOOC等;四、交互式学习应用,包括有道数学、有道背单词、有道乐读等。

从分类业务营收来看,占比总营收最大的业务是在线课程服务和在线广告服务。这两项业务在2018年和2019上半年营收占比分别为45%、41.4%和41.6%、42.6%。

其中,有道精品课程分别于2018、2019上半年实现收入2.84亿元人民币、1.91亿元人民币,成为网易有道在线课程绝对主力产品。在线广告收入为2.3亿,同比增长82.5%。其主要是以弹窗、链接、视频、流媒体等形式展现广告,并依据效果向客户收费的服务。其他学习服务收入为4350万元,同比增长48.4%;有道智能硬件收入4310万,同比增长264.7%。

上市并不是终点

在资本方面,有道似乎一直很“保守”。

有道更像是一个从网易内部孵化而来的创业项目,又是继网易云音乐、网易味央之后第三家独立融资的企业。在去年4月之前,网易一直给有道“输血”。

直到2018年4月,网易才进行了首轮融资,这也是有道进行的唯一一轮融资。该轮融资由慕华投资领投,君联资本参投,投后估值约11亿美元。有分析人士指出,这次融资可能也跟网易有道本次上市的资本运作有关。

但另一方面,有道又很“激进”,存在大量负债。

招股书显示,有道的主要流动资金来源包括网易集团的贷款,同时还包括出售有道的优先股所获得的收益。

风险提示中,有道进一步披露了其有大量的营运资金需求,并且此前经历过营运资金赤字。其中2017年-2019年上半年,分别亏损9.75亿元、7.05亿元、8.05亿元。如果将来继续出现赤字,可能会对流动性和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此外,截至今年6月30日,网易有道的账面现金为5231.7万元,总资产6.39亿元,总负债14.16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221.6%,其股东权益也为负的12.6亿元。其中,网易有道应付给网易集团的未偿有息短期贷款为人民币8.78亿元,占公司流动负债的很大一部分。

与此同时,有道也没能打破教育行业营销成本高、获客难的“魔咒”。业内人士向铅笔道透露,在线教育机构的营销成本非常高,平均一个学员的获客成本高达2000元以上。

从数据来看,销售费用上的消耗确实也是导致有道净亏损翻倍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2017年,有道在销售和营销方面的开支为1.36亿,2018年上涨56.44%至2,13亿,但到2019上半年这一开支则变为1.86亿,同比增幅将近一倍。

不过,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周枫有他自己的规划。

他认为,有道要做的一家不一样的教育科技公司。他笃信技术的力量,但不是盲目的唯技术论者,一切技术的使用都要以人的需求为原点去看。因此,未来不会拘泥于产品的形式是软件还是硬件,到底是免费还是付费,到底需要多大规模的投资。“我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使得用户的学习更加轻松高效。”

在技术上,有道确实一直很舍得花钱。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其研发支出占比29.2%,2018年研发支出占比25.1%,2019年上半年研发支出为1.11亿人民币,占比20.3%,在互联网教育行业中,这样的投入处于研发投入较高的位置。截至2019年6月30日,有道研发人员共373人,约占总员工数33%。

对此,丁磊表示,上市之后,对一家公司而言,需要更多地面对投资人,更多地关注短期增长、利润和财务表现。对此,他建议有道“要聚焦长期价值,牢牢地盯住用户的痛点、用户的需求,做用户的朋友。有道要解决的用户需求就三个:公平、效率和趣味。当你能很好地帮助用户解决问题后,赚钱是自然而然的事。”

对于网易有道本身来说,上市确实并不是终点。

编辑 | 吴晋娜

校对 | 希言

最前线 | 港股火热,中概股携程、网易、百度或归港二次上市

2020年伊始,港股的热度就居高不下。

1月2日,据彭博社报道,香港交易所正在与包括携程、网易在内的科技股龙头讨论在香港二次上市事宜。根据IPO早知道,百度也在近日也在对赴港二次上市进行内部评估。

港交所去年风光无限,以3155亿港元的募资额在全球IPO拔得头筹,2019年11月,港股迎来了明星阿里巴巴,其二次上市后,募资达到了1012亿港元,占到了香港IPO全年募资总额的32%。阿里巴巴的回归,也助长了其他内地科技公司二次上市的信心,港交所也曾经透露,阿里上市后,前来咨询的企业多出了许多。

港交所的上市潮始于2018年。当年 4月,港交所启动了颠覆性的两项改革:放开同股不同权架构的公司在港交所上市;允许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 也正是在那一年,小米、美团点评等内地科技公司争先恐后赴港,赶在资本寒冬彻底降临前完成了IPO。当然,在2018年,更多的企业选择了纳斯达克和纽交所。

时间进入2019年,美股风云突变。10月初,据路透社报道,纳斯达克最近收紧了中国中小企业IPO的限制,申请的通过时间也拉长。背后的原因,是炒作这些中概股的资金,很多来自中国,而非美国的投资者。纳斯达克可能限制他们发行股份。几乎同时,彭博社援引三名消息人士称,特朗普政府考虑采取措施,让在美股上市的中国公司退市。消息传来,阿里巴巴市值蒸发了235亿美元。

然而,这些不确定性也足以让中概股惶然。这可能也是它们回归的重要原因。普华永道的报告预测,2020年香港IPO市场将继续活跃,预计全年集资总额可达2300亿-2600亿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阿里、美团和腾讯的高光之下,2018年在香港上市后,破发和流血的公司不在少数。虽然这些头部公司能够收割一大笔资金,但对于中小型的公司来说,流动性差、机构投资者为主的港交所或许并不是个好选择。

网友评论